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拉达斯的新家

    离殇所居住的别墅外观全是白色,利用多边形多重组合的搭配方式让整栋别墅看起来仿佛凌空修建一般,别墅下方是游泳池,游泳池周围是彩色鹅卵石,周围栽种着不少绿化带植物,而将整栋别墅围在中间的四面八方是放眼望去,成片的紫色花海,只有一条被紫色玫瑰爬满的拱门长廊是进入别墅的唯一通道,这个地方,美得好似童话。

    离樽是第一次来到离殇的住处,看见眼前被紫色花海包围,花香溢满鼻息的盛景惊呆了,他打开车门下车,靠近紫色玫瑰,悠悠转头,“小叔,这些花```”

    “你妈喜欢的花,很独特是吗?”

    离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小手捧起一朵紫色玫瑰,放在鼻息间,嘴角提着笑容,狭长的眸子熠熠生辉,里面带着一种活力,让人感觉生命在跳跃,刚才离樽的动作让离殇蹙眉,如果人不是离樽,早就被他踢出去了。

    周围站着守门的特工全部恭敬的朝离殇点了点头,也朝离樽点了点头。

    特工们都很奇怪离殇的反应,在他们看来,不管离樽跟他是否有血缘关系,也不可能能动到这片紫玫瑰的,这片玫瑰,全是主席亲自在打理,不仅如此,他们清清楚楚的记得,三个月前,达拉斯一个名门望族的小姐,无意间经过这个区域,被入眼的紫玫瑰迷惑,因为这些紫玫瑰全是经过几道细致加工培育出来,存活率极高的种子,鲜艳滴,颜色幽紫,女人看到,都不会沉迷在这梦幻般的紫色王国里,加上中间一栋创意十足的别墅,更是让人仿若误闯仙境,失足迷陷。在达拉斯这座繁华的城市,这样的建筑和景象,是足矣震惊的,那个小姐震惊了,顺着拱形长廊走进别墅,当时主席正在给紫玫瑰浇水,看到陌生人,表瞬间变色,那是憎恨,愤怒,觉得是对紫玫瑰的玷污,他放下手里的工具,走到那位小姐的面前说,“你找谁?”

    那个名门小姐兴许是生惯养长大,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拽得跟二万五八似的,她精致妆容的脸上带着幻灭的绪,她抬眼看向主席,却震惊在那俊美万分的面容里,她仿佛胜券在握,她说,“我很喜欢你这栋别墅,也很喜欢你。”

    在达拉斯,女都善于去表达自己的意,不会觉得难为,因为意一个人,上了,就是上了,不亦就是不了就交往,不就分手,一个吻就能解决的事,他们不喜欢拖泥带水,所以达拉斯的女都是豪迈的,可的。

    当时离殇目不斜视,只是用低沉得几乎可以冻死人的声线道:“将她请出去。”

    兴许是面子上无光,兴许是面对自己这么美的女人,离殇不动半丝恻隐之心,名门小姐愤怒的离去,本以为事平息,可是那位小姐,好似将这里当成自己家似地,三天后带着大批的名门望族过来参观,他们从未看过如此愤怒的离殇,仿若杀掉全世界的人才得以平复心里的怒气,那些小姐完全没有礼貌的摘下一朵朵紫玫瑰,握在手间,把玩,他们都知道,这样是对离殇的侮辱,离殇说,碰过花的手留下。

    三天前的小姐不屑的呢喃,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就是要摘,我是布莱恩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你敢拿我怎么样?

    离殇一动不动的站在紫玫瑰中,萧条的影,死亡气息的笼罩,戾气的散发,让他们个个浑颤抖,而各个名门千金仿若看不见离殇的怒气,自顾自的说笑,摘花,她们全是名门望族,觉得离殇不敢拿她们怎么样?

    兴许是离殇长得雅致如玉,所以,给了那些女人纸老虎的错觉,可是他们心里很清楚,FBI的主席,是个可以币任何人都狠的角色。当时离殇修罗般的转头,脸上覆上一层森冷的霾,他说。

    “不敢拿你怎么样,我敢废了你的手。”

    话落的同时,女子的惨叫声跟着响起,地上,安安静静的躺着女人的那只碰过玫瑰花的手,女子痛得立刻晕了过去,而另外的名门小姐惊慌失措的紧张逃离,搞的紫玫瑰乌烟瘴气,所有碰过紫玫瑰小姐的手,全被埋在了现在种植紫玫瑰的这片土地之下。

    事并没有因此而完结,五天不到的时间,布莱恩集团宣布破产,总裁布莱恩·杰尼因为涉及违法调涨汇率被的跳楼自尽,离殇亲自看见他跳下高楼,带着墨镜离开,至于真是自己自尽么?不是的,是离殇迫的,因为他企图为女儿报仇打击离殇,只是报复错了对象,有的人,就是不能惹的,也惹不得的。

    从此以后,在没有人敢打进达拉斯这块紫色童话王国,相传,里面住着一个魔鬼。

    特工们知道,不是魔鬼,是个偏执几成魔的傻子,一辈子,只为一个女人而活的男人,045给他们说过,主人这辈子,唯独栽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上。

    而离樽的触碰,让他们引起了回忆,看来离樽还是不一样的。

    “主人。”045走到离殇后,驻足,“准备好了,也联系好了,你现在要带着离樽少爷过去么?”

    045看向离樽,像,真的很像夏琂,但是仔细看,眉眼间并不像夏琂,因为那是犀利到令人畏寒的锋利,这么犀利的眼神,也是有离樽他老子才有。

    离樽转过头,“小叔,去哪里?”

    离殇蹲下子,“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

    “跟我走吧,见面了就知道了,我想你的狙击课程以后全部由他来带。”

    离樽更加疑惑了,眸子睨着045,询问的目光扫视着045,045一动不动,离樽有点恼的跟在离殇后,狙击课程?让他学狙击?现在?他的臂力够么?

    离殇亲自开车,穿过达拉斯繁华的街头,上了外环,经过的风景也是越来越偏僻,离樽支起子,不解的看着离殇,“小叔,这是要离开达拉斯么?”

    “嗯。”

    “哦。”

    回到车座上坐好,离樽打着哈欠,合上眼睛睡觉,这是离殇的感应器响起,离殇眯眼,接起,“什么事?”

    那头传来045的声音,“主人,离灏来了。”

    “让他等着。”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