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 苏冷,你完蛋了

    苏冷叹气,当真将小祸包抱起来走向大厅,一路女仆均诧异的睁大眼睛,她们可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家少爷,可是连自己妹妹也不抱的人,居然```虽然小祸包长得很精致,也很讨喜,像个橱窗展示物,模样惹人怜得不得了,可是这样宠溺大型牧羊犬的苏冷,大家都是第一次看到。

    傅司飏的脸,在洛因斯特家渐渐被所有人熟悉,他的话他们也不反驳,他说什么,女仆们都会去做,她们心里明白,在这座宅子里,除了苏冷,没有人敢命令小混蛋,他越是肆无忌惮被包容,女仆们越是后怕,这个小祸包,从没有安分的一天,总是莫名其妙的让别人做这做那,而做完之后,发现自己被耍了,团团转的被耍,这点,强尼最清楚,看着小混蛋他就绕道走。

    苏公子每天拖着小祸包去上课,卬斯学院的人对小祸包只差当菩萨供着了,以前,学校忌惮他的份,本来对他就没要求,现在,加上一个洛因斯特家族大少爷的包庇,学校的学生大多当他是冤魂,避而远之,对于同学的疏远,小祸包没有半点不适,反倒觉得真好,刑在放学后会跟苏冷过来小学部接他去高中部吃饭,而今天苏冷父亲来学校,只有刑来接他,没等到苏冷,小祸包樱花般的唇瓣嘟起,微卷的棕色头发被风抚乱,蹲在教室门口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金毛。

    可怜得不得了,刑笑眯眯的走过去,揪着小祸包的衣领提起来抱在怀里,“我带你去吃饭,你家小冷冷暂时来不了了。”原本争扎的小祸包安静下来,眨巴眨巴的看着刑,那眼神,纯洁得像可怜毛毛虫,让人忍不住心泛滥。

    刑低咒一声,妈的,没见过这么祸水的男人。

    小祸包叫苏冷小冷冷,在他们那群人中已经传开了,向来别人那苏公子没办法,现在这小祸包绝对是生来克苏冷的,看着苏冷在小祸包面前吃瘪的模样,多精彩呐,小祸包两手揪紧刑的衣襟。

    “我家小冷冷怎么了?”

    “小祸包,你不```”

    “不准叫我小祸包,这是小冷冷的专称,你乱叫什么,老子没名字给你喊吗?”

    刑:“``````”好吧,他惹不起这个小混蛋。

    “苏冷没给你说吗?他快要回法国了,而且好像时间被他父亲提前了,今天过来好像说是办休学手续的,明后天就离开。”

    小祸包安静得出奇,午餐很丰盛,都是小祸包平时喜欢吃的,可是往常吃得不剩一点渣的蛋糕今天是碰也不碰一口,几个大男孩看着刑,其中一个问道,“这小子今天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没见着吃一口饭,你去接他惹他了```”

    刑一听炸毛了,“靠,老子看上去像那种猥|亵儿童的人吗?听到苏冷要离开的消息,就焉了,我也不知道```”这小祸包还有脾气的啊,几个人伺候他一人在这里吃饭,几乎都成动物园被围观了,而他一脸的落寞不开心,敢他们威胁他似地。

    那表看得人难受。

    小祸包的叉子一叉又一叉的插着前的牛排,苏冷要走了,没有人陪他玩了,以后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越是想,小脸越是沉,耳边仿佛拂过妈的话:飏,我们要回法国了,准备准备和自己朋友告别。

    手中的叉子,啪一声掉在了地上。

    刑吓了一跳,赶紧走过来看他有没有事,小祸包却笑眯眯的看着刑,“你能送我回家吗?”

    刑鬼使神差的点头,“可以是可以,你还没有吃东西呢?还有,你不等苏冷了吗?”这小子一下子笑,一下子沉的,是孩子吗?是吗?是吗?

    小祸包摇头,“不等了,我晚点去他家找他,你先送给我回家吧,我要去法国。”

    在场守着小祸包吃饭的几个大男孩包括刑在内,全都诧异的看着他,您这是要嫁鸡随鸡吗?刑很快反应过来,不确定的问,“你说你要去法国?”还是刚才他出现了幻听?这么小的孩子,家里面许他去法国吗?

    小祸包很认真的点头,“对啊对啊,我要跟我妈商量,让她提前送我去法国,我家也是法国的。”

    这下刑算是听明白了,扬唇一笑,点头答应。

    傅司飏回到家就匆匆跑向了傅衫的书房,看着儿子莽莽撞撞的样子,傅衫不悦的蹙紧眉梢,“飏,你不知道进门要敲门吗?”

    “妈抱歉,妈,我想问一下,我们是不是要回法国了?”

    难得儿子会问她问题,傅衫挑眉,好笑的看着自己像贵宾犬一样可的儿子,放下手里的书点头,“对啊,不想去吗?”

    “想去啊,妈,打包我们明天走吧。”那急切的模样让傅衫忍俊不,“你急什么?”

    “妈,苏冷也要回法国,我想跟他一起。”

    傅衫挑眉,洛因斯特家的孩子,对他的影响确实很大,“飏,回法国就意味着你将会被我送进黑手党,接受暗无天非人类的训练。”

    “妈,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傅司飏捂脸,说得极度委屈。

    傅衫好笑又好气的走到儿子边,拿开他的手,“苏冷也会去哦,大家族免不了勾心斗角,为了赢得一席之地,飏,那是必经课程。”

    “妈,你是说,我能跟苏冷一起进入黑手党吗?”

    “是。”

    那一次傅衫没有看明白儿子眼睛里闪现的光芒只是对得到朋友的窃喜,倒是没有想过因为自己错看了那种光芒,让苏冷觉得撇开傅司飏不管就是一种背叛,所以才一出接一出的事冒出来,指控的,谩骂的,还有讥诮的。

    苏冷听说刑送傅司飏回家了,倒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刑送他回家时说,“苏冷,你完蛋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