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尾声(8)

    墨焱还在昏迷,那张风华英姿的脸,因为折磨,变得苍白,房间里只有她和墨焱两人,手指拂过他的五官,他的脸,夏琂俯吻上了他的唇,“墨焱,我回来之前,醒过来,不然给我和你儿子收尸。”

    七年了,她和墨焱纠葛了七年,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总是七七八八的事跳出来阻拦,她觉得,认识墨焱以来,自己的人生真他妈的精彩,降头、诅咒、病毒,还有什么是她夏琂没见过的,简直可以编织成一本传奇,顺便提提两人惊心动魄的恋史,拿出去卖,指不定还能赚钱。

    以往的经历就像倒带一般依依从脑海里划过,让她心里酸酸的,她不会去评价命运的不公,因为她不相信命运,和墨焱一样,永不屈服,从恨一个人,走到非那个人不可的今天,还有什么是值得她们去在乎的,除了彼此,怕再找不到能代替的。

    墨焱手指动了动,想努力睁开眼睛,却没有办法,他知道,他熟悉的人就在边,想努力抓着什么,紧紧握着,但是抓不住,头很沉,眼很重,想睁开眼睛是一个很艰难的任务,那个声音是他的浮木,生怕消失,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不想失去,夏琂静静的看着他,熟悉的五官,却是和七年前,相差胜远。

    墨焱变了,顺带的,夏琂也变了。

    “妈,你真要去?”在夏琂上飞机前,墨桀站在她后,精致的小眉头紧紧皱起,上的风衣被直升机制造出来的风刮得左右摇摆,单薄的子看着让人心疼,夏琂点了点头,“墨桀,你该知道,我的格。”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他妈强悍不输给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不会为了谁去改变自己的决定,对于夏琂来说,没有也许这个词语,她做了就是做了,想做就一定要去完成,谁也阻止不了。

    “妈,小心。”

    夏琂离开后的一小时,墨焱醒了过来,和贺连凛大打出手,那双戾气的眸子带着狠绝的怒意,“贺连凛,夏琂有个什么,等着苏暮影跟着陪葬。”

    说道苏暮影,贺连凛也火了,苏暮影和夏琂是同种类型的女人吗?居然拿两人比较,贺连凛一肚子火没处发,和墨焱大打出手,魅离站在一边,抱着边的柱子,“靠,简直是非人类的战斗啊!精彩!”

    两个男人,都是世间难寻的好样貌,却怒火攻心,招招带狠,打得大厅乱七八糟,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两人的武术拳路不同,但是现在大厅打在一起的两人,根本完全在打蛮力,最原始的较量。

    贺褚峯手里拿着易拉罐汽水,靠在扶手上,看着下面打在一起的人,啧啧的摇头,伸脚踢了踢边的墨桀,“不去劝架?”

    “只有看戏的习惯,没有劝架的|望。”

    “墨叔叔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儿子,家门不幸啊!”

    “你又好到了哪里去,自己妈都被提到了,居然这么淡定的喝饮料,不是你没心,就是你不是你妈亲生的。”

    墨小少爷这话狠了,贺褚峯喝进肚子里的汽水全喷了出来,有些幽怨的看着墨桀,这人不说话就是一笑面虎,说话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将他说成了好似没妈生似地,贺褚峯是贺连凛和苏暮影的孩子,如假包换。

    “墨桀,你说话这难听。”

    “你说的也不感。”

    再次被噎,这墨桀的口才,要这么好吗?有必要这么好吗?看着大厅里打得如火似漆的两人,贺褚峯摇了摇头,“贺连凛不会让人伤到苏暮影的,除了他自己,没人能伤害苏暮影,可是偏偏苏暮影又是贺连凛的忌,所以墨叔叔会和他打起来,应该的。”

    听着两个孩子的谈话,魅离惊悚了,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的吗?为什么?

    “还要打到什么时候,墨焱,夏琂离开一小时了,你他妈的还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紧接着印入眼帘的是一张比女人还要精致的五官,妖精一样的容颜,魅力四的桃花眼,傅司飏匆匆而来看见的就是墨焱和贺连凛打得不可开交,一肚子火的怒吼。

    他的怒吼拉回了墨焱的思绪,墨焱出拳的手收了回来,挨下了贺连凛狠狠的一拳,贺连凛收回手,“你要是早点醒来,她就不会自己一个人去了,他是你的女人,你没保护好她找我出气,奉陪啊。”

    墨焱没理会贺连凛,转看着魅离,“魅离,着急Q成员,还有Blooder,无论如何,现在是解决和颠覆的唯一机会,我不想要错过,还要,黑手党我不要了,从今天开始,直接改成A·G帝国。”

    A·G帝国?

    贺褚峯手里的汽水掉在了地上,睁大眼睛看着边的墨桀,倏然拉起墨桀的衣服,“你骗我?”

    墨桀扣着他的手,甩开,摇了摇头,“没有,我并没有骗你,我也现在才知道,我爹地是A·G帝国的统帅。”说实话,他确实震惊,可是墨桀从小就不是绪外露之人,之所以能忍到现在,那是因为,他还没有消化这个消息。

    “靠,墨家人,太狡诈了。”贺褚峯刷了甩头,不敢相信自己一直以来调查的人,自己居然天天跟他儿子鬼混在一起,却还是没有得到答案,从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能力,贺褚峯倒是笑了,墨焱跟他上了一课,叫兵不厌诈。

    震撼的,还不止贺褚峯一人,他老子看上去也相当惊讶,贺连凛蹙紧了眉梢,A·G帝国隐隐约约间,很多年前就已经存在,可是因为没什么动作,大家都选择忽视,因为一个没有作为的笑组织,大家还没必要放在眼里,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现在A·G帝国一苏醒,完全颠覆了所有黑道的价值,墨焱这招狠了。

    A·G帝国的暗中崛起,一直是司隶在负责,司隶死后,魅离接手,也就是墨焱消失的那几年,魅离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明白了当初墨焱对司隶的评价,司隶是不输给主人的智者,但是他尽忠,虽然不到功高盖主的哪一个层次,可是司隶在A·G帝国里面的威信,恐怕除了墨焱他就是第二了。

    整个庞大的Q组织成员,也就是现在A·G帝国核心的人物,全是司隶一手办的,效忠的人,司隶指定,他们执行,所以A·G帝国能有这么一天,死去的司隶,绝对是大功臣,而且当初开发Blooder这样反科学的人造人,墨焱只是提出想法,司隶却四处各地去找人才,专研这种技术的开发,司隶的能力很强,魅离是在和他共事以后,才发现的,和他柔的长相完全不同,骨子里的司隶,是个不怕失败,不服输,越挫越勇的男人,做事敢于尝试,打击越大,爬得越高,他骨子里透出来的那股韧劲,魅离每每想起来就折服不已,还有墨焱消失的那几年,黑手党被篡夺,墨焱的心血被颠覆,可是司隶二话不说,立刻将人移到中东,利用自己手里的资料和势力,迅速崛起一股商业势力,在军火走私这条财路没被别人弄到手之际,大刀阔斧的去抢回来,他不停的告诫自己,也告诫他们,墨焱没死,只要一天没看到尸首,他一天不信墨焱死了。

    他说,想要看到墨焱回来,就跟他一起,将墨焱留下来的东西,壮大,而司隶他,做到了,但是却陨落了。

    往西回忆历历在目,每每想起,魅离就会觉得很痛心。

    神秘的战火开启,离殇愤怒之余,立刻赶回了FBI总部,吩咐045切断卫星接收器,当瞎子,这次墨焱来真的,恐怕世界的黑云,没那么快消散,这次的举动震惊全球黑道,习夜绝收到傅司飏的消息绝冷一笑,“别劝他,会起反作用,墨焱的个,你不明白?”

    傅司飏无语,真是因为明白,所以才后怕,万一夏琂出事,墨焱疯了,那可是儿戏?习夜绝骂他杞人忧天,管好自己就行,傅司飏说绝你不我了,滚,习夜绝回了他一句,习夜绝说自己也有事要忙,不像他,他该忙的事,苏冷都会为他处理好,现在苏冷消失了,也不知道没良心的人会不会难过,随即二话不说便挂上了电话。

    看着手里发出忙音的手机,傅司飏苦笑,怎会不难过!

    他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苏冷啊。

    他知道习夜绝的在忙什麽,消失几年的安陌出现了,所以他要去找她,墨焱有了夏琂,习夜绝有了安陌,那他傅司飏到底有什么?曾经,那个人指着他的心脏问他,姓傅的,这里是你的心脏吗?心跳呢?你有心吗?你倒是让我看看你的心在哪儿?

    现在没有人会指着他的心脏问他有没有心,也没有人质问他,你的心在哪儿?

    因为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她不要他了,抛弃他了,如他说的那样,姓傅的,你狠,这辈子别再让我看到你,我是他妈的下才让你这样糟蹋。

    没错,顺他傅司飏的心意了,苏冷消失了,而那张矜贵净若王子的脸,如欧洲上等贵族的微笑,却每天越发清晰的出现在他脑海,捧着自己的脸,坐在一边的墨桀看到了晶莹剔透的水光。

    傅司飏,哭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