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舍不得她为难,自己痛就好

    离殇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跃上窗台坐在了夏琂边,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我当然知道你是开玩笑的,难不成你还等着我娶你?”

    夏琂盯得离殇,似要将他看穿,看透,她不想伤害离殇,因为她给不了离殇想要的东西,所以与其没完没了的纠缠,不如早早放弃,她现在已经欠不起仍何人的东西了。离殇大方的笑着,任由眼前的人将他当菩萨似的观赏。

    倏而,夏琂干咳两声,微微松口气浅笑,笑容看上去轻松了不少,“还好,还好。”

    “好什么?”

    离殇不解,问道。

    “还好你没看上我,真是太好了,免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对你,离殇,儿时的诺言不能当真,所以才说得无所顾忌的。”子倾斜着靠在窗框上,夏琂微微闭上了眼睛,声音很淡,淡得就如微风拂过,带不走任何一样东西。

    她没看见自己合上眼的瞬间,离殇温暖如阳光的笑容,变成了一滩没有起伏的死水,就像一个鲜活的生命瞬间走向了终结,俊雅英气的脸变得苍白,离殇就这样看着闭紧双目的夏琂,伸手想抚上那张自己思夜想的容颜,手伸到半空却收了回来,垂在侧攥紧。

    离殇半阖着狭长的眸,琂琂,因为舍不得你为难,舍不得你背负不该自己背负的感,所以我等你,不管怎么痛,我还是等你,因为我舍不得为难你,让你去做选择,因为是我自己搞丢了你,便没有资格要求你我,是我没本事在你成长的时候变得更强,所以更加没有资格要求你回应我的

    离殇很胆小,害怕一旦捅破了我们仅存的记忆,你会逃跑,会斩断我们之间的羁绊,会离开,那些都是我接受不了的结局,如果最终,我们一直做最熟悉的同亲人般的感,我也会接受。

    只要你高兴,你的意见我都会接受,即使要咬碎了银牙往肚里吞,我也认了,我只是不想看到,我的,对于我的人来说,那么为难。

    “谁看上你,没有女人味。”

    离殇嫌弃的挑眉,讪笑,夏琂睁开眼就看见了离殇嫌弃的表,忍不住伸腿踢他,“离殇,你怎么越长越幼稚了,谁说喜欢我这款来着,真是的。”

    离殇抿唇一笑,“跟我离开俄罗斯。”

    夏琂摇了摇头,“不行,我要先找人,离殇,我还有多久能恢复?”

    “不知道离灏给你下了多大剂量的KP,好在我有带解药剂过来。”离殇声音平淡,脸上笑容依旧,打了一个响指,只见045推门进来,“主人。”

    “045,将解药剂拿过来。”

    “是。”

    045看见转过头来跟他说话的离殇,敛去了脸上的笑意,掉过头回去的脸上,又从新换上了笑容,045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又是何苦呢?他从没见过自己的主人为了谁,这么委屈自己,还这么的折磨自己。

    注一小时之后,夏琂渐渐恢复了力气,觉得不再难受,就想就此离开。

    “你去找墨焱吗?”

    夏琂的后,离殇的声音传来,很平静,可是站在他后的045看见离殇放在后的手早就握成了拳头,他在极力的隐忍,因为心痛,夏琂警觉的转头,看着离殇笑得璨若星辰,暖如阳光的笑容,微微放下了心里的戒备。

    夏琂向前两步,走到了离殇面前。

    “你认识墨焱?”

    她确实是醒来到现在,没问过离殇一句,这么多年到底在干什么,满脑子都想着怎么去找墨焱,现在倒是自己变得突兀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离殇点头,“琂琂,墨焱是黑手党教父,呆在他边很危险,离开他。”离殇是很温柔的将话说完,脸上始终带着笑,他不想破坏自己在她心里的形象,因为离殇永远不会对夏琂发脾气,因为舍不得。

    夏琂垂着眸,风轻云淡一笑,“离殇,十几年了,我们也不再是当初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我离开了焰门,加入了黑手党,我背叛你哥哥,我不知道在你心里我有没有变,残忍了亦或是冷血了,但是我加入黑手党,说明我有了主子,在他松口前,我有自己的职责,加上这次他来俄罗斯遇险,完全是我的关系,我不能放任不管,你懂的吧,懂我的吧。”

    怎么会不懂?

    离殇苦笑,伸手揉了揉夏琂的头发,“墨焱也许现在并不希望你去找他。”

    “为什么?”

    “他有自己要做的事,说不定现在已经被带走了。”卡尔想要带走的人,从来不落下,更何况,墨焱是他早早看上的猎物,更不可能会放弃。

    “你怎么会知道?”

    夏琂盯着离殇,脸色微变,离殇苦笑,自己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琂琂,我是MO组织的老大,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夏琂恍然大悟,眼底闪过一抹不确定,“北欧最有名的组织?离殇,你大发了。”随即脸色变得沉重,“那么你是指?”

    “我现在什么也不说,你先去莫斯科看一眼,我的人会跟着你,但是琂琂你记住,不准单独行动,一定要回来知道吗?不然我不准你走出这个门。”离殇把狠话放在了前面,“那个人和墨焱有一些私人恩怨,隐匿了十几年才出现,必定是有备而来,所以,你别轻易出手,安全回来知道吗?”

    离殇的眼睛死死盯着夏琂,仿若夏琂不点头,休想出这个门,夏琂微微别开眼,不去看离殇太过炙的眸光,“离殇,我不能答应什么,墨焱真有危险,我会救他,亦如当初他救下我,我做不到袖手旁观。”

    “琂琂。”

    离殇敛去了笑容,一张英气的脸绷得死紧,“听话。”

    “办不到。”

    夏琂倔,你越是说什么,她越不听什么,争执的看着彼此,最后离殇妥协了,“好,我知道了。”

    “离殇,谢谢。”

    夏琂转,毫不犹豫的离开,直至背影消失,离殇握成拳的手一拳砸向了边的柱子,木质的柱子果盘般大小,却瞬间应声而裂,离殇的手背站满血迹,045站在他后,“主人,既然那么喜欢,为什么不留下她,告诉她你她。”

    离殇面无表的浅笑,那样只会将她推离自己更远吧,夏琂的脾,他太了解了,上了,倾尽全部,断开了便会放弃所以,捅破了,那就从此陌路,他不敢啊。

    “因为,我舍不得她为难,自己怎么痛都好。”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