494 我不想要再度失去你4

    回去后,贺少在上足足晕迷了三天,高烧不退。医生尝试过各种方法,都沒能将温度退下來。

    望着贺少,安骆斯担忧的问,“这样下去,不会烧坏脑子吧。”

    “你不说话沒人将你当哑巴。”卫蓝眯着眼睛,眼底难掩担忧之色,“柏松,人还沒到吗?”

    柏松摇了摇头,“墨大少说魅离已经出发了,现在只有等着。”

    魅离抵达哥伦比亚已经是下午快黑的时候,安骆斯领着他进了贺少的房间,看着他问道,“魅离,能让太子退烧吗?”

    魅离面无表的盯着贺少,随即蹙眉,“说起一个个都是黑道枭雄,怎么遇到自己女人出事,一个个都跟病猫似地。”

    魅离说话一向欠抽,卫蓝嘴角抽搐,安骆斯跟柏松互看一眼,淡淡到,“你只的一个个还包含```”

    “我老大。”

    众人:“``````”

    魅离说,“你们太子是心病,冰水降不了温,我有办法,这是苏暮影來找你们太子之前,放在夏琂那里的东西,你们太子一定能醒來的。”

    三人好奇,“这是什么?”

    “表白视频啊!”魅离一副你们傻不傻的欠抽表,三人觉悟,顿时觉得魅离更是欠抽。

    魅离从包里拿出DV,让安骆斯准备好投影仪,墙壁上立刻出现了投影。

    “贺少。”美若白莲的女人笑嘻嘻的声音传出來,紧接着是她的人,对着镜头温软的笑。

    “贺少,我找到你的话,我们结婚吧!”

    随即,镜头转换,换上峯少爷那张酷酷缩小版贺连凛的小脸,“喂,贺少,当初我说过你是路人甲,算我错了,妈原谅你了,我勉强接受吧!”然后峯少爷一笑,“沒想到墨西哥这里还不错。”

    “峯少爷,你够了,我有话要说,我跟他分开了五年诶,为什么你要來凑闹。”

    “好啦好啦,妈,你矜持一点好不好,不然男人都被你吓跑的。”

    “臭小子,你嫌弃我是不是?”

    “妈,淑女淑女,别打脑袋,别打别打```”

    里面欢笑声一片,当苏暮影说着那句我们结婚吧,我等你求婚的时候。

    紧闭双眼的贺少睫毛颤了颤,眼泪顺着眼角掉了下來``````

    魅离说大家除去等吧,现在的空间是属于贺少的,他们一家人的。

    大厅里,安骆斯问魅离怎么会有这个,魅离说在苏姑娘决定來找贺少的前一天晚上拍好寄给夏琂,如果她有个什么,让夏琂交给贺少,至少该让贺少知道她苏暮影还他,原谅的他并且愿意嫁给他。

    大家沉默了,沒再说一句话。

    安骆斯拿着冰袋上楼,顺便看看贺少降温沒有,推门进去却睁大了眼睛,那个男人靠在头,目光柔和的看着画面,每每听到苏暮影叫贺少,眼睛都会绽放出奇异的色彩。

    安骆斯什么也沒说,转出去。

    贺少一坐就是一天一夜,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上那个笑颜和苦苦臭臭的小脸,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第二天傍晚,他才缓缓闭上了眼睛,将她们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深刻的刻进骨髓``````

    ····························

    灯光昏暗的地下室,苏暮影蹲在角落,门被打开,黑面风满面的走进來,看着桌上苏暮影那个一动未动的饭菜,挑眉,“怎么?不合胃口?”

    “黑面,我很好奇,做人渣是不是很有意思?”她的眼神憎恨,带着从未有过的愤怒,她知道现在贺少不好过,将心比心,若是她看到贺少消失在自己面前,她又会做什么反应呢?黑面让她亲眼看到的贺少的疯狂和崩溃。

    她也知道了贺少对她的感,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以前的那些伤痕累累,她现在只想见到贺少。

    黑面脸色一沉,上前倏然将苏暮影从地上提起來,“苏暮影,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是不是?”

    “先是人,后是渣的人渣,沒什么做不出來,你要杀人一句话的事,可见你现在还不想杀我,毕竟我是你最好的筹码不是吗?”苏暮影满眼讥讽。

    黑面单手握拳,将她甩在地上,疼,很疼,但是她依旧不动分毫。

    黑面说,“苏暮影,倔强对你沒好处。”

    “哼。”苏暮影冷哼,“黑面,我要吃红烧排骨。”

    黑面搞不懂这个女人的思维,刚才还一脸愠怒,瞬间跟他温言软语,眯了眯眼,黑面挥手吩咐下属去做,苏暮影蹲在角落里,透过小小的窗户看向窗外,,漫天繁星,淡淡的月光扫在她脸上,折出淡淡的迷蒙。

    黑面目光一紧,倏然脱口而出,“苏羽墨跟你什么关系?”

    苏暮影很好奇,自己妹妹什么时候跟这样危险的男人扯上了关系,闭口不语,黑面觉得自己失控,转便离开了地下室。

    苏暮影脑子里想着峯少爷逃走的时候塞给了她一颗扣子,脱开鞋,拿出扣子,立刻传來闪闪发光的点,很微弱,却足够峯少爷找到她。

    脸上湿湿的感触让苏暮影很快醒來,透过小窗户看见外面自己儿子的影,惊呼,峯少爷伸手抵住自己的唇,示意苏暮影别说话,苏暮影点头,母子两人狼狈为惯了,什么样的动作是什么样的暗示早早熟悉。

    苏暮影轻轻咳嗽了一声,“帅哥,我饿了,有饭吃吗?”

    守门的是黑面心腹,自然不会轻易上,只是冷冷的看着苏暮影,“这么晚了,沒饭。”

    “我告黑面你虐待我。”

    “······”他可是什么都沒开始做。

    “你等着,我去请示老大。”守门的人转就走,黑面正和妙龄女郎打得火,黑衣人走到门边听到里面传來暧昧的声音,站在门外守着,峯少爷用墨桀给的高科技,在不远处制造出微弱的亮光,果然男子警惕的眯眼。

    越是细心的人,越是细腻就越是出问題。

    冷兮轻而易举将苏暮影救出來,穿上了潜水衣,黑暗房间里,黑面看着这一切,愉悦的勾着唇角,“厉害。”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