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巨型漩涡

    SF的小插曲很快过去,夏琂似笑非笑的睨着离灏愤怒异常的脸,转离去,离灏上前扣住了她的肩膀,用力将她转过来面对自己,“看着我的丑态,你很高兴?”

    “没有,只不过,SF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人,至少在很多人眼里,神出鬼没的SF,地位比我们混黑道的,强大。”如果说世界上谁有资格和SF并肩作战,那么绝对是穆伊莎,这点SF绝对承认,但对于路人甲的她们来说。

    在SF眼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过于沉着的狭长眼眸里,闪烁着属于掠夺者的光芒,离灏放开夏琂的肩,眯起眼睛,“给你一晚上的思考时间,从新回到焰门,或者看到夏知侯的尸体,你选吧。”

    带着一队特工离开,夏琂墨玉般的眸子盛满愤怒,威胁么?什么时候,焰门门主也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了,夏琂拢了拢柔顺的长发,仰望没有星辰的夜空,倏然一笑,这帐,该从哪里开始算起呢?

    漆黑恍若泼墨的夜晚,暗黑得令人毛骨悚然,就像预言战乱的开端一般,让人一阵阵的背脊发凉,夏琂不知道这场战争,殃及了多少组织,但是旁观者总是会得到最大的利益,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漂亮的眉梢微微蹙起,垂着的双手也紧握成拳。

    微风带着阵阵的紫玫瑰香气扑鼻而来,微风翻卷,夏琂的衣角也跟着翻卷。

    离灏走到书房门口,兜里的手机响起,看了看来电,离灏推门走进了书房,打开隐藏在墙壁里面的银幕,顺便接起了电话,“Mars,稀客啊!”

    恰好这时,屏幕里面出现了Mars那张秀气俊美的脸,比起五年前,现在的Mars平添了一抹狂野的味道,眼眸里盛着满满的野心勃勃,那双暗沉的眸子带着征服的霸气,五年的磨练和奋斗,让他真正的成常为了离殇的劲敌。

    Mars合上电话,朝离灏笑了笑,“离灏,我没想到五年后的你变得这么狠,连自己的亲弟弟也下手,你知道离殇落在我手里的话,会受到怎么待遇么?”

    离灏瞳孔微缩,却只是一秒立刻恢复正常,提起嘴角一笑,转坐在了转椅上,“Mars,废话可以适可而止,但是离殇的生死与我无关,五年前我不管他死活,五年后我也不会插手,我弟弟不是有本事的吗?骗了我十几年啊,如果我没有再次和你相逢,确实不知道,FBI高层是他。”离灏的声音渐渐下沉,里面夹杂着被欺骗的愤怒,如果离殇在他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撕个粉碎。

    “我选择跟你合作,只是为了得到FBI离殇的位置,至于离殇你既然不管,我可是也不会管的,离殇那么清澈的一个人,FBI科研室,全是已久的男人,他们可不分男女,你是真的不介意?”

    如果你的软肋别别人找到,那么你就是输家。

    很多年前,离灏记得有人这么跟他说过,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的势力曝露半分,他依旧笑得坦然无趣,没有半点发怒的样子。

    “Mars,那是你的事!”

    Mars挑眉,双腿交叠,他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的结果,于是扭曲的笑了,那笑容满是戏谑,“离灏,希望你别后悔,合作愉快。”Mars朝后的人打了个响指,看向离灏,“这个是,送给你的礼物。”

    屏幕被切换,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墨無和瑞伊莎的脸,Mars得意的笑,转而回头看着离灏,“当初磐海岛相聚的时候,缺少的2号就是我。”Mars大方坦诚,离灏也几乎猜到,并没有多少意外。

    瑞伊莎没有半丝老化的成分,年轻,高贵,华丽,漂亮。

    巫师总是美丽的,难以老化的,但是墨家的人样貌极好,墨無人到中年,依旧贵气得迷人,根本没有中年人的感觉。

    和脑海里那个轮椅上的岛主相比,离灏讥诮的笑了笑,隐瞒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最后的一击吗?看来墨無野心很大,大到让人背脊发麻,异常凌冽。

    离灏的表让墨無微微侧头,看到离灏墨無微微一笑,“离灏,好久不见!”

    “岛主,别来无恙。”

    “离灏,想得到夏琂吗?”瑞伊莎突然插话进来,让离灏转移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她上,瑞伊莎的眼神过于邪恶,让人想到童话里的巫婆,只是瑞伊莎过于美艳,让人觉得像高贵歹毒的王后,而她,确实也是唯一练就了终极黑巫术的人,因为,夏琂死过一次,所以看见瑞伊莎,就像走进了黑森林,被缭绕的黑色邪气包围,喘不上气来。

    他不是迷信之人,但是面对降头术降头大师和黑巫术巫师,还有预言师,离灏头一次很无力,邪门歪术,信也罢,不信也好,他是奏效的,这样就够了。

    “废话!”

    如果不想得到,费这么多功夫做什么?他并没有受虐倾向。

    Mars自始自终在一边看着,他精明的眸扫是在谈条件的众人之间,他的人已经不再,所以,离殇必定要付出代价,这就是他唯一的目的,不管这个任务有多难,楚楚死了,他唯一动过心的女人死了,如果不是离殇的纵容离开,楚楚不会遇到那个男人,更不会跟他双双去送死。

    Mars的脸色被霾覆盖,脑海里只闪过一片又一片的杀意。

    “离灏,合作吧,我知道你有死士,我也有诅咒,想要墨焱死的办法有很多种,可是要他痛不生的方法只有一种。”瑞伊莎笑得魅声魅色,那张容华未去的脸上未施粉黛,却年轻富有弹,只是眼底惊涛骇浪的恨意着实让魅离楞了一下。

    “条件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谁都懂,所以,他自然也相信,瑞伊莎不是善良人,不可能没有条件。

    瑞伊莎哈哈大笑,“得到了夏琂,你会怎么做?”

    怎么做?离灏没有想过,蹙紧的眉头褶皱加深,如玉的脸庞带着微微的怒红,他抬眸,狭长的眸子看着瑞伊莎,“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你帮我打天下?”

    “现在不是明清时期。”天下不适宜出现。

    “得到了夏琂,你还会在乎现在的一切?还是在你眼里,现在的一切比夏琂更加值钱?”瑞伊莎步步紧,离灏笑得讥诮,瑞伊莎的话俨然非常清楚了,她口中所谓的江山,恐怕是整个黑道吧!

    离灏嘴角扬起讽刺的笑,“就算我退出,黑道复杂的分布,我想你不可能不知道吧,军火走私,贩毒,暗杀,报,想创立一个黑暗帝国我没意见,可是凭你?瑞伊莎,黑巫术在怎么厉害,还不到控制全世界的地步吧,不然世界上研究军火做什么?焰门只有报和暗杀,至于军火,黑手党现在墨鹰在管制,而且不是墨焱管制时候的那么垄断,中东的Q,你有胜利的把握?”离灏伸手指向Mars,“就打他跟着你们为虎作伥,你们有几层把握拿得过中东Q组织?”

    黑手党易主,Q大量抢走了属于黑手党的交易,不知道这个Q哪里来的实力,总之就好像是另一个墨焱领导的黑手党似地,所以,离灏丝毫不怀疑Q的作风和军火交易的原则,一个黑道的体系,有太多部门构成,想要统领整个黑暗帝国。

    做梦!

    离灏说的话是实话,瑞伊莎也并不动怒,悠悠眸转间,瑞伊莎倏然笑了起来,“离灏,所以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找你帮忙?”

    “这是条件吗?”

    “可以算条件。”瑞伊莎答,“你可以拒绝!”

    嘴角的冷笑更为猖狂,离灏慢悠悠的凑近后的一个特工,不知道说了什么,特工转出去,他才转头看着屏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Q再不济事,军火商供应的头衔,不是一天两天赚来的,如果黑道真的这么好做,要FBI干什么?是吗?Mars先生?”

    Mars咳嗽了两声,似笑非笑的看着瑞伊莎,倏而朝墨無开头,“岛主的意思呢?”

    “也许离灏说得没错,这是个很难实现的愿望,可是现在伊莎练就了终极黑巫术,一切都不一样了不是吗?再说,倘若Q真的那么强悍,联手攻击看看他们能撑到什么样的时候?我就不信,名不见经传的新生代黑军团Q,能颠覆焰门和FBI联手的圈。”

    墨無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将一切都看尽眼里,可是离灏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却说不上来,Mars拍手,表示赞同,离灏一笑,“既然如此,我没意见,但是瑞伊莎前辈刚才说的那个话是什么意思?”

    瑞伊莎面色平静的坐着,“离灏,控制夏琂就能杀掉墨焱,世界上,能让墨焱死得痛苦又不甘的人只有夏琂,所以,我要你取夏琂的血,给我下咒。”

    离灏瞳孔剧烈收缩,“你想做什么?”

    “放心,夏琂没伤害,墨焱却可以消失,免得用到血魂咒,我自己会折损,所以只好找另外的办法,而夏琂正好适合。”

    原来,一切都是算计好的。

    离灏突然很想大笑,哈哈大笑,可是却笑不出来,不是他们在布局这漩涡般的网,他感觉自己也被漩涡网了进来,必定要苦苦挣扎。

    这招,真狠。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