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还好她没伤,我更狠

    魅离扣着电话的手,收紧,再收紧,手心噙满了汗水,司隶站在一边,眺望远处的广告牌,内心叹息,也许这样也好,反正都是要知道,早知道也许好过晚知道。魅离静静的靠在栏杆上,就像石像定格般,一动不动。

    “是吗?”

    良久,久到魅离以为自己会这样风化,电话彼端,传来夏琂略显僵硬的声音。

    魅离沉默,没有说话,夏琂也没有说话,魅离不知道说什么,夏琂是什么也说不出口,司隶从魅离手中夺过电话,“你在哪里?”他问夏琂,夏琂一笑。

    “在焰门,司隶,上次说的事,麻烦你了。”

    “夏琂,别这么见外,我并不是外人。”司隶叹息,握着手机的手也微微发紧,也以为他会比魅离好一些,结果一样,面对夏琂,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不想听到她很受伤的消息。可是咋听到夏琂在焰门,司隶还是吓了一跳。

    “夏琂,你怎么回焰门了。”

    “旅游。”

    司隶,“``````”你的笑话永远那么冷。

    沉默再次袭来,沉默的两个人什么也没有说,过了很久,夏琂才说自己要挂断电话,司隶嗯了一声,立马掐断了电话。

    “司隶,我觉得心里很闷。”

    “我也是。”

    两人对视一眼,叹气,果然,在他们心里,还是夏琂的位置,仅次于墨焱,司隶看着魅离,“也许有件事,我可以给你说。”

    “什么?”

    司隶轻轻跃起子,坐在栏杆上,将了夏琂在墨焱和魅离去泰国的那段时间,找到他做了什么决定,魅离听后大惊失色,不可置信的看着司隶,“她```也就是说,一切还原是吗?”

    司隶点头,魅离扣紧双拳,“我要去找老大。”

    司隶跃下子,拦住了魅离,“如果夏琂希望那样的话,早就说了,魅离,你好歹为如此付出的夏琂想想,她的处境,她为什么这么做,她不是乱来的人,这么做,自是有她的原因,我们帮不上什么忙,至少要守信,告诉你,有我司隶在一天,你休想告诉老大。”

    魅离狠狠甩开手,“那么就眼睁睁的看着老大和那个莫璇结婚吗?”

    司隶没有说话,站在路灯下,让路灯将自己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莫璇一个半月后,基本上稳定下来,伤几乎完好,能自己下走动,离殇确实狠,司隶和魅离都觉得,在离殇那里,是不是没有弱质女流之分,虽然魅离觉得很爽,他举双手赞成离殇这个举动,震撼。

    总部少了藏獒,每天只有小白狐懒洋洋的在花园晒太阳,魅离看着空的花园,脑海里,就像小溪流水般,倒流着曾经的记忆,夏琂在花园里面训藏獒,两只藏獒狗腿的卖乖,还有很听夏琂话的将他围着。

    那一切的记忆很清晰,仿若昨天发生一般。

    后几声脚步声,拉回了魅离的思绪,他不悦的转头,看到了站在自己后,几步之遥,美得倾城倾国的莫璇,眼底闪出几丝不屑,魅离掉头就要离开。

    莫璇拦住了魅离的去路,漂亮的眼睛里,闪出几丝得意,“魅离,为我所用,你也知道,我快和小焱结婚了,到时候,我算是你半个主人。”

    莫璇的声音带着一种笃定,她坚信,男人都喜欢权利,魅离当然不例外,为她所用,她可以给魅离想要的,利用份;魅离脚步一顿,缓缓转过来,细长的眸子带出冷冽的寒光,俊美的脸带着深深的讥诮和讽刺,“容魅离愚钝,没上过学,也请自居半个主人的你别笑死人了,魅离此只有一个主人,就算有第二个,也不会是你。”

    “你```”莫璇变了脸色,随即倏然大笑,“魅离,我一旦和小焱结婚,第一个玩死你。”

    “别将我们家老大想得跟个昏君似地行么?你那点手段,劝你丢开,免得丢人现眼。”魅离话落,头也不回的离去,他真的很想一刀捅了这个女人,居然跑到他头上来拉屎,当他魅离白混了这么多年。

    这样的威胁,用在贵族豪门可能有用,混黑道的,白搭。

    看着魅离离去的背影,莫璇的双手紧紧扣紧,指甲嵌进里也忘记了疼痛,转角处,司隶荣光满面的走来,手里拿着浇水的工具,最近花园里的紫玫瑰,开得有点焉了,魅离在他面前说,夏琂走了,紫玫瑰就像失去了养分,瞬间枯萎,虽然是玩笑,紫玫瑰确实开得很没精神,不像夏琂在的时候,明艳滴,饱满妖娆,成片的紫色看上去就像紫色花海,反观现在,不少紫玫瑰枯死。

    枯死的又从新换上花种,可是不停的换不停的死。

    于是司隶有时间就来花园培养紫玫瑰,魅离有时间也会跟着来弄弄,刚才两人就商量着在移栽几颗过来,他先去药水来中和一下土壤,魅离在花园等着,没想到自己出来,魅离被气走了,司隶经过莫璇边。

    莫璇叫住了司隶,“司隶,你们,很不待见我吗?”

    司隶丝毫没有停下向前的脚步,嘴角的笑意微微收起,全散发出骇人的冷意,司隶的无视,让莫璇彻底怒了,她扣住了司隶的手腕,“你站住。”

    司隶轻轻甩开,睨着莫璇的眼眸带着几分藐视,“什么事?”

    “我命令你,效命于我。”

    “你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了吧,莫小姐。”司隶轻笑,转走人,莫璇没想到明明份得到了证实,这两人为何还不将他放在眼里,她出门,所有的属下都对她毕恭毕敬,而这两人,根本当她是空气。

    她下来,就是想看看司隶和魅离的态度,如果这两人的态度变化了,那么黑手党女主人的位置,她稳坐,可是这两人的态度,压根和她想的,天壤地别。

    莫璇碰壁,怒气匆匆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魅离绕至花园,将莫璇的口气学了十乘十,“我命令你,效命于我。”随即捂脸大笑,“司隶,我觉得我开始退化了。”

    司隶一朵玫瑰给他扔过去,“滚。”

    “哈哈```”魅离大笑不止,随即一愣,“司隶,你说,老大明明记得自己为夏琂将红玫瑰换成了紫玫瑰,为什么就是不信自己过呢?”

    司隶叹气,半抬起头睨着天空,“魅离,老大很奇怪。”

    这是这么久以来,司隶唯一得到的答案,魅离拿着玫瑰,蹲下子,仔细的检查着玫瑰的受损部位,然后注药水,“做事,别偷懒啊!”

    “偷懒的是你吧。”司隶鄙视之。

    魅离:“``````”不就是一天而已嘛,什么人呐,这么小气。

    莫璇回到房间,开始砸东西,房间被弄的乱七八糟,将单扯出来,尖叫,“啊```”

    窗户边,窗帘被拔开,莫璇瞬间愣住,窗台边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墨焱,他一黑衣,拔修长,双手环,靠在窗沿,潋滟的紫眸风华矜贵,邪肆的五官魅惑妖孽,嘴角微扬,整个人撒旦般的站在窗口,一瞬不瞬的看着莫璇,这样的距离,两人共处一室,莫璇心里一动,心跳加速,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看见这个男人,会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看着房间乱七八糟的,莫璇脸颊浮起两片红晕。

    “小焱,你怎么会在这里。”

    莫璇大囧,自己在他心里的形象,是不是降了几位数?

    想解释,莫璇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手指搅动,轻咬唇瓣,样子楚楚可怜,泫泫泣。

    透过莫璇,墨焱微愣,如果是夏琂,将房间弄成这样,自己出现,第一句话会是什么?脑海不回想起,若是夏琂,她一定会说。

    墨先生,没大门吗?喜欢翻窗户,怪胎。

    嘴角艳丽的笑容敛尽,墨焱玄冷的眸子盯着莫璇。

    “别去挑战司隶和魅离,他们可不单单是我属下。”能得到那两人认可的人,他们自是会尊重,但是得不到他们的认可,别去招惹,免得惹祸上

    本以为会得到安慰的莫璇,一愣,楚楚可怜的大眼湿润的看着墨焱,“小焱,我们要结婚了,他们应该尊重我。”

    “有本事就让他们尊重,你的方式,有问题。”换句话说,你人有问题。

    莫璇上前,伸手,准备去拉墨焱,墨焱闪,退离莫璇五步远,莫璇体微僵,红着眼睛看着墨焱,“小焱,我就快是你妻子了。”还这么拒绝她,为什么要结婚?

    墨焱两手插在裤兜,紫眸锋利似箭的睨着莫璇,“莫璇,你以为跟你结婚意味什么?给予你权利,还是什么?我告诉你,如果你的话是假的,别说婚礼,我会杀了你。”墨焱的声音寒冬三尺,几乎凝结成冰。

    莫璇微颤,“什么意思。”

    墨焱转,修长的影带出浓浓的杀意,“莫璇,这么说吧,还好夏琂没受伤,可是我的藏獒却死了,你知道夏琂多喜欢那两只藏獒吗?如果我得到的消息是夏琂受伤了,不会任由离殇将你带走,因为,我比他,更狠。”

    莫璇跌倒在地,全都在颤抖,墨焱刚才散发出来的强烈杀意,是对她的。~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