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 放不下又无法原谅

    苏暮影晚上做了一个噩梦,贺少全嗜血,吓得她从梦里惊醒就再无睡意。

    擦去额头上的冷汗,靠在头看着窗外皎皎月光,那一刻的感爆发好像快要将他吞噬,每每清醒,想得最多的依旧是自己跟贺少的事,点点滴滴,仿佛昨天发生一般,八年前,是因为什么上贺少的?

    因为他明明生气,却傲的吼她,还是在不知道是何月,喝得伶仃大醉的他來找她,问说贺连凛这个人是不是活该被利用,活该被抛弃,是不是被他经常欺负的自己都恨不得他去死,从未见过那样的贺连凛,痛苦得让人不忍心看下去。

    她犹记得那一夜,他靠在她怀里,然后无意识的将她压在上亲吻,直到她说以后我來你。

    那一刻贺少笑了,依然冷漠,却令人心疼。

    说她母泛滥也好,怎样都好,在她最落魄的时候,是这个男人帮她,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他连拖带拽加讽刺的骂她,然后将她带回家,既然他傲得能拉下面子搭理她,她又为什么不能照顾他?

    只是沒有想到的是会变成这样,在她动表白的时候,也是他们结束的时候。

    她绝望过,结婚三年,她问他,有么有过她,他根本不会口若悬河,侃侃而谈的敷衍你,迁就你,而是用世界上最淡然的两个字來回你,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沒有!

    这两个字在里面多伤人,只有当事人清楚,她临近崩溃,驱车离开,他跳上她的车,说什么也不下去,直到她将车开到T市跨海大桥上面,纤弱的子站在桥头上,用他的枪指着他,“贺连凛,你要我还是要死,自己选一个。”

    他靠在车边,为自己点燃一根烟,一口接一口的抽,漂亮的脸蛋被笼罩在一层迷离的烟雾之后,看不清他眼睛里的表,良久,他沒有一丝犹豫的说道,“死吧!”

    “贺连凛,我们这三年到底算什么?”

    “从一开始,我们都只是交易关系,至于上,夫妻必经不是吗?至少我们是进教堂将结婚程序全部完成的合法夫妻。”

    那是她有多他,他是话就有多伤人。

    直到今,她也能清楚的记得他那时候的表,沒有留恋,沒有感,有的只是一场逢场作戏。

    将脸埋在掌心,苏暮影顿觉心痛难平,总是得最深的那一方受到伤害,那么齐嫂说的贺少差点疯掉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呢?

    辗转难眠,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全部是他。

    这一夜,几乎沒怎么合眼,她记得亚瑟问过她,如果在贺连凛之前遇到我,结果会不会不一样?或者说,你会上我。

    那时的亚瑟脸色苍白,像是在隐忍着什么,然后十分艰难的问出这个假设題目,且根本沒可能的事实,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不会像贺少那样去在一个人,因为也沒人跟贺少一样待她极好又极差,却是真真正正的对她好过。

    所以她沒回答亚瑟 ,导致亚瑟```往事不堪回首,现在多说无益。

    次,安陌洗簌下楼,贺褚峯已经绅士的坐在餐桌前用餐,动作亦如那男人一般优雅,像及九成的五官也是这么多年來她忘不掉贺少样子的罪魁祸首,看着她眼睛有点肿,峯少爷很识趣的起帮自己妈拉开椅子,然后动手在面包上抹黄油。

    齐嫂给她端來好的牛

    苏暮影接过道了声谢谢。

    ·····················

    今天暂时一千字,我码不起了,胃痛。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