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墨焱的城府

    黑手党特工在山里搜寻了一天,找到了司隶和楚楚,司隶严重重伤,而楚楚微微有点起色,夏琂看见楚楚吃惊不小,心底诧异,她怎么会在这里?楚楚是FBI的人。司隶怎么会跟她在一起?

    墨焱看着司隶,询问的目光看向楚楚,司隶顺着转头,解释,“老大,飞机上给你解释,现在得救她。”他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所以很想还清楚。

    司隶朝夏琂点了点头,魅离抱着楚楚,一同顺着软梯进入飞机。

    飞机上,司隶汗水滴落,伤口发炎让他痛得脸色铁青,魅离一边给他清理伤口,一边忍不住吐槽,“哟,你也知道痛啊,我以为你是奥特曼,铜皮铁骨,死了还能科技复活呢,逞能人,伤这么重,还跑去找药,想死就直说啊,我一枪毙了你多省事。”

    魅离不管不顾,手上的力道也不分轻重,按着司隶的伤口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包扎。

    司隶疼得想一脚踹他下飞机,魅离你丫的死定了你信是不信,居然趁他是伤患虐待他,想死不好意思说吧。

    “怎么回事?”墨焱靠在椅背上,神慵懒,表邪肆,潋滟的紫眸藏着深不可测的探究,司隶暗忖着怎么组织自己的语言,夏琂走到另一边看着楚楚,惊讶了一下,转头看着魅离,“魅离,她还能救吧!”

    “没大碍,司隶处理得很及时。”说着手下的力道又变大了,司隶气得一脚揣上魅离的小腿,“滚。”

    魅离悠哉缓慢的扣着司隶的手腕,“别乱动,当心伤口感染,你还想不想要你的右手。”

    司隶瞪他,“你这是在废我右手。”

    “好好好,我温柔点。”魅离投降,转过头朝夏琂做了一个表,极为怪异,夏琂一笑,魅离,你在耍宝嘛,一会儿司隶揍死你。

    “你会写那两个字么?”司隶吐槽,魅离黑了脸。

    靠,司隶,你找死是不是。

    “老大,是她救了我,不然我已经连同装着爆破装置的车一起粉碎骨了。”当时他伤得很严重,自己逃命根本来不及,是林楚楚非得带上他一起,所以两人才危险的逃过一劫,林楚楚却摔成重伤。

    魅离拉着司隶的手腕看了看,“估计林楚楚也是想保住你的右臂,你上的伤口,右臂是处理的最好的,不过被你给糟蹋了,淋雨。”

    司隶:“``````”

    这是他愿意的吗?是吗是吗?如果他不去找药,林楚楚这会儿是不是挂了?魅离这混蛋站着说话不腰疼,放没个限度。

    夏琂观察着两人的表,倏然一笑,“司隶,你怎么会和楚楚相遇在一起?”

    说到这个话题,司隶的脸明显变得谨慎起来,坦言,“我当时被夜迦追杀,后狙击手成片的追来,我一个人应付得比较吃力,就想着将车开到山顶,丛林求生对我而言我比较在行,但是半路却被林楚楚拦下,以她当时的状况来看,轻微受伤,不致命,但也是被人追杀,非逮着我就他一把,当初在基地她对我们有恩,我就半路带上了她,可是没想到我车上装有爆破系统,是林楚楚救我的。”

    所以又欠下一个非常重的人

    “离灏消息真是灵通,这样也能让他找到。”墨焱半阖着邪眸,表慵懒,嘴角开艳丽邪肆的笑,周围散发出属于墨焱的强悍气场。

    夏琂心里咯噔一声,司隶嘴角带笑,一张苍白的脸变得有点滑稽。

    “老大,我想这是我的错,因为我中间跟夜迦通过电话,也许焰门的卫星系统比较全面,而我,正好跳进他们设好的圈。”

    夏琂让他来泰国做的事,没做好怎么能就此曝光,所以无论如何要瞒过这节骨眼,墨焱心思多慎密,算无遗策,他清清楚楚,半点马虎不得,墨焱半侧着脑袋,目光扫视在夏琂和司隶之间,倏然一笑,“司隶,你最好说的是实话。”

    “当然。”

    魅离心里一沉,莫不是司隶这混蛋瞒着老大做了什么,靠,真是活腻了是吧!

    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沉闷,压抑的气流环绕在空气中,夏琂扯了扯魅离的衣袖,“你看看楚楚,她伤得严重的。”

    魅离二话不说,立刻走到楚楚边,查看楚楚的伤势,心里却一直想着找机会问问司隶瞒着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如果危害到半点黑手党的利益,他第一个送他去地府报道。

    ++++++++++

    看着越飞越远的直升机,045从一颗大树后面走出来,不一会儿045后缓缓走出一个影,俊雅无匹的五官,眼角的泪痣极为醒目,在万山之中有种谪仙下凡的感觉,他嘴角勾起淡淡的笑。

    没想到,墨焱找得快的。

    “主人,再过十五分钟,离灏的人就来了,我们要不要先撤?”

    “楚楚被谁所伤?”

    “狄斯。”

    狭长的眸子危险 的眯起,离殇眼角的笑容越发璀璨起来,仿若群星闪现,晃眼绝美,他轻理手腕袖口,表是深不见底的探测,045背脊微微发麻,这样子的主人最可怕了,因为不知道下一秒,他要做什么?

    “狄斯啊!045,我要的资料,怎么样了?”

    “Mars上次传到一半,中途断了,不知道他出事了还是系统自动破译隐藏,如果是系统自动破译隐藏,主人的份就危险了,如果是Mars藏起来了,那么有可能就遇见尾巴,他自己掐断了。”

    045的目光沉静,有种很强的分析意味,离殇微眯的眼眸迸出骇人的冷光,“FBI目前还没有如此强大的系统,能让Mars都防备的人,一定是有尾巴了,看来,那个狄斯的份,不简单,回挪威,避开浪尖口,然后再回来,绕一圈。”

    高!

    045都要忍不住赞美离殇了,明明跟狄斯斗得死去活来,偏偏被人就是抓不到他的把柄,不是离殇的把柄不好抓,而是离殇这个人进退太能收放自如了。

    045有点不明白,如此理智强大的主人,为什么唯独对夏琂,是真的容忍到他都看不下去的极限。

    但是这样的事他不敢过问,离殇这里,夏琂是个忌,不是谁都有资格跟他讨论的,即便是如此,夏琂的安慰,他永远有第一手资料,而自己更会在第一时间赶到,045都觉得,夏琂不被感动,那真不是女人。

    只是主人太固执,付出了却不让她知道,因为担心成为她的负担,那么自己呢?

    痛到死吗?

    ++++++++++

    楚楚是被痛醒的,肚子很饿,伤口很痛,整个人趴在上动弹不得,三秒,不顾上的疼痛爬起,警戒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时间警铃大作,她明明是跳下山崖了,还有那个阳怪气的男人,现在这里是哪里?被谁抓了,不对,被抓不会有这么好的待遇,那么被救了,谁救她?

    “你伤口还没好,确定这么激烈的反应没问题?”

    夏琂站在房间门口,双手环,饶有趣味的看着楚楚,楚楚看见来人是夏琂,松口气的跌回上趴着,“原来是你救了我,谢了。”

    夏琂一手拿着药膏,一边走近楚楚,伸手挑开楚楚上的衣服,楚楚任由夏琂摆弄,似想到了什么,转过脑袋,水汪汪的大眼盯着夏琂,“司隶没事吧!”

    “没事,不过你们怎么会那么巧的凑在一块儿?”

    夏琂的话像是平常问句,楚楚却谨慎的一笑,“夏琂,别我话,我不会说的。”

    夏琂耸了耸肩,“还是那么差劲。”

    “喂,我也救过你,好歹算扯平了,谁差劲了?”楚楚不满的嘟嚷,强硬的要起来,扯动背后的伤口,吃痛的乖乖趴在上,“早知道不给那火爆男当垫的,姑娘我的背啊!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哦。”

    夏琂眼角狠狠一抽,邪恶的笑了笑,一边给楚楚上药,一边很不客气很不文明的问楚楚,“火爆男?林楚楚,你确定你是在说司隶?你的背是好是坏,跟你嫁不嫁得出去八竿子捞不到一块儿吧,你这就像是我要骑着自行车去火星一样没有根据。”

    楚楚吃瘪,除了用鄙视的眼光揪着夏琂,没有半点反应,直接躺在上装死。

    书房里面,司隶被墨焱找来,墨焱犀利的光扫向司隶,“我想听实话。”

    “老大,我说的是实话。”他没有做半点对不起黑手党的事,没有半点,既然认定了墨焱是他主人,是他必须孝敬的王,他就会死守初衷,墨焱对他的意义是不一样的,眼底的那份坚定,固执得令人佩服。

    墨焱阖了阖眸子,转过子不看司隶,“司隶,我信你,今天你才能安全离开书房,不然现在你只是一具尸体。”

    “我明白。”

    墨焱要他的命,他绝无怨言,但是现在不行,至少要等他部署好一切,才能献出自己的命,不然他还是不能心安,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墨焱的江山被轻易篡夺,这样的事他不许发生,绝对不许。

    墨焱的手指,敲击着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响声,许久,他缓缓转过,看着司隶,“总部的部署做得不错。”

    嘎?司隶诧异,随即讥诮一笑,“不,很失败,老大,那些布置除了能看见仲薇出去过两次就没什么发现了,很垃圾的,我想要不要改装一下。”

    “不必,如果动过了,她一定会很快发觉,你别忘了,仲薇可是归来的莫璇。”

    墨焱暗扭曲的微笑,司隶不经意的心里一震,如果说来。

    这里面有很深的渊源。

    莫璇、离灏和墨焱的故事。

    这个女人仿佛知道有人24小时跟着她似地,一直很安分,安分到司隶都差点忘记有这号人的存在了,当初接仲薇回到总部,并不是去享受的,而是定期观察,按照墨焱的话来说,黑手党的总部,没那么好进,是猫是狗,能动就能进去,而且还如此不设防的任由仲薇出入自由,如果没有一定的理由,谁能这么在黑手党总部进出。

    只要墨焱不点头,一只苍蝇也很难飞进去,这就是教父墨焱的作风。

    十乘十的把握,去打一场胜券在握的胜仗。

    “老大,那你为什么还不赶她出去。”莫璇的问题和份,太令人匪夷所思了,调查过去,仲薇的格根本是 双重出入,仲薇是琴棋书画,白样应手的才女,而反观现在的仲薇,十足霸气外露,杀意四溅。

    墨焱微闪,潋滟的紫眸泛着别有深意的冷光。

    “我自有我的用意,莫璇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唯一的意义便是找出我想找出的东西,仅此而已。”

    这话司隶不太明白,但是不敢追问,看墨焱残狠的脸色,司隶知道这件事对于墨焱来说,很重要,且非常的重要。

    司隶这次来泰国,听到了不少传言,加上魅夜在中东收集到的报,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墨焱,“老大,据说,狄斯想要攻下黑手党,自立为王,称霸意大利。”

    “凭他?”

    墨焱鼻间哼出不屑,完全没将这话听在心里,而是讥诮的一笑而过,墨焱的霸气傲气,从不许自己低头,即便被人狠狠踩在脚下,也难以磨灭他那种以生俱来的王者风范,这样的人无论往哪里一站,都能看出他是常年发号施令的人,而且令人臣服。

    这就是墨焱的魅力。

    “老大,狄斯的力量聚集在新马泰一带,最重要的主力就在泰国,所以我在泰国遇袭,并非巧合,我在想,狄斯和离灏,暗中是不是已经签搭上线了,等着将我们一网打尽。”不留下任何一个漏网之鱼。

    “联系SF。”

    “你要做什么?”司隶不解,SF那个人是谁都能联系的吗?整个人阳怪气的不说,傲气得像只金孔雀。

    “我有他感兴趣的东西,问他要不要,不要我就扔了。”

    说到这里,墨焱自信一笑,那种运筹帷幄的笑意让司隶不觉得墨焱真是太强悍了,连SF也算计,腹黑啊腹黑。

    “老大,你真有吗?”

    司隶表示怀疑,墨焱点头,“有的,而且他会非常感兴趣。”因为当初他醒来,SF第一句话就是,她在你这里吧?

    这个她?

    穆伊莎吧!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