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暮影回到家,家里一片静瑟,只有父亲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苏暮影奇异,走近,看见茶几上有一封精致的信封,平静的躺在上面,看见女儿匆匆过來,苏怀安紧张的将信收好,苏暮影笑了笑,“爸,你干嘛这么紧张,那是谁的信啊?该不会是谁给你的书吧。”

    苏怀安睁大眼睛,责怪的看了女儿一眼,说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真是的。”

    苏暮影粘上去双手抱住父亲的脖子,笑得沒有一点下线,“爸,我看你愁得慌,是不是我们家沒钱了?”

    苏怀安叹气,该怎么说呢?沒钱还好,可是这件事,一瞬间,苏暮影觉得自己父亲好似突然间老了十岁,沧桑不已,心里开始不安,到底是什么事,居然这么在意,苏暮影想问父亲要那封信,看看里面是什么?可是为了不让父亲担心,还是放弃了追问。

    苏怀安拍了拍女儿的脑袋,“昨晚怎么回事?今天早上我下班回來,怎么不见你在家?”

    苏暮影心里暗自叫糟,她还真是忘记了这茬,干笑着解释,“爸,昨晚不是同学聚会吗?我第一次喝酒,合计着喝得有点多,然后就睡死在同学家里了,这不今天怕你沒见着我担心,一大早就赶回來了吗?”

    苏怀安看着睁眼说瞎话的女儿,摇了摇头,“苏暮影,你还敢敷衍我?”

    呃,爸,这你都看得出來?苏暮影后无退路,只好讨好的看着父亲,“爸,对不起嘛,我真沒事,这不好好的吗?”

    苏怀安摇头,心里说不出來的苦涩,自己妻子去世得早,暮影从小就跟着他一起生活,他的工作累且繁忙,沒有尽到父亲该有的责任,甚至沒有带苏暮影去过海洋馆和游乐园,他不停的出差,不停的加班,回到家基本上是深夜,早上也早早离开,虽然父女两人住在一起,见面的时间真的少之又少。

    可是他女儿从小就很懂事,不仅在夜深会给他留一盏灯,还在桌上留下了宵夜,他只需加就能吃,他的女儿也一直很懂事,他沒时间,她就沒要求,好几次他在接电话,女儿兴致勃勃的想将自己全优的成绩让他过目,他总是沒时间看就离开,每次看见女儿落寞的小脸,他都特别内疚,可是女儿从來沒有责怪过他,甚至叮嘱他要小心体,别太劳。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也不是一个负责的父亲,他沒有参与女儿的成长。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除了满足了女儿物质上的要求,他哪里合格了?

    看着老爸又开始懊恼,苏暮影将老爸搂得更紧了一些,将脸埋在老爸的脖颈处,声音沒有质疑,沒有责怪,只有欢乐,“老爸,你别这么在意以前的事好不好,我知道你很辛苦,妈妈走后,你一个人将我拉扯长大,已经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了,我又怎么会责怪你,老爸,不用质疑自己是个合格的父亲与否,因为在我心里,你就是一个好父亲,这么多年來,你付出了什么,我完全看在眼里,正是因为如此,我又有什么立场去怪你呢?”

    是,沒错,小时候她祈求父亲带她去动物园,水族馆还有游乐园,每次都被父亲满满的工作挤掉,她也怪过父亲,可是好几次她起都看见书房是亮着的,父亲都在加班加点的工作,厨房还煮着浓度高昂的咖啡,渐渐的她就不会怪了。

    父亲的辛苦她看在眼里,如果沒有父亲,她连住的地儿也沒有,父亲给予了好的生活条件,自己还在意什么呢?而且为了她,很多希望给父亲介绍对象的人都被父亲拒绝,她知道,那是为了她,因为不想她更加不开心,因为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脾气,她不会在承认第二个母亲,不想让她为难和难过,宁愿将自己的事彻底拒绝。

    这么优秀的父亲,让她怎么不喜欢,不关心,不他。

    苏怀安拍了拍女儿的手,眼眶有点酸涩,“去,洗把脸,将厨房里的鸡汤喝了,吃完早餐好好去睡一觉。”

    苏暮影一愣,惊愕的看着苏怀安,“老爸,你做了什么汤?好久沒有尝过老爸的手艺了,真是怀念啊!”放开苏怀安,苏暮影蹦蹦跳跳的跑向厨房,看着女儿欢快的背影,想着包里的信件,苏怀安叹息,怎么就这么來了呢?连拒绝的机会也沒有。

    苏暮影打开锅,看着乌鸡汤,先尝了一口,转头朝客厅的苏怀安大喊,“老爸,宝刀未老,堪比五星大厨啊!”

    “闺女,少拍马。”

    苏暮影笑而不答,放下手里的勺子,冲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刷牙,然后盛了两碗鸡汤,将自己老爸做好的早餐放在微波炉里面一下,很快便将早餐放在了餐桌上,“老爸,我知道也许你吃过了,可是看着这么许久未见的女儿,应该陪着再吃一次。”

    苏怀安笑,起走到了餐桌前。

    苏暮影捧着手里的乌鸡汤猛喝,一边称赞说好喝好喝,苏怀安宠溺的看着她,真的长大了啊,苏暮影看着老爸的目光,浅笑,“老爸,是不是看着我越长越美,越长越像老妈,你移不开视线了啊!”

    苏怀安默,接过她递上前的碗为她在盛一碗鸡汤,叹息,“怎么一锅鸡汤也堵不住你的嘴,快点吃,然后去睡一觉,真是的,两个黑眼圈,昨晚到底谁沒睡觉啊。”苏怀安说不出來的担心,苏暮影一笑,点头。

    苏怀安收着桌上的碗筷,一边叹气,刚才苏暮影说什么也要帮他收,被他推着去睡觉了,他不知道要怎么说这件事,可是他只是希望自己的闺女快快乐乐的,不希望闺女嫁入豪门什么的,他们不缺那些钱,也不想要那些面子。

    苏暮影则在房间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老爸从來沒有这么忧郁过,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老爸被裁员了?

    那天的事苏暮影沒在问,苏怀安也好几天沒去上班,苏暮影觉得心里面的猜测更加贴切了,录取通知书下來的那一天,苏暮影笑眯眯的领了高考分数回家,喜滋滋的递到自己老板面前,然后搂着老爸的脖子,讨好的说,“老爸,快夸你女儿吧,这么好的成绩。”

    苏怀安笑,“闺女,你就不能矜持点?”

    “老爸,你这是在嫌弃自己女儿粗鲁吗?”苏暮影揉了揉苏怀安的肩膀,诧异到。

    苏怀安看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看着上面的T大珠宝设计系,嘴角不自觉的扬起笑容,“怎么想着要学珠宝设计?”

    “老妈很喜欢,我或多或少受了一点影响吧。”

    苏怀安摸了摸闺女的头,将录取通知书放在茶几上,拉着闺女的手站起,“走吧,今天老爸下厨,给你庆祝庆祝。”

    “那我一定要跟老爸拼酒才行。”

    “凭你?”

    “当然```”苏暮影挑眉浅笑,挽着苏怀安的手臂,父女俩谈笑风声的离开了家门。

    一路上的邻里看见说说笑笑的父子两人都不停的打招呼,客气的问着苏暮影靠得怎么样,说道暮影,苏怀安很自豪,一边笑眯眯的说还行还行,一边客气的跟邻里谈笑,苏暮影也一路笑眯眯的打招呼,苏怀安为人善良,帮助过邻里不少人,苏暮影也什么时候都挂着一张笑脸,邻里看着她长大的,也就喜欢得紧。

    将脑袋靠在父亲肩上,苏暮影傲气的笑,“老爸,我觉得你要做满汉全席才行。”

    “想吃满汉全席?”

    苏暮影点头,凑在父亲耳边说,“老爸,其实刚才邻里问我分数,你狠淡定的说还不错的时候,我多希望邻里问多少分,那个学校?”

    苏怀安沒想到她还有这点小心思,问道,“为什么?”

    “帮老爸争面子,给他们证明,沒有儿子,女儿一样很强悍。”

    苏怀安心里一暖,握着女儿的手紧了些,“暮影,老爸不希望你太累了,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老爸始终以有你这个女儿为荣。”

    “所以老爸你最好了。”

    父女俩在菜场买菜,苏暮影一个劲的讲价,果断得很,苏怀安在一边宠溺的看着女儿,觉得她真的长大了,菜场的大叔大婶大妈们,已经熟悉了苏暮影这姑娘,一边笑着逗她,一边跟苏怀安说这姑娘懂事。

    苏怀安很自豪,苏暮影很给力。

    晚餐是父女两人一起准备的,苏怀安还真打算给苏暮影做个满汉全席,一点不吝啬为闺女付出,苏暮影在一边洗着葱蒜,一边抬眸问苏怀安,“老爸,为什么这几天你这么闲,是不是你被公司裁员了,心一直不好?”

    苏怀安一惊,转而笑道,“暮影,谁跟你说我被裁员了?”

    “可是你心不好啊!”

    “跟工作沒关系。”苏怀安说道,“去茶几下面将那包沒有开封的材料拿來。”

    “好嘞。”

    苏暮影匆匆跑过去,翻翻找找沒找到,倒是将那天看见的那个信封给翻出來了,苏暮影看了一眼厨房,苏怀安催促,她一边回答,一边将信封往自己包里噻,若无其事的问,“老爸,沒在啊!”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