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 没心没肺傅司飏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因为**变得十分感,他揽着苏冷的脖子,凑上唇去吻,轻啄,浅尝辄止,百试不爽,煽的逗弄着苏冷,苏冷咬牙,这个混蛋,想死不好意思说,却又矛盾,感觉这是两人最后一次一样,也许在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永远,苏冷心里苦涩,狭长的眸子却充满宠溺,寻着他的唇狠狠的吻,傅司飏启唇迎合,手也不闲着去扯苏冷挂在上的衬衣,三两下也扯不下来,眸子一寒,直接撕毁丢开,嘴里还嫌弃的谩骂,苏冷哭笑不得,现在的傅司飏,就像一只小兽,寻求解放,只有最原始的蛮力。

    怕他动作太大,弄伤自己,苏冷捆着他两只手,小混蛋立刻迷蒙的看着苏冷,那眼神,真是可怜的小金毛,嘴唇蠕动,说出来的声音十分感,“冷,我想上你!”

    苏冷里外雷焦了,就他现在这德行,让他上他肯定下不了,脑袋不清醒的状态下,一定是不管不顾,到时候两人遇到袭击怎么办,俯吻了吻傅司飏的眼睛,“乖,听话我就让你舒服。”

    傅司飏在苏冷下扭动着子,试图缓解上的焦躁和炙,苏冷一只手还在他那一处有技巧的弄着。

    “放开我。”良久,傅司飏起要去亲苏冷,嘴唇干燥,伸出舌头,苏冷目光炙,微微俯下子,让他能不费力的亲自己,傅司飏却觉得不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还不够,可怜兮兮的看着苏冷,“冷,放开我,我不舒服。”

    一听到他不舒服,苏冷立刻放开了他,想问他哪里不舒服,小混蛋皎洁一笑,立刻扑上前,将苏冷压在自己下,手不管不顾的顺着膛往下移动,直接解开皮带握住了苏冷的要害,苏冷倒吸一口气,正要说话,微张的嘴随即被攫住。

    药力控制了傅司飏的大脑,直想着解放自己,让苏冷舒服,看着苏冷凝眉,傅司飏方放松了手上的力道,轻轻闻着他的喉结,“这样还会痛吗?”

    苏冷被突然而来的温吓了一跳,如果,傅司飏在清醒时,对他如此,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任何事吧,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沉沦的,只是他一人。

    见苏冷不说话,傅司飏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卷缩着子坐在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苏冷,“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会痛。”

    苏冷一愣,今天这样的傅司飏,肯能是自己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也会成为最后一次,心里怜惜得紧,立起子抱着他,“不痛,很舒服。”

    “是吗?”傅司飏漂亮的桃花眼笑成两轮弯月,煞是迷人,随即很正经的看着苏冷,“冷,你有反应,想上我吗?”

    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苏冷先是一愣,随即两颊泛红,不去看那双漂亮的眼睛,点了点头,他早就想做了,只是傅司飏不会愿意,而且现在去矫也显得假了,傅司飏他本就是他一直想要的那个人,一直想要的只是他傅司飏而已。

    “我让你上吧。”

    伸出手臂抱着苏冷,傅司飏一副献的样子,今天他语不惊人死不休,让苏冷听得那是一愣一愣,兴许是药力已经让傅司飏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整个人卷在苏冷怀中,精致的脸蛋磨蹭着他赤|膛,|火蹭蹭上涨,苏冷咬牙,捏着他的下巴抬高看着自己,“不后悔?”

    傅司飏笑眯眯的凑上去吻他的唇,咬着他的唇瓣,“不悔。”

    有这么一句话,苏冷哪里还有矜持,直接将他压在下,褪下他的裤子,看着傅司飏的表取悦他,傅司飏很享受这样的服务,浅浅的呻|吟脱口而出,苏冷双眼一眯,直接低下头纳入口中,第一次做,也不知道怎么做,不得要领,好几次傅司飏低着他的喉咙让他一阵不舒服,傅司飏却爽得直接按下他的脑袋,让他更深的容纳自己,苏冷想大骂,触及到小混蛋享受的表,又舍不得,手口并用的帮小混蛋舒坦,可是小混蛋舒坦了,他垂眸看了看自己抬头的炙,瞪着小混蛋,可是那混小子笑得跟朵花儿似地,一个劲的朝苏冷傻笑,苏冷伸手去擦嘴角,傅司飏握着他的手,凑近脑袋,伸出舌头一,苏冷浑僵硬。

    “冷,我还```”

    这声音太惑了,苏冷想忽视都难,直接掐着他的脖子,“真让我上?”

    “嗯,”一个劲的点头。

    苏冷眯眼,想起了成炀说的话,将傅司飏反转过子压在后座上,两人材高大,这样的空间很不好发挥,可是却能让人更加兴奋,俗,苏冷胡乱亲吻着他的膛,小腹,脸颊,耳朵,手也不闲着给他做接纳自己的扩张运动。

    异物进入体的怪异感受,让傅司飏一愣,泛红的脸颊贴在位置上,手死死扣着坐垫,苏冷倾覆在他耳边,“很痛吗?”

    “可以慢慢来。”

    这一刻,他是清醒的,两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是最后一次一般,傅司飏尽量放松自己的体,让苏冷手指动得不那么困难,转过脑袋揪着苏冷的唇狠狠攫住,死死咬着他的唇瓣,企图让苏冷的痛来分担一点自己的痛,苏冷闷哼一声,任他咬。

    感觉到他的子视乎能容纳自己,苏冷扳过傅司飏的子,狠狠攫住他的唇,用力冲进了他的子,傅司飏脸色泛白,疼痛让他嘴唇哆嗦,他难受,苏冷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人都痛,猛烈喘息,傅司飏动了动子,“你动动,我难受``”

    得到特许,苏冷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似要将他的灵魂依附在傅司飏体里,两人在不分离,现在他在容纳自己,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让苏冷亢奋起来,撞击的力度越来越大,傅司飏吃不消,让他轻点,苏冷疼惜他,缓缓慢下来,可是没两秒,用力撞击````

    搏中~~

    *

    墨焱和习夜绝赶到看到的视觉冲击力直叫这两人终难忘,俩人赤着上抱在一起,车内|靡交织,不用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傅司飏脸色苍白的 躺在苏冷怀中,习夜绝接过傅司飏,墨焱抱着苏冷,两人对视一眼,均表示自己的嫌弃,习夜绝将傅司飏丢上自己的车,转头看了看墨焱,“我先走吧,小混蛋估计```”

    墨焱点头,也将苏冷丢上自己的车,跟在习夜绝后,离开这个苏冷傅司飏第一次的悬崖边上。

    魅离从房间出来,惊悚的看着墨焱,眼睛转来转去的有点怂,发红的脸颊让墨焱真心受不了,“魅离,又不是你被上,脸红个,他们有没有事?”

    “没事,没事,可是傅司飏体内有变异的一些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苏冷纵过度,也没事。”

    “噗~~~”抬着咖啡的习夜绝将喝进去的咖啡全部喷了出来,三秒钟后,狂笑响彻整个大厅,纵过度?苏冷?纵过度?哈哈```其实他怎么也联系不起来,他以为被上的是苏冷,没想到```

    习夜绝笑眯眯的看着魅离,“这么说,傅司飏被压了?”

    魅离摸着鼻子点头,“没错```”还被压得很彻底很惨。

    墨焱短暂愣怔,随即顾盼生辉的紫眸闪过一丝诧异,苏冷上了小混蛋,难道不怕小混蛋恨他?其中还有他们不知道一些事吧,看见墨焱沉默,习夜绝也静下心来想这件事,和墨焱四目相对,两人一笑,“看来那个成炀,确实有问题啊!”

    苏冷是在傍晚醒来的,墨焱和习夜绝站在他边,两人一副问真相的模样让他微微一笑,“你们两人的表,到底想干嘛?”

    “冷,你怎么会```上了小混蛋。”习夜绝硬是哽了一下,浅浅问道。

    “这件事我会给你们一个解释,还有一件事我想跟你们说,我打算常驻中东,不在回法国了,我想离他远远的。”

    “为什么?”墨焱面无表的问,“傅司飏不是你想强来就让你上的货,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还是说,傅司飏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可是他不记得我,醒来酒会完完全全忘记我曾喜欢过他的这一段,我想这样对我们两人都是好的,不是吗?”

    “这是什么意思,不记得你又是什么意思?”习夜绝被他说得有点迷糊,苏冷叹气,将这么久发生的事说了个遍,习夜绝听得咬牙切齿,墨焱听得脸色沉暗,他们几个,是怎么走过来的,没人知道,现在有人将他们其中的两人当猴耍,习夜绝和墨焱也咽不下这口气,惹事,就要为自己的事负责。

    *

    事如预先所想,傅司飏当真没心没肺,甚至连被苏冷出来的那一点晃动都然无存,一开始对自己体疼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耍了几次泼,被习夜绝收拾了一顿,安安心心养伤,静养了大半个月,这个混蛋才想到苏冷。

    习夜绝白了他一眼,扭头离开。

    墨焱瞪他,“死了。”

    傅司飏笑眯眯的粘上去,趴在墨焱的肩头,“焱,这笑话一点不好笑。”

    墨焱和习夜绝心里直摇头,直叹气,傅司飏啊傅司飏,苏冷在你这里,究竟算什么呢?是不是只有苏冷真的死了,你才会看看他,理解理解他?

    一个月后,墨焱、习夜绝还有苏冷各自接到一张喜帖,傅司飏的结婚请柬。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