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 很多年后

    奥地利维也纳。

    Candy音乐会画上句号,经纪人交代了一下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安排,Candy一一拒绝,“安蒂拉,我想我需要两年的假期,我怀孕,需要时间生孩子,还以家里面有有亲人需要照顾,所以今晚是最后一场音乐会,外界交代,你更知道怎么说。”

    Candy眉眼含笑,带着浅淡的母光辉,以往犀利的眸光带着温软的色调,令人着迷,安蒂拉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好,我会跟公司商量,接下来,我送你跟Aldrich 回去吧。”

    Candy笑着拒绝,“不必,他今天没来,晓涵会来接我,所以不必麻烦。”

    安蒂拉点头离去,大厅后门,一辆银色的莲花停在那里,Candy上前敲了敲车窗,里面的人惊醒,立刻摇下车窗,“孜银,好了?”

    颜孜银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进去,“嗯,今天开始放长假,他还在岛上不愿回来?”

    “连续复健,连续失败,如果是我,我也会产生心里落差,其实他已经很强大了,至少,比我们想象中的强大。”一边开车,女子一边说着,颜孜银歪着脑袋侧头看向窗外,然后笑了笑,转回头看着边的人。

    “你也很强大,居然这么狠。”

    “别笑我了,我自己也想了很久才决定这么做的,至少迄今为止,我第一次做超出原则的事,我晚点要去岛上给他送药,你去吗?”

    “一起吧,我顺便看看他。”

    两人打定主意,回去收拾了一些随物品直接开着快艇去岛上,岛名字叫无人岛,是个人工私人岛屿,当初颜孜银听了那个男人的话,将这座岛屿买下来,花去了二十亿美金,可是现在这座小岛,价飙升,简直可以翻倍卖。

    *

    无人岛。

    五年前,强尼搜遍了整个海域,搜出来的是浑是血的苏冷,他那一刻是巴不得一枪解决了傅司飏,苏冷命悬一线,口口声声挂恋着他的时候,得到的消息是傅司飏不见任何人,最重要的是不能和苏冷有关,只要跟他名字有一点联系,全部拒绝,就连墨焱和习夜绝也被他轰出来。

    强尼从一开始的祈求,渐渐的转为放弃,冷煌在一夜间业主,没有哪里能容纳他们,带着奄奄一息的苏冷四处被追杀,直到墨焱和习夜绝赶到救下他们,苏冷却休克,提着一口气找到SF,让SF救他,而条件是,墨鸢必须跟着去安克洛斯岛接受训练,墨鸢点头应,SF才救了苏冷。

    可是``````

    “强尼,Candy和晓涵要来,你去港口接他们。”后响起男子沉冷的嗓音,脸上带着金色面具,只露出狐狸般的眸子,他坐在华贵精致的轮椅上,威严却不伤分毫,强尼点头,将手上的毯子盖在他腿上。

    “大少爷,你回屋吧,现在正在恢复期,不易受寒,我这就去接她们。”

    苏冷点头,熟练的划着轮椅离开,五年快六年的时间里,他看淡了很多,其实傅司飏于他来说,根本不在乎他一分一毫,他在他那里算什么,什么也不算,强尼让他清醒,六年,已经够清醒了,总之苏冷已经死了,现在没有苏冷,只是多了一个一无用处的残废。

    恨吗,他从未恨过,也许有过埋怨,但是却舍不得憎恨,恨一个人会毁了自己,所以他不恨,可是却怨着小混蛋给予的疼伤,那些挥之不去的岁月让他时常在想,自己为什么不失意,将过傅司飏的人生忘得干干净净,可是现实总是跟想法背道而驰,他不可能失意,也不可能忘记那段曾经,幸福过,悔痛过,现在只剩下未知的迷茫和淡漠。

    这么久时间,足够他沉淀自己的感,只要不遇到傅司飏,他能保证,自己可以一辈子将感封藏,永不开启。

    犹记得自己刚醒来的那一段时间,强尼总是言又止,他知道强你想说什么,无非就是他的腿废掉了,自己动手的,岂能不知后果,他不后悔对小混蛋的付出,可是不被小混蛋理解让他彻底心寒,这段感一直是他在负重越野跑,将属于小混蛋的那份也强加在了自己上,所以他很累,可是这段期间,小混蛋哪怕给他一瓶水,一个温暖的笑,他想,他有毅力拼下去,可是这条路太黑,太窄,越走越重,他终究是累了。

    他一直知道勉强而来的感不长久,却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和一次死亡才明白这个道理的真谛,其实他该感谢小混蛋的,因为小混蛋让他懂得,一个人不是生命的全部,即使那个人是你生命的全部,可是没有他,你依旧活着,呼吸着。

    他熬过最黑暗的愈合期间,他拼命用毒,拼命戒毒,每一次都在生死边缘徘徊,强尼每每湿着眼眶从他手里夺过注器,泪水直掉,“大少爷,你何苦这么折腾自己啊!”

    强尼是个伟大的管家和保镖,尽忠尽职,卑躬屈膝,为他尊崇。

    可是他每次给强尼的只是一句话,“强尼,不这样,我怕我熬不下去,我不想死。”强尼扑在他边双肩颤抖,唐唐九尺男儿居然失声痛哭,为他心疼。

    每次和毒品打交道,他总会看见小混蛋的脸,可是却不得不注,因为延续筋脉的针灸治疗,比他人生经历过的任何一种疼痛来得痛十倍,几次咬舌自尽被SF揍晕,SF骂他堕落了,看见他一点也不想,全大面积损坏,按照SF话来说,他根本就是一个活死人,魅离被抓来研究能移植到他上的皮肤,因为他上百分之八十的肌肤摧毁,以往每一个瞬间 ,现在想起来均是痛得咬牙切齿。

    这几年来,他一直没间断过痛苦的折磨,为了保住这条烂命,他承受的远比看到的多,好在现在已经过去了,以前他不能体会墨焱和习夜绝跟他说黑暗生活的状态,他体验了一把后明白了,游走在地狱入口,却不得进入,浮上天堂入口,却被一脚揣入十八层地狱,大概就是这样的状态吧。

    他不联系墨焱,亦不联系习夜绝,因为他现在不想跟外界联系,墨焱来过一次,在他毒瘾侵入骨髓的时候,整个人抽搐在地上动弹不得,现在还能清晰记住墨焱的惊讶和悔痛,他将他抱进房间,找来注器为他注,并且问了一句为什么,他记得他没回答,因为找不到正确答案,他只是想活着,活着的同时堕落着。

    墨焱说,傅司飏在找你,他拒绝听到这样的消息,后来墨焱便扯开了话题,墨焱说路易旭荛被傅司飏抓住了,等你回去发落,冷,你怎么想的?

    “傅司飏跟我,结束了,从他放弃知道我消息的那一刻,他就放弃我了,抱歉。”

    墨焱说他不需要说对不起,一直以来,对不起他的,从来都是小混蛋,他笑,心里想着那是自己活该,自己送上门给人虐的,不怪他。

    墨焱骂他,他欣然接受。

    Candy和晓涵走进来就看见发呆的男人,几年来,一直这样,他总是静静的坐着发呆,然后偶尔会扬唇微笑,矜贵华丽的笑容由他演绎起来,平添一份秋色,很唯美,颜孜银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苏公子,又发呆?”

    “准妈妈还是悠着点。”苏冷笑,这颜孜银,非常有意思,而跟她相处,会不错,心放松,颜孜银的肚子四个月左右,跟夏琂差不多大,上次魅离来跟他换药,提到一次,现在夏琂是墨焱心中掌中宝,谁敢惹夏琂不痛快了,墨焱铁定发飙,住在总部的兄弟们,看着夏琂就绕道走。

    苏冷听得好笑,墨焱和夏琂,可是一直是话题人物,他们两个的戏,绝对好看,颜孜银瘪了瘪嘴角,“现在没什么动静,死不了就成,反正我从今天开始休假,苏公子,收留我在这里安胎吧,顺便还可以陪你说说话,你想啊,这么一个岛,自己住多浪费,是不是?”

    苏冷斜眼,“这么多理由,我有说拒绝你,再说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写着,这个岛屿是你的。”

    “可是是你的钱,你当在烧纸啊!”颜孜银冷哼,这些男人是不知道赚钱的辛苦是不是,居然这么慷慨,脑子里闪过某个混球的脸,颜孜银脸色刷一下变得沉,苏冷暗笑,这女人又被踩到麟角了,马上就会发作,果不其然,下一瞬间,颜孜银一巴掌揍在苏公子的背上,“苏冷你这混蛋。”

    晓涵浅笑,“喂喂喂,Candy,公子什么都没说,你这么愤青做什么。”

    颜孜银脸色一僵,别过脸不理这些人,转上楼直奔自己的房间,晓涵蹲下子,看着苏冷,“今天有做复健吗?”

    强尼抢白,“公子做了,可是效果```”

    晓涵一笑,“这个慢慢来,不着急,对了冷大哥,下次试一试新药,我新弄出来的细胞重组,我想对你的恢复有很大作用。”

    苏冷接过晓涵手里的药剂,微微勾起嘴角,“墨菡,你要躲多久?一辈子,十年还是二十年?”

    “冷大哥,咱们半斤八两!”

    ~~~~~~~~~~~~~~~~~~~~~~~~~~~~~~~~~~~~~

    可是还记得墨菡?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