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 原来他也可以狠

    晚饭过后,墨先生没有悬念的起离开,颜孜银讥诮笑道,“哟,这就要回去了,妻管严啊!”

    墨焱不紧不慢的转过,潋滟的紫眸高深莫测,随即嘴角一扬,“你该不会将我假想成蒙卡来训吧!要不要我找魅离来给你看看这里!”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颜孜银气得俏脸发红,转过头不再说话,苏冷扬眉,换做以前,这样跟墨焱说话,颜孜银的手已经被卸下来了,可是现在居然有心开玩笑,看来改变一个人,不是不行,而是改变他的人值得不值得,显然,夏琂是值得墨焱这么去改变的,因为墨焱杀气太重,容易折损命数,夏琂应该是顾及到FS说的那些话,才这样的吧。

    夏琂,是个好伴侣。

    “冷大哥,你明天也离开这里是吗?”晚间,颜孜银依然睡下,墨菡抬着一杯牛走到花园递给苏冷,苏冷接过喝了一口点了点头,“早晚的事,明天亦或是再过几天,也都必须回去,都一样所以决定早一点。”

    墨菡没说话,只是将自己的脑袋抬起,看着繁星点缀的天空冷冷发呆,她言,“冷大哥,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可是我在拉斯维加斯,去过你的YSL酒店,酒店在司飏哥的打理下,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我没有要替他说话的意思,你有兴趣听听吗?”

    “我说不听,你便会不说吗?”苏冷笑问,墨菡回礼一笑,也是,她的脾苏冷怎么可能不了解,随即娓娓道来。

    “你的酒店,不管国家地区,只要是署名YSL,没人不知道全世界挑战不足100对成功的水晶宫,司飏哥很有头脑,虽然资金花费很大,可是就是因为这个项目,很多人愿意去住YSL大酒店,你们的故事我并不是很了解,可是司飏哥应该是以这样的方式想念你,水晶宫到现在为止,包括我和离殇在内,只有66对通过,冷大哥,你不能在给司飏哥一次机会吗?”

    虽然与世隔绝,可是财经报道,强尼还是没有勉强他,冷煌,也许如今只有高端酒店业经营得非常棒,算是高端酒店业,另一个就是航空,这几年傅司飏是怎么替他打理冷煌的,强尼没有半丝隐瞒,所以水晶宫这一说,他自是明白。

    墨菡以为苏冷会感触,会伤神,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动摇,可是苏冷很稳,太稳了,他表依旧淡漠,笑容依旧疏远,看不到他眼底的表,只是过了好久,他才问到,“墨菡,傅司飏找过你吧。”

    心里咯噔一声,墨菡不自在的眨了眨眼睛,随即正色道,“苏冷哥,你连这个也知道?”

    太糗了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这么精。

    苏冷好笑的看她,“墨菡,我和傅司飏不是你和离殇这样的况,你不能临其境去体会,我没想过要给谁机会,不是我不给傅司飏机会,而是我连自己都不准备给机会,所以你明白吗?这件事我想到此为止。”

    话都说到这份上,墨菡要是在不明白她就不叫墨菡。

    没错,傅司飏在她出去买药的时候巧遇了她,然后问她是不是知道苏冷在哪里,她老实交代,傅司飏本想跟着她一起来找苏冷,可是她拒绝了,苏冷的脾气她了解,傅司飏也理解,在她说苏冷不相见他的时候,她想,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当时傅司飏的表,落寞凄楚,悔痛暗色,她甚至不忍看下去,匆匆转离开。

    “苏冷哥,我```”我是不想看到你跟司飏哥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可是没想到,男人和男人的感,作为局外人的她们,根本没办法帮忙和理解。

    “墨菡,我懂的,去休息吧,我累了。”

    拍了拍墨菡的肩膀,苏冷越过她直接进屋,墨菡靠在柱子上,顺势滑在地上,若有所思的眸渗着婉转忧伤,今天下午,墨焱的电话,她听到了,她也怪自己耳朵太好,非得听那么清楚,离殇不喜欢她的事实。

    *

    法国巴黎。冷煌集团。

    会议室,紧张的气氛蔓延每一个角落,刑坐在代理总裁的位置上看着各位董事会成员,将手里的文件一放,笑道,“我今天正式将冷煌让出来,从代理总裁直接退位让贤,退到特助的位置,从今天开始,冷煌迎来他真正的主人```”

    刑话落,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会议室门被打开,苏冷一黑色商务服,有条不絮的走进来,后跟着强尼,看到苏冷,股东们脸上大放异彩,苏冷笑着走到总裁位置上,拍了拍的刑的肩,说着无声的谢谢,刑欣然接受,苏冷扫视了一圈。

    “我的任让我离开的六年,可是我的伙伴却没让我失望,冷煌因为有12位股东的加盟感到自豪,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苏冷这次回来,是想带领大家,将冷煌推到另一个高度,而我需要大家帮忙。”

    有的人,天生带着领导者的光芒,举手投足,均是令人信服,推心置腹的霸气,股东们相视一笑,一个法国中年男子站起来,朝苏冷点了点头,“苏总,我们愿意为您效劳。”

    有一个股东支持,其他均是不容二话,这些人,是苏冷亲自挑选的,他知道,会为自己的效命的是哪些,而自己能承接的范围又是哪些?

    开了两个小时的会,股东们匆匆散去。

    刑眼眶微红,走到苏冷边揍了他一拳,“我一直信着你没死。”

    今早上接到苏冷的电话,他整个人呆愣的足足三分钟,后来像个傻瓜一样的笑,苏冷抱着他一笑,“刑,幸苦你了。”

    刑摇了摇头,“傅司飏吧,冷煌基本上是他抢过来,他在管发展,我在处理一些小事,左右不了什么,当初我揍过他。”

    苏冷没说话,他不想谈傅司飏,“听说你结婚了,儿子已经大了,原来你不婚族一说是骗人的。”

    刑尴尬的摸了摸头,有点窘迫,“说了你还真别笑,她小我八岁,我几遭在酒吧喝得胃穿孔是她救我的,我想家里有人也不错,加上她怀了孩子,理所当然就结婚了,六岁了,孩子,是个男孩,改天上我家吃饭给你介绍。”

    “好啊!”苏冷笑,“嫂子法国的?”

    “哪能啊!我不喜欢外国人,中国留学生,学没留完被我吃干抹净了,回去被我老爹训了一顿,老妈差点护着媳妇儿让她独生子卷铺盖走人了,去她家还被老丈人赶出了她家,这婚结的够窝囊的,不过现在也倒还觉得不错,每天回家有儿子叫爸爸,有老婆准备腾腾的饭菜,不想以前,回家天寒地冻,找个人说话也没有,好的。”

    刑一边说一边笑,整张脸都溢满了为人父的骄傲,苏冷自是为他高兴,以前刑总是在他耳边说,“结婚就代表自己想自杀,我没那么想不开。”现在倒好,找个不错的人过子,好,如今35岁的刑倒是魅力的。

    “听你说起来,现在还真不错,孩子叫什么?”他想好了,一定得送见面礼。

    刑笑了笑,“叫刑岚,你嫂子叫岚蓝,所以就混搭呗。”

    苏冷忍不住大笑,“你跟嫂子这么商量的?”

    “你嫂子没意见,我也懒得翻字典,就这么定下来了,刑岚那孩子问过我他名字怎么这么别扭,我说烧高香才有你这么个名字,不想要你自己跟自己取一个,老子明天给你改,还不是就这么作罢了,名字是个代号,要那么好听做什么。”刑这话说的自然了,起去给苏冷泡了一杯茶,强尼要了一杯咖啡,强尼和苏冷听他这一说,两人均表示很无语,强尼比刑还要大上两岁,一听刑儿子都六岁了,那心里说不出来的嫉妒,“刑,让你儿子认我做干爹得了。”

    强尼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句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刑笑了笑,“好啊,准备好红包,我说强尼,苏公子不许你结婚还是怎样?为什么还不找个人管着自己?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

    “得,我不想找一个小我很多岁的,很难管教,我有点跟孩子过子的感觉。”强尼笑道,“择不如撞,不如我跟公子今天就去你家吃饭吧,我有点迫不及待见到我干儿子了。”

    刑笑骂,“又跑不掉,紧张什么!”

    刑倒是也没有拒绝,打个电话回家,岚蓝说家里菜也新鲜,让他带着他们来,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下班,强尼和刑先走人,苏冷笑骂这两个人猴急,刑让他快点,苏冷点头应是。

    苏冷忙到六点,刑打电话催他,他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公司。

    电梯从百层缓缓下滑,数字一层层的跳动,苏冷心里想着,电梯门到一楼,见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第一人,是不是叫缘分!心里这么想着,前的电梯门叮的想了一声,门缓缓打开,抬眼的瞬间,两人同时愣住。

    站在自己面前,不是傅司飏又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