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夏琂,知道什么叫心痛吗?

    SF退出去,顺便带上了门,他知道以墨焱的能力,闯进他暂时居住地并不困难,所以墨焱的到来基本上在预料之中,离殇夺回夏琂,结果被盯上,难辞其咎,现在忙得焦头烂额吧,离殇啊离殇,我早说过,她不是属于你的。

    门被合上的声音,使得夏琂抬起了自己的脸颊,她曾经想过无数次,如果某一天,墨焱知道了真相,会用什么样的一种眼神看她,而她是否承受得起那样的眼神,今天她看到了,结果也证实了,她承受不起。

    不过倔强如她,做过就是做过,虽然,她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墨焱的事,但是背叛者的名声还是落在了她上,既然如此,又何必去解释呢?她也有自尊,她的傲气不许她低头,苍白的脸惨淡一笑,“墨焱,还记得当初跟你上船,被你关在水牢的时候吗?我就是在那时接到的命令。”

    墨焱恍然大悟,那时他在监控室,看见夏琂将头发拨到耳后,可是没有在意,他太过自信,所以导致危险潜伏成功,墨焱很想笑,但是又心疼那张苍白的脸,心底纠结,却有带着浓浓的恨,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背叛,他被人背叛够了,为什么唯独上的女人也是最后的背叛者。

    手,掐上了夏琂的脖子,“夏琂,你真狠呐。”

    夏琂,你真狠呐。

    每一字如同千斤重锤,砸向夏琂的心脏,墨焱潋滟的紫眸渐渐变得犀利,失去了往看她的宠溺和纵容,现在能从里面看到的只是一望无际的平淡,还有怎么也抹不去的一丝复杂,嘴角勾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破碎得几乎无法重合。

    薄唇凑近夏琂的耳边,“就连傻掉的那段时间,也是装的吧。”

    “啪。”

    回应墨焱的,是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因为受重伤,夏琂的力气速度几乎减半,打在脸上并没有多少疼痛,就算真是疼痛,对墨焱而言,那也是没有心脏来得痛,清和的笑声终究是脱口而出。

    “恼羞成怒,证据确凿吗?”

    “墨焱,你听清楚,夏琂还没有到要装傻去给你讨。”红唇蠕动,说出无法挽回的回答,“就是因为傻掉在意料之外,所以离灏才不得不采取行动,不然你以为现在的你,能安安稳稳的站在这里。”

    因为倔强,因为自负,因为自尊,因为傲气,不肯低头的两人再此犯下了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夏琂是卧底,她既没有背叛离灏,亦没有加害墨焱,但是像她这样的夹心饼干,现在不管站在哪一个角度去看,她都是背叛者。

    当自己的责任和并排站立,总是要做出选择的。

    就算是,也是一样的吧。就算真的痛了、真的累了、真的卷了,还可以假装一切都没事么?可是谁能告诉她,深深过的感觉,依旧深刻到让人无法释怀,就算是断了想念,断了回忆,断了不舍,过的痕迹就在心里住着,时时刻刻提醒她,她过墨焱,过眼前的男人。

    但是,离灏始终对她有恩。

    对墨焱来说,他不至于失去判断的理智,那段时间,夏琂是真的失去了智力,不然没有那么清纯的眼神,可是那又如何呢?她还是背叛了他。

    “夏琂,我还要怎么样掏心掏肺的对你,你才会对我有所回应?你知道吗?墨焱活了21年,唯独被你夏琂当个小丑耍。”

    “到底谁被谁耍?墨焱,你动过心吗?你动心呢,还是作戏呢?”

    “你心里早就否定了我不是吗?何必问呢?”

    “墨焱,好好想想,你当真拿着一百分的心对我么?就连我问你Death Knight是什么,你都不解释,甚至可笑的说失去痛觉神经,我们到底谁在算计谁?还有那舞会上的一刀,真如你说的没有防备么?离灏要做什么你都是知道的,可是你还是**一刀,不就是为了给离灏一个信息,你确实中降头了么?但是墨焱,你也说过,降头这种邪术,对你一点用也没有,你清清楚楚的知道,如果那天你不那么做,你走不出拉斯维加斯。”拍开墨焱掐着自己脖颈的手,夏琂讥诮的笑道。

    墨焱冷了眸,扣着夏琂的下巴抬高,“夏琂,我只问你一句,可否相信过,我对你的真心?”

    只要夏琂一声相信,他会装作一切没有发生,依旧宠她如初,她入骨,因为他伤不了她,不舍伤她,即便赔上整个黑手党,他依旧想要得到她。

    夏琂一笑,凑上前吻了吻墨焱的嘴角,“别傻了,真相大白,谁能这么大度当没有发生过?墨焱,滚吧,今天开始,你我见面必定兵戎相交。”

    夏琂眼底的冷,刺伤了墨焱脱口而出的意,那句可是我放不下硬生生的被堵在了喉咙,眼前的女子依旧绝美,就算病态也依旧美艳,可是,对墨焱来说,过于陌生,墨焱落寞的笑意挂在嘴角,带着丝丝忧伤,酿跄的后退半步,松开自己的手,“夏琂,你知道什么叫心痛吗?”

    好狠的人呐。

    直至墨焱背影消失,那一抹沧桑的寂寥还铭刻于心,夏琂子滑在地上,将脸埋在膝盖上泪流满面。

    “如果现在一个电话回去,你还是墨焱边的夏琂,如果错过了,夏琂,你想清楚了吗?”SF清冷的声音从门边传来,夏琂抹去眼角的泪水,吸了吸气。

    “如果要我看见墨焱的尸体躺在我面前,我宁愿他现在彻底抛弃我,SF,知道一个人在什么样的况下可以变得强大吗?是仇恨,墨焱现在腹背受敌,如果不知道如何强大,就没有他称王称霸的那天,现在的墨焱是强,但是比他强的人何其多,我要他立于不败之地,站与巅峰。”

    “以你的和生命还有墨焱一辈子的孤寂作为代价。”SF讪笑,听不出是讥诮还是同,总之,语气似有不满。

    夏琂一笑,敛尽风华,只是眉宇间的疲态和伤心,让SF看见了生命的衰竭,夏琂说了一句SF一辈子也忘不掉的话,她说:“你要相信,不管我如何变,墨焱给我下的,我是一辈子跳不出去,所以,结果是可以预见的。”

    SF,震撼了。

    ~~~~~~~~~~~~~~~~~~~~~~~~~~~~~~~~~~~~~~

    习夜绝新文,欢迎捧场。喜欢习夜绝的,关注《狼契约:七夜欢宠!》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