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 用他的方式还债(2)

    会所里,灯红酒绿,舞女美女扭着自己感的腰肢,在五光十色的彩光灯下疯狂摇摆,水蛇般往别人上靠,很感,很撩人,惑,堕落,妖娆,魅惑,这样的场所,每个人都可以HIGH到忘记自己是谁,吧台边上,傅司飏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烈酒,据说那酒名叫蓝莓之夜,是五种烈酒混制而成,起初入口,清凉爽口,进喉如大火镣铐,入胃伤及脾肺,一般人一杯便倒,可是何故他喝下十几杯异常清醒。

    看着舞池里年轻男女汗水挥洒,扯着嘴角笑了笑。

    这一笑,让会所里早早注意到他的男男女女不看直了眼睛,傅司飏样貌出众的厉害,可是周围绕着可怕的戾气,一开始,别人不敢上前,现在这一笑,如天使般美好,周围的戾气也散去不少,胆大的立刻上来搭讪,傅司飏一开始理不理,后来跟着风趣谈笑,他最近丑闻很多,认出他一点不困难,他也不介意自己份曝露。

    的女人将自己熬人的上围往他上挪,挤压着,表现一眼明了,傅司飏饶有绪的拍了拍美女的翘,潋滟一笑,“有时间再说。”

    看着被一群女人围在中间的傅司飏,苏冷精致的眉目起了褶皱,抬着稳健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傅司飏,拉开女人,直直站在傅司飏面前,女人们本来还不爽,看到王子般矜贵的苏冷,诧异至极,目光不断在傅司飏和苏冷之间来回游动。

    本想搭讪。

    苏冷薄唇微动,吐出一句滚,美女们成群散开,走时还不忘瞪苏冷一眼。

    在傅司飏边坐下,“傅司飏,如果乖乖回饭店我就放过你,如果在这么醉生梦死,我揍你。”伸出手臂,夺过傅司飏手里的酒杯,啪一声拍在吧台上,傅司飏笑了,那抹笑容带着勾魂的媚。

    说不出的感中带着一丝楚楚凄凉,却依旧潋滟的令人移不开视线,“我当然会乖乖回去了,苏公子,新婚快乐。”

    歪歪斜斜的站起来,傅司飏抬脚就往外面走,苏冷从兜里拿出金卡递给服务员,“结账。”

    看着全球限量发售不到十张的无限额金卡,服务员两眼放光,匆匆跟在傅司飏后,将往地上倒放傅司飏一把扯起来,圈在怀里,苏冷叹气,将他送到酒店,一路上傅司飏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苏冷挨着他,仔细听清他在说什么,凑近才听清楚,他在骂他。

    “小冷冷,你这混蛋,休想结婚,老子阉了你!”

    苏冷哭笑不得,小混蛋胃被烧得难受,一路上在苏冷怀里磨蹭,苏冷开车一点也集中不了精神,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可是小混蛋一下子扑上来,将脸埋进他的脖颈,“冷,你跟我结婚好不好?”

    苏冷吓了一跳,赶紧拉开小混蛋,他脖子上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了苏冷的注意,有点熟悉,苏冷压抑着紧张的心,颤抖的伸手掏出小混蛋脖子里的东西,那是芬兰寄出去的戒指,小混蛋怎么会````迷迷糊糊中,小混蛋感觉自己脖子在动,条件反的抢过苏冷手里的戒指握在手里,紧蹙的眉梢才缓缓松开,满足的闭上眼睛,苏冷眼睛发酸,如果一开始,他对墨焱的话有质疑,现在他完全相信了。

    伸手覆上小混蛋的脸,好看的唇瓣凑上前吻了吻小混蛋的耳畔,“小混蛋,你说,要跟我结婚是吗?”

    回应他的是小混蛋沉重的呼吸声,苏冷叹气,他没打算结婚,那张请柬,本就只有秘书室的几个人有而已,而他相信了。

    *

    隔,傅司飏醒来,全酸痛,酒精带来的后遗症让他头重脚轻,隐约间他记起,苏冷来找他,那么苏冷呢?掀被下,房间里那里有苏冷的影子,环顾四周,是自己巴黎的公寓,昨晚是苏冷送他回来的,然后他迫不及待的去结婚了是吗?

    想到这里,傅司飏一怒,休想。

    一路飚车直奔冷煌集团,傅司飏是带着鱼死网破来阻止的,苏冷被大群记者偎在中间,不知道是谁传出了那张请柬,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苏冷鸷着一张脸,强尼拦着记者,脸色也异常难看,记者们围追堵截,将苏冷团团围住,相离苏冷三米不到的地方,安瑟微站在那里,表含羞,面色红润,怎么看都像是沉侵在幸福里的小女人。

    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吻苏冷是不是今天要结婚了进礼堂。

    傅司飏一拳砸在方向盘上,车子像被人捅了一刀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换回大票人的回眸,打开车门,傅司飏沉着一张脸下来,一句滚开震慑了不少记者,他的眸光很冷,冷到几乎令人冻结。

    苏冷你倒是迫不及待。

    记者们下意识的给他让出一条道,傅大少对记者的憎恨在巴黎,那是出名的狠,傅司飏冷冷的笑,上前拉着苏冷的手,看着记者,“谁他妈说他要结婚的?谁他妈说的?”傅司飏炸毛,怒气匆匆的看着记者,随即轻藐的扫向一边脸色铁青的安瑟微,“你是她未婚妻,自封的?凭你他妈也配,你有老子长得漂亮吗?”

    现场全部因为傅司飏的话露出迷惑的表,苏冷至始至终一句话也不说,强尼嘴角抽了抽,这混蛋,还是跟六年前一样。

    傅司飏发狠的瞪着记者,“你们他妈的不就是想报道吗?至于找那么不入流的三流万人骑强加给苏冷吗?安瑟微他妈的配吗,她不配,苏冷是我的,想报道就去报,苏冷是我傅司飏的,老这就给你们证据。”

    傅司飏话落转,拦住苏冷的腰攫住了他的唇舌。

    强尼被这视觉冲击力的一幕震撼了一把。

    高楼上几个秘书尖叫。

    报道的记者无一不长大嘴巴,就连站在一边的安瑟微也脸色青白交错,如果对象是傅司飏,她一点胜算也没有,时间仿佛被定格,两个男人吻得忘我,让街头的行人记者,员工驻足不前,良久,傅司飏覆在苏冷的耳边,声音带着忧伤。

    “冷,你怎么痛的,我陪你痛,但是请你,别抛下我。”

    傅司飏手里倏然多出了一把匕首,靠在苏冷的肩上,又狠又的朝自己脸上划下去。

    苏冷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后,脸色苍白,推开傅司飏,只见他划在自己脸上的那一刀,深可见骨,苏冷心里大痛 ,夺过他手里的匕首,“你在干什么。”

    “这是我想过唯一的办法,你怎么痛,我就怎么痛,我不知道你脸上挨了多少刀,可是我能让我整张脸毁在我手上。”

    ~~~~~~~~~~~~~~~~~~~~~~~~~~~~~~~·

    哎哟,不虐了,老子虐不下去了。

    看我今天更新八千字的份上,推荐咩?留言咩?各种鼓励各种来!

    为以后我加更有动力加油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