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二十八年前的事儿

    瑞伊拉愣怔的站在一边,凝着墨鹰的目光变得十分纠结,她痛心疾首的看着瑞伊莎,自己的亲妹妹,感觉全无力。

    二十八年前,不对,三十年前,17岁的瑞伊拉去本甲贺流亲访,玩虐的妹妹瑞伊莎也想要同往,那年瞒着父母,17岁的瑞伊拉将妹妹一起带到了本,走出家族的姐妹两对千变万化的世界美景好奇不已,到本,一个甲贺流的代表负责她们的饮食住宿,生活也过得惬意盎然。

    17岁的瑞伊拉比14岁的瑞伊莎发育得好,苗条不少,但是姐妹两却一样的高,长得也很像,那是花朵一般的年纪,青洋溢着活力,瑞伊拉总是指着妹妹的小脯说,“伊莎,你那里要是一直这么小,别说男人,为女人的我也嫌弃你。”

    瑞伊莎总是笑眯眯的黏上来,“姐,你这样多让我为难,我总不能说你长快一点,它就长了吧。”

    “找个男人刺激一下。”

    “人家还是未成年。”瑞伊莎小媳妇的捂着口,委屈无比的指责瑞伊拉,姐妹两总是抱成一团笑得没心没肺。

    她们在甲贺流记录下东西,文化,粗略的理解,然后姐妹两会手牵着手的坐在大石头或是树荫下,畅谈理想,畅谈未来老公,然后看着路上行人,指指点点,青就是如此,说着别人,讨论着行人,说着某某某,某某和某某。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开不完的玩笑,经历不完的乐趣。

    瑞伊莎常常会靠在瑞伊拉的肩膀上,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她总是会天真的问上那么一句,“姐,你说倘若我们上同一个男人会怎样?”

    瑞伊拉总是揪着她的耳朵,凑近,邪恶的笑着说,“那就一起嫁得了,我对比我小的男人可没兴趣。”

    “那我一定要找跟你一样大的,那样你就不会上了。”瑞伊莎信誓旦旦的提及,瑞伊拉总是笑她杞人忧天,感这种事,现在开始打预算,成本是多少都不知道,铁定不准,既然如此,那么有什么好算的。

    如果生命中,不曾出现这么一个优秀到令人驻足不前的男人,她们依旧是亲密无间的姐妹,无所不谈,畅所言。

    但是世界上偏偏有那么一个男人。

    出现了。

    本的灯笼节,浓重,美艳,将整个东京都都带动得闹起来,本男孩女孩,都穿着最漂亮的和服,游走在各式各样的灯笼之间,一张张洋溢着幸福的脸让人的心莫名的变得畅快,每个穿着漂亮和服的女孩手里都拿着扇子,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架势。

    姐妹两也不例外的入乡随俗,买下自己认为适合自己的漂亮和服,姐妹两的眼光出奇的一致,看中了水蓝色的和服,上面是彩蝶纷飞的图,可是偏偏只剩下一件,瑞伊莎穿着偏小,瑞伊拉却刚好适合,于是瑞伊莎很大方的将和服拿给瑞伊拉。

    “姐姐,既然你适合,那么就你穿吧。”

    瑞伊拉并没有拒绝,那时在姐妹两眼里,谁穿这和服都是没关系的,因为她们是姐妹,亲密无间的姐妹,老板说,库存也许还有一,问她们能不能等,如果能等,那么就去给她们拿去,两姐妹点头,时间很多,不在乎等那么一会儿,再说这和服真的很漂亮,于是两人决定等待。

    瑞伊莎笑着让瑞伊拉去当跑腿,买章鱼小丸子来吃,瑞伊拉半推半就,说着苛刻的话,瑞伊莎笑得没心没肺,她说姐姐啊,你可要平安归来。

    如果,没有樱花树下的惊鸿一鳖,如果,没有17岁的樱林相遇,如果没有当时的怦然心动,那么瑞伊莎还是瑞伊莎,墨鹰还是墨鹰,一切都不会复杂,如果两人不曾相遇,是不是,就不会有最后如此凄楚的结局。

    那时时至八月,樱花早早凋谢,可是茂密的樱花树依旧有着吸引人的魔力,本的环境好,在世界上已是不用提及的众所周知,那片樱林茂密,樱花树很大,瑞伊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那片樱林之中,但是当目光触及到那一抹忧伤疏离的背影,瑞伊拉整个人愣住了,那是一个强悍气息的生存者,更像一个俯瞰众生的王者。

    脚下树枝的响声,让男人微微侧过了脑袋。

    那是一张冷峻到寒冬的脸,没有半点瑕疵的艳,一双布满寒霜的紫眸在黑夜显得特别诡异,瑞伊拉迅速用手里的扇子遮去了自己的大半边脸,弯道歉,“抱歉,惊扰先生了。”

    男子将子转过来,一汪紫色海洋般的眸子紧紧锁着瑞伊莎,嘴角带着邪恶的冷笑,就如地狱的修罗,让人想逃离,远远逃离,但是脚就像被灌铅似地,非常重,他并未向前,而是原封不动的站在原地,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瑞伊拉。

    “谁让你进来的。”

    冰冻三尺的声音,让瑞伊拉不一颤,复而很有底气的抬眸,“这里又不是你家,拽什么。”

    墨鹰冷冷一哼,抽离去。

    如果没有这样的相遇,或许,结局是不一样的,但是命运已被写好,不得不遇。

    男子的背影在瑞伊拉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就想被刻画在她上一样,那样的男人,世间难寻。

    心不在焉的买好章鱼小丸子,瑞伊拉朝和服店走去,瑞伊莎已经换好了和服,材高挑,美艳无双,瑞伊拉赞美的竖起大拇指,“好样的啊。”随即递出手里的章鱼小丸子,“拿去,你的犒劳品。”

    “姐,我以为你走丢了。”瑞伊莎靠在瑞伊拉的肩上,撒

    瑞伊拉扶额,“你丢了我还在呢。”

    “姐,我恨你。”

    “我也不你。”

    缘分一旦开启,有的事就像被预先被人设好一样,被人不断去尝试,她和他的相遇在第二次变得离谱,在同一艘船上,两人再度相遇。

    他说,“你能将你的扇子拿开么?是有多见不得人,这么遮住自己一张脸。”

    瑞伊拉:“`````”

    她发誓,他绝对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男人,无耻无奈无趣,却被深深吸引。~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