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 他就是你喜欢的人

    “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苏冷闭上眼睛,他是不可能上成炀的,他很想试一试,可是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傅司飏,在他心底,傅司飏终究不是过客,说抹去,立刻就能抹去,那是深入进灵魂的念想。

    “你还在想心里的那位吗?”将手里的碗放在头的柜子上,成炀坐在一边,眼神有些受伤的盯着闭眼假寐的苏冷,苏冷闻言,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成炀眼底的受伤,没办法回应,说了句你先出去吧便转过头接着闭眼假寐。

    成炀眼底一闪而逝的鸷,抬着碗起离开了卧室,魅离定时给苏冷做检查,看着苏冷苍白的脸,魅离笑得群魔乱舞,“苏公子,你这伤,怎么不好好加以利用呐,傅大少说不定会来给你端茶送水。”

    穿着一白袍的俊美男子说出这么欠抽的话,若不是亲眼所见,苏冷一定不信,墨焱的下属这么痞,现在见到了,倒觉得魅离这个人很简单,没有心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很简单很清爽的一个人。

    “魅离,要不要我给你老大汇报一下,你照顾病人的经过就是得瑟的挑逗病人?”

    “苏公子,你这个指控太严重了,我喜欢女人。”魅离后退两步站在尾,这帮人太了,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嘛,一枪差点蹦在心脏上,醒来就开始拿人开玩笑,真不是个人,魅离盯着苏冷,这个男人看上去太王子了,矜贵和潇洒幻化一,让人不自觉的沉迷在他那样的气息里,虽是男人,却依旧夺人眼球。

    对于魅离的打量,苏冷微微一笑,“魅离,有没有人给你说,中国字典上有一个成语叫栽赃嫁祸。”

    魅离哇大叫一声,捂着脸跑出了房间,甩下一句苏冷蛋疼的话。

    “苏公子你调戏我。”

    苏冷嘴角狠狠一抽,看着夹着尾巴逃走的魅离心变得不错,里卡斯从外面回来就看到这么一出,眼角抽搐得厉害,走到房间问苏冷有没有那里不舒服,苏冷摇头,里卡斯才敛住目光,“苏公子,你吃过东西了吗?习先生来电话说,傅大少正在往这里来,估计要到了。”

    里卡斯只是来给苏冷通知这个事的,最近黑手党事很多里卡斯要和夏琂在挪威汇合,所以要立刻动去挪威,听了里卡斯的话,苏冷脸色一变,不确定的问道,“里卡斯,你说谁往这里赶来?”

    “傅大少。”

    “他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可能来这里看```”

    “我为什么不能来。”苏冷话未说完,被站在房间门口的男人打断,他精致的五官苍白,带着病态的虚弱,一剪裁得体的商务服装,187的材被衬得高挑修长,苏冷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苏冷,你受伤了,为什么不说?”解开外的纽扣,将衣服退下仍在一边,里卡斯识趣的离去,走之前给苏冷说了有什么事找魅离,他得去挪威一趟,短期内不会回来,苏冷点头,里卡斯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着苏冷虚弱至极的样子,傅司飏低咒了一声,踱步到他面前,俯下离他很近,苏冷眯了眯眼睛,“滚开。”

    这么近距离的看这小混蛋,还是一样的勾魂摄魄,那双美艳至极的桃花眼散发着无穷魅力,让人为之一颤,小混蛋笑得非常**,“看来你还有力气说话,那么我还真得挤一下。”说着也不管苏冷是否愿意,爬上躺在苏冷边闭上眼睛。

    “傅司飏,一边去,隔壁是客房。”

    “别闹我,我好久没合眼了,让我休息一下。”

    眼睛也没睁开一下就发号施令,苏冷很无奈,只是憋屈的瞪他,看到他眼下明显的青黛,又不忍心在叫,迷迷糊糊也沉沉睡去。

    成炀没想到自己接完电话回来就看到这么一幕,那两个男人脑袋亲密的凑在一起,都闭上眼睛在睡觉,苏冷警觉极高,瞬间睁开了眼睛,看到门口的影没说话,成炀问他,“他就是你喜欢的人?”

    苏冷不可置否的点头,却没有说话,明眼人一看,不可能不明白,只是成炀不甘心,他只看到了傅司飏的侧颜,可即便是侧颜,依旧精致得令人窒息,他明白自己不可能拥有能跟傅司飏相比较的外貌,实际上,男人之中也很少找到能跟傅司飏相比较的外貌。

    虽然他不认识苏冷上的男人,亦不知道他的名字,可是心底里却很明白,苏冷将自己的感全部投放在他上,即便他上的人不是他,他也看不到除他以外的任何人,成炀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主,越是挫败越是有战斗精神,掉头说了句我不会放弃的就离开了。

    苏冷只得叹气,这事儿,比较麻烦呐。

    *

    晚间,傅司飏缓缓睁开眼睛,边的苏冷还在睡,看着这张既熟悉又害怕的脸,傅司飏心里一阵纠结,到底为什么看到他就是有种难得的心安,可是不见他又有一种念想,但是他不喜欢男人啊,一点也不喜欢。

    为苏冷盖上被子,傅司飏走到了庭院里面,庭院的乔木下站在一个男人,高较他而言,矮了一些,却也不矮,184是有的,听见后的脚步声,成炀缓缓转头,看到那张脸,傅司飏先是一愣,随即戒备的眯起眼睛。

    这张脸他可忘不掉,就是在绝哪里看到给苏冷表白的,两人都没想到是这样的方式见面,成炀也没有尴尬,只是朝他礼貌的点了点头,“你是?”

    “你是谁?”

    相较于成炀的礼貌寒暄,傅大少就有点机车,冷淡的问人家,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模样,难看死了,成炀双手插在裤袋里,冷冷的睨着傅司飏,“我叫成炀,苏冷在跟我交往。”

    坦然说出自己份,成炀不卑不亢,那样外露的锋芒绝对不是普通人拥有的说话方式,对于成炀的份,傅司飏非常怀疑,那张精致无匹的脸蛋微扬,嘴角微勾,那样的笑容在月光下杀伤力十足,只可惜成炀不喜欢他,而他也不见得喜欢成炀。

    “你是做什么的?”

    “摄影师。”

    “你以为我会相信?”

    “我没期望你相信我,而你信或是不信,跟我没有关系。”

    傅司飏微怒,却依旧沉,“成炀,苏冷是我兄弟,你认为我会许一个来历不明,不定时危险炸弹在他边,给苏冷提鞋你也不配,从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我看到你就想揍你。”

    成炀微微扬眉,“就你现在这样,未必能奈我何,你别仗着苏冷喜欢你在乎你,你将一切都抛之脑后,换句话说,你就是利用苏冷对你的宠,将他不当一回事,等苏冷想要找寻自己的生活时,你又舍不得苏冷对你的好,贪恋他给予的温暖,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很自私,要么你就承认了你喜欢男人,我成炀绝对二话不说立刻消失不见,不然你就滚得远远的,苏冷你你不要他的感我会去争取,而你还是回去做回你的花花公子没什么不好啊,反正你不喜欢男人。”

    “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你也有资格叫老子滚,成炀,在苏冷那里我是个宝,你什么也不是,在我面前示威啊,称称自己几斤几两,我真不好意思打击你,怎么了?苏冷宠了我十几年,他愿意宠我怎么了?嫉妒羡慕恨呐你,凭你也配喜欢冷,来路不明,连底儿都不敢拿给冷看的人居然口口声声谈?你这个狐狸说自己不吃鸡有什么区别,摆明了睁着眼睛说瞎话。”

    成炀听着他的冷嘲讽,再好的脾气也拉下来脸,“总好过你,我背景怎么样,我不会害他即使我们的工作是对立的,还有,我能给他我全部的,你能吗?扪心问一下你自己,你能给他他想要的东西吗?我能放下现在的工作跟他在一起,你又能吗?”

    成炀的指控不是没有根据的,傅司飏也不是听不懂,只是抿着唇,冷冷的看着成炀,“可是他不你。”

    “可以培养。”

    “你是在欺负人还是在自欺欺人,你国语就算再怎么不好,还是有点眼水的吧,你觉得冷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

    “正是因为不是,所以才觉得你很自私,霸占着他的感不给回应,自己的感却从不给他,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看见他这样被你折磨,你很有成就感吗?”

    成炀的指控太犀利了,让傅司飏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只有愣愣的定在原地,许久,他才蠕动着嘴唇,扫向站在原地没动作的成炀,“这是我们的家务事,而你只是一个外人,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忘记说,我并不是外人,现在我跟苏冷正在交往中,严格说来,他是我男人。”

    仿佛听到了电闪雷鸣的响声,傅司飏漂亮的桃花眼倏然睁大,讥诮的笑了笑,“你想男人想疯了吧,想出了假想证。”

    “OK!冷醒来,你可以当面问清楚。”

    甩出一句话,成炀抬步走向别墅,不想跟傅司飏废话。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