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 谁敢动她我动谁

    贺贤气得刷一下从沙发上站起來,头晕目眩的又跌回去,捂着口气得脸色通红一片,他怒气的指着贺少却说不出一个字,贺林天赶紧上前扶着他,“爷爷,爷爷你小心点。”然后怒气匆匆的看着贺连凛,“连凛,爷爷这么大岁数了,你就不能由着他一点?”

    贺少抬眸,眼底尽是杀意,看得贺林天一愣,脸色苍白,贺连凛冷冷的勾唇,不屑的吐出两个字,“不能!”

    “你你你````”贺贤指着他,语气急促,呼吸困难,额上青筋暴跳,手背上也是,下一刻拐杖狠狠的砸向了贺连凛,“你这个逆子,我今天我杀了你,免得沒脸下去见贺家的列祖列宗,你这个逆子。”

    贺少推开贺连昊,立刻闪躲过了那一拐杖的袭击,优雅的拾起地上的拐杖递回去,“爷爷,看來今天你不想跟我谈下去,注意体,你的拐杖。”

    “贺连凛,你信不信我现在立刻叫人去杀了苏暮影。”

    老爷子怒极,开口威胁,他剧烈的喘气,平复心里的怒气,血压升高,带來的不适感在慢慢冷静下來得到缓解,贺少微微侧眸,他的脸色郁到极致,他双手插在裤兜,转过,“爷爷,何苦我?”

    “你?”贺贤冷哼,“你怎么了,要恨就恨,你为什么是贺家人,摆脱不了贺家的诅咒。”

    贺少脸色一沉,“爷爷,你非要将事处理到这一步吗?也非要将我到这一步吗?五年前的事,苏暮影不追究,我当是一场误会,可是别真的将我当成是傻子,苏暮影和我联姻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她背后有那股势力的关系吧!”

    贺少话一出口,大厅立刻安静了,陈燕卉忘记了哭泣,贺林天脸色变了又变,就连一开始沒有说话的叔叔也脸色巨变,空间倏然换上的冷漠让人不自然起來,贺少扫视了一圈,将目光投在了贺德的上,那是他叔叔,亲叔叔,却处处算计于他,眼前的是他的爷爷,亲爷爷,可是从小到大,他只是他爷爷手里一枚棋子,振兴贺家的棋子。

    还有隔得不远处的那两人,一个是他大哥,一个是他大少,心里巴不得他早死。

    贺家,贺家太子爷?

    那些浮华惆怅的名誉谁稀罕?

    贺连昊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当年为了他的梦想,他哥哥牺牲自己,和爷爷达成协议,跟苏暮影结婚,继承贺家,爷爷让他贺连凛的弟弟去选择自己的人生,他今天的自由是他哥哥换來的,他站在他哥哥边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他沒想到贺家其实本质上,依旧当初那样,丝毫沒变。

    冷血,无,为了贺家和一顶大帽子,贺家子孙理应该为贺家牺牲!

    “爷爷,你觉得现在大哥还不能奈何得了贺家吗?”

    他曾经被他大哥关在地牢里整整反省了一年,因为那畸形变质的占有,也是他哥哥和那个男人的协议,他大哥的狠是出了名的。

    贺贤冷笑,“那要不要试试,再将你请到贺家之前,你以为我沒有做好准备?來人,将监视器拿上來。”

    贺贤话音一落,两个仆人将偌大的屏幕抬进來,屏幕里,是他女人儿子居住的小区,而在小区很多隐秘的位置,放满了简易装置的诈弹,那种炸弹装置简单,威力却大得令人发寒,那是A·G帝国研发出來的8L-U号。

    那层蒙在脸上的冷静,最终龟裂,贺少目赤裂,两眼发红,他转头瞪着贺贤,声音沙哑中带着狠戾,“爷爷,别我跟你翻脸。”

    “连凛,只要我一声命令,你的儿子女人永远消失,你不愿做我手里的棋子,那也是要我不同意,跟我翻脸?”贺贤大笑,“好啊,我就看看我一手带着长大的孙子怎么跟我翻脸。”

    贺连昊脸色也是惨白一变。

    他看着爷爷那张势在必得的狠戾嘴脸,一股厌恶由内而外散发出來,贺连凛揣在兜里的手紧握成拳,一片血红的眼睛里带着憎恨的光芒,一直不确定的某些因素,在这一刻变得十分明了,原來不管他怎么的手下留,贺家棋子这样的份他永远摆脱不了,既然摆脱不了,那他就狠狠毁灭。

    他冷笑,“爷爷,你难道沒有调查过我儿子?”

    虽然他不确定,但是还是可以赌一把看看,贺贤讥讽,“贺连凛,不管你儿子遗传了你多少天才成分基因,在我眼里,依旧是一个孩子而已。”

    一个孩子,能构成多大的威胁?

    一个孩子,能有多大的能力?

    “我唯一的条件,你跟林家千金结婚!不然我立刻炸了那里。”贺贤厉声道,一脸的不容拒绝命令。

    贺少心里焦虑,脸上却非常的平静,一字一顿,落地有声,铿锵有力,“爷爷,我贺连凛这辈子只结过一次婚,只有一个老婆,娶别人,我做不到。”

    “你!”贺贤大怒,“你当真要反逆到底?”

    “爷爷,你说什么笑话,反逆?你孙子早就过了青期,怎么会有这样的绪?”

    “贺连凛,你是贺家人,为贺家牺牲小我理所应该,林家和贺家强强联手,在T市还有谁敢多说半句不是,我这是为了贺家好。”

    只可惜。

    贺少自硬如铁,不为所动。

    “爷爷,老了就要服老,半只脚都踏进棺材了别什么都攥在手里,你也不想想你还能多活几年。”

    也不知道是该说贺少狠,还是不孝,轻而易举吐出一句天打雷劈的话,当长辈当到被自己孙子说早死,也不知道是贺少太无,还是贺贤太失败。

    “你这逆子,你咒我早死?”贺贤勃然大怒,抡起拐杖就要上去,被贺林天拦了下來,“爷爷,小心血压,连凛,你别气爷爷了。”

    “你给老子滚!”这里有你一个外人说话的地儿?

    贺连昊是第二次见到自己大哥生气的样子,第一次是五年前苏暮影消失,第二次还是为了苏暮影,贺贤脸色涨得通红,贺林天目光含恨,努力将气焰压下,深呼吸,贺少优雅的笑,接着说道,“爷爷,你只要今天动一下那个小区,下一刻我动的就会是贺少?如果想派杀手,我也五岁为,谁敢动她我就动谁。”

    他的意思很明显,我这辈子最恨威胁,还有他一辈子的女人和孩子也只有他所承认的。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