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傅司飏出车祸

    从厨房端出水果的安斯利笑眯眯的将水果放在桌上,弯下子要去拉傅司飏,目光触及到相片上的人时,安斯利一愣,脸色僵硬,“费古斯,这是```”照片上的人,她在车里看见过,在傅司飏的手机上看到过,他们~~是什么关系?

    女人的嫉妒总是来得很莫名其妙,安斯利倏然冷下脸,一把抢过傅司飏手里的相片,尖叫道,“费古斯,这个男人是谁?”

    习夜绝和墨焱不悦的蹙眉,墨焱潋滟的紫眸就像锋利的刀刃,让人感觉到不可忽视的气场,安斯利只是一眼,就开始发颤,那个男人太冷了,就像是冰封多年放出来的困兽,即冷硬又犀利,而他边的男人,拥有一双凌锐的墨绿色狼眸,深邃危险,两个男人的气场同样强大,让人既害怕又迷恋,害怕吞人的气场,迷恋天神般的外貌。

    墨焱讥诮一笑,那冷鸷的目光刺得安斯利一阵发寒,“控制不了分贝,别开口说话,不然我会封口。”

    习夜绝笑,“焱,吓着人家美女了。”可是习先生眉目间都是笑意,还是很不屑的冷笑,安斯利背脊一阵发麻,下意识的拉紧了傅司飏的手腕。

    从照片上将自己的目光移到安斯利脸上,冷漠得令人心寒,“安斯利,你先回去,今天我没心跟你玩。”

    安斯利怎么说也是大小姐,怎么能容忍别人对她如此无理,她是法国上流社会的公主,能委曲求全跟着傅司飏来到新加坡,还想怎么样?居然吼她,小姐脾气一上来,安斯利恨恨的瞪着傅司飏,“费古斯,你这是什么态度?”

    “什么态度?”傅司飏将手里的照片捏紧,泛着赤红嗜血的桃花眼带着讥诮和嘲讽,“安斯利,我两你我愿的,男欢女真正常,你该不会让我负责吧!”

    “你```”安斯利冷下脸,扬手就是一巴掌,中途被傅司飏拦下,狠狠丢开。

    “老子这辈子,还没有女人敢抽我,你以为你能甩上我的脸?”

    “费古斯,你混蛋。”安斯利气得脸色通红,傅司飏耸了耸肩,“明天不送你去机场了,自己回去,老子有事。”

    “费古斯,我会告诉法国媒体,让他们知道,路易·费古斯·飏是全法国最没风度的男人,是个混蛋,只会玩弄女人的感。”

    “好啊,你顺便说说是你自己捧着感来找我践踏。”傅司飏不在意的一笑,走向了墨焱和习夜绝,那两人悠闲得就像在喝茶,完全没当他一回事,继续说着自己的话。

    “焱,打电话给冷,让他带着小人回来小住,我提供住处怎么样?”

    习夜绝翘着二郎腿,朝傅司飏笑了笑,“带着你的小人离开,以后别带这样的女人来我别墅,还真是污染空气。”眼底的鄙夷如此明显,安斯利狠狠的瞪了一眼习夜绝大步跨上前来,伸长食指指着习夜绝,“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指责我?”

    “女士,想我废了你的手,在指一次。”

    男人的声音震慑住了安斯利,安斯利不明白,这群人顶多是有钱可是为什么每个人说出来的话都能那么狠,带着一股狠劲,别人根本忽视不了,她心里告诫自己,自己的份尊贵,即便是在异国他乡,别人也不敢对她怎样,因为有大使馆的帮忙,可是在这三人面前,她被损得一文不值,甚至没有半点尊严。

    更可恶的是她不敢反驳,不敢啰嗦,即便是气得全发抖,她还是没办法有底气,“费古斯,我要求你,送我离开,我要回法国,我不要在这里。”

    “大门在你后面,随意。”傅司飏往习夜绝边一座,闭上眼睛假寐,就像耗尽了全力气一样,软绵绵的靠在靠背上,还想炸毛的安斯利接收到墨焱狠戾的眼神,憋屈的转离开,带着浓浓的不甘和憎恶。

    墨焱突然忍不住在思考,如果是夏琂,这会儿会怎么做?甩了甩脑袋,整个人一个机灵,将夏琂从自己脑袋中甩去,现在多想夏琂一秒,自己就陷得深入一分,可是这样的变化,是让他极为不满的,这个世界上,他墨焱不需要羁绊,至少那对于他来说是绊脚石。

    习夜绝一巴掌甩在傅司飏的膛上,“房间里装死去,没出息,找这么个三八来浪费表。”恨铁不成钢的唾弃傅司飏。

    傅司飏缓缓睁开眼睛,目光是直直的盯着墨焱的,“焱,冷边的男人是哪里的?”

    “我怎么知道?”墨焱挑眉,漫不经心的回答,傅司飏起,往外面走去,习夜绝问他去哪里,摆了摆手,“去死。”

    习夜绝和墨焱两人脸色一沉,当他放,可是两人没想到的是这混蛋真是去死,车速提到了400码,出了车祸,连人带车,整个人栽进了海里,接到电话的墨焱和苏冷均是一愣,两人想到傅司飏的回答,觉得这人真是有病。

    但是又有点摸不清,这小混蛋是怎么了?可不见得是因为苏冷找到了伴侣他闹自杀,因为苏冷给他表白他将别人扁得一文不值,现在没道理闹个自杀是因为苏冷吧,两人也纠结了,墨焱意大利出了一点是,要立刻飞回意大利,所以傅司飏就是习夜绝一个人照顾,守在小混蛋边,习夜绝哭笑不得。

    这混蛋做梦都叫苏冷名字,不喜欢吗?真的不喜欢?可是不喜欢的话,为什么口口声声叫唤苏冷名字。

    很想一巴掌甩到小混蛋脸上,可是却又不舍得,小混蛋一直是几人眼里的弟弟级别人物,绝对是奉这自己能欺负,别人休想捧他一根汗毛的宗旨的,可是这小混蛋太伤他们的心了,越长大越混蛋。

    也不知道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几个小护士天天对着美人看,自然心得不得了,第二天习夜绝再到病房,小混蛋已经醒了,听见开门声,有点兴奋的转头,本以为来人是苏冷,可是看到习夜绝,整张脸拉长了。

    “绝,怎么是你?”

    习夜绝过去就是一巴掌,“你这混蛋,不是我你以为是谁?老子救你的回报就是怎么是你?”习夜绝越想越火大,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小混蛋将脸往被子里面缩了缩,“绝,苏冷怎么不来看我?”

    “傅司飏,你够了啊,现在冷如你愿了,不纠缠了,不要喜欢你了,好不容易鼓起那么大的勇气去试着喜欢别人,你这现在是纠缠不清吗?你没看出来这么自私啊,自己不喜欢男人,接受不了冷,却也不想冷找别人,小混蛋,做人不能这么自私的,你成熟一点好不好?这次我没通知他,冷并不知道你出车祸了,我就在想,那么想死,干嘛冲进大海里,补盐吗?真那么想死,一枪或是一刀都好过半死不活吧。”

    习夜绝一席话说得傅司飏心里一抽一抽的岔气,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就是浑不舒坦,习夜绝的话说得很狠,完全不在意他心里会怎么想,直白,简单,狠辣,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小混蛋失神的样子很难看到,可是这几天在医院一直半死不活的,习夜绝看不过去,将削好的苹果砸在他脸上,“你他妈还给老子摆谱啊。”

    捂着被苹果砸痛的脸,傅司飏十分委屈,两眼汪汪的看着习夜绝,“绝,你这是做什么,很痛耶,老子靠脸吃饭的好不好,我这不是学习多愁善感分散注意力吗?”这也有错?

    多愁善感?傅司飏觉得搞笑了,将水果刀插在水果上,一笑,“你除了没心没肺,看不出你有多愁善感,傅司飏,多的我不想跟你说,可是现在我直说一点,对苏冷,你喜欢不上,给我滚远远的,想死也远点死别让他知道,你这样的小技俩,别给我在玩第二次,不然你自己死不了,我弄死你。”

    习夜绝的笑很恐怖,让小混蛋心里警铃大作。

    “绝,我惹到你了吗?为什么这么不待见我?我只是想像以前一样,跟着他在一起,不行吗?”

    “傅司飏,比给不会以为,你们还能单纯的回到以前吧,苏冷可是你,你喜欢女人,跟喜欢自己的男人当兄弟你不觉得难受吗?换个说法吧,你当苏冷跟你一样没心没肺,看到你跟女人在一起,他无感啊!苏冷刀枪不入任你糟蹋?傅司飏,你是我兄弟,苏冷也是,你们好了,我乐见其成,可如果你只是贪恋苏冷给你独一无二的感,你给我滚。”

    傅司飏不再说话了,习夜绝的话给他很大的影响,怎么说呢?他真的很自私,习夜绝说的每一句指控都像一把刀,狠狠剜着他的心脏,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上苏冷,也从未想过自己会跟一个男人一起生活。

    却见不得苏冷对别的人跟他一样好。

    用手抵着自己的额头,傅司飏笑得很自嘲,“绝,在你们看来,我真的那么自私吗?自私到一点不顾及别人的感。”

    “飏,对我跟焱来说,我们当你是兄弟,你的任我们包容并没有哪里不妥,因为你很小,可是你也明白,冷对你跟我和焱对你的感是不一样的,你只想霸占冷的付出,却心安理得的去享受,冷的心你想过吗?他是人,有心,会痛。”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