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藏得最深的身份

    美国,拉斯维加斯。

    “Mars,我要你搅乱拉斯维加斯的焰门,至少一星期内,麻烦不断,还有,请焰门的几个高层去联邦喝喝茶,给我好好招待。”屏幕里面,离殇笑眯眯的说道,那张完美的俊脸露出狠的嗜杀,声音带着寒气。

    “是,联邦主席Conrad 。”Mars没心没肺的笑,有戏看了。

    “Mars,不用太狠,玩玩而已,他,毕竟是我哥哥。”

    “我知道。”

    Mars点头,他之所以一直和离灏保持着联系,却没动他分毫,就是因为离殇的关系,现在离殇这样说了,他自是会看着办,不会让焰门大伤元气。

    如果真是要置焰门于死地,那场宴会,黑手党的进攻,他不会多管闲事,虽然很不想说,但是墨焱是个难搞的男人,不仅卯了焰门的一些资料库,甚至给他一个暗雷,那场爆炸,他被批得是体无完肤,说是意外谁信?

    不过好在,当初离殇让自己答应跟离灏合作,在这五年倒是得到了不少东西,离灏没完全信任他他知道,但是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这样就够了,只要离殇发起狠来,焰门和黑手党,好像也不会这么猖狂,之所以一直没动作的原因,他不知道,但是那一天的到来不会太久。

    离殇是一只卧槽,没有出栏的猎豹。

    一旦有个切入点。

    那么这位军官司令,不对,司令这个词语,他觉得侮辱了离殇。

    离殇,英文名Conrad ,他是联邦主席,同时负责FBI的反报部、反恐部、报总局、大规模杀伤武器局和刑事,网络,Response和服务科,联邦夸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而事实证明,他离殇确实是。

    对得起这个响当当的名号。

    而他既是MO里面离殇的手下,也是FBI里面 Conrad 的部下。

    离殇舒展眉头,“那你就让拉斯维加斯闹起来,我要去俄罗斯。”

    “没问题,是要将离灏引回来吧?”

    “没错,因为那个人回来了,墨焱是他第一个开刀对象,记得,闹得越闹越好,不必有杀伤,只要气势够震撼就好。”

    “嗯。”Mars蹙眉,“你说的那个人是卡尔?”

    离殇不可置否的点头,“别忘了我们报局是做什么的,换句话说,我稍微查到了五年前的一些事,那个人第一个开刀对象是墨焱,第二个就会是离灏,所以要先将离灏引回去,我不想他被别人弄死,至于墨焱,跟我无关。”

    “亲有时候是个好东西啊。”

    Mars觉得这场戏越来越好看了。

    “好了,就这样。”

    “等等,那群老家伙问你什么时候归队,这么多年玩够了没有。”

    犀利的光从离殇眼底出,“玩?”离殇冷笑,“让他们滚。”

    瞬间,黑屏。

    Mars摸了摸鼻子,这脾气真大呀,离殇其实脾气大的,可是为什么能这么专嘞?怪胎呀,绝对是怪胎。

    跟离殇切断视屏,Mars从书房下来,普塔赌王立刻迎上去,微微欠,“Mars上将,FBI反报部探员威廉马上就到。”

    Mars点头,并未作声,揣着稳当的步调走到客厅坐着,咧唇微微一笑,“普塔赌王,上次宴会我深感抱歉,至于令弟的升职问题,我会进一步给予提及。”

    普塔连忙摇头,“无碍无碍,一栋别墅而已,没什么,只要上将用得高兴就好。”开什么玩笑,Mars暗地里的份是美国联邦的上将,五星上将,虽然他弟弟也是上将,却不及Mars的职位来得高,他弟弟虽是海军司令,却只是一个上将,而眼前的男子,虽然年轻,政府联邦谁不知道他是五星上将。

    惹不起的人。

    听说他上头还有人,普塔没见过不知道,在外界,Mars是他弟弟的干儿子,玩世不恭的阔少爷,但是内部的人却了解,他掌控着报总局的生杀大权,能杀人于无形,即便你没罪,他也能玩死你。

    这时,威廉从外面进来,看见Mars做了个军礼,“上将。”

    “说吧。”

    “是,焰门在码头有一批军火交易,不过这个头衔是不是有点大,和上将吩咐下来的有出入。”威廉倍感难受,这个有点词不达意,但是军火交易,那个名号是怎么说来着,是犯法的,触底线的。

    Mars抬着桌上的茶慢慢抿了一口,细长的眸子睨着威廉,一笑,“威廉,我给你一袋面粉,难道你就不会做馒头了吗?”

    威廉恍然大悟,“上将的意思是```”

    “STOP,你想的是什么,就怎么做。”

    “是。”

    俄罗斯,圣彼得堡。

    夏琂回来找他离灏,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当他在监控器里看见夏琂那抹倩影时,唇角开好看的弧度,终究还是来了呀。之见屏幕里,夏琂穿着夜行衣,伸手敏捷灵动,没有半丝絮乱,每一步都走得恰到好处。

    “门主,要不要去会会她。”后一名特工站出来,看着离灏问道,眼底布满了杀意,焰门头号女杀手,自己按下了血手印,谁不知道,所以想要杀她的人数不胜数,而她还是来了,闻言离灏眉梢蹙起,犀利的光扫向后的特工,冷笑,“哦,你要去会会她?好啊,生死由命是吧?”

    特工心里一喜,点头,“是。”

    “好,去吧。”

    他十个人也不是一个夏琂的对手,夜迦一笑,太黑暗了,有的人太腹黑,吃亏的人总是提意见的人,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意见是可以不思考而提出来的。

    因为赌命,不是每个人都赌得起的。

    夏琂越过悬吊的柱子,感觉后有危险,接着边擦过子弹,警觉的闪躲在柱子后面,夏琂冷冷一笑,从腿上抽过自己的银色手枪,一笑,“你的手真不是不够看。”

    来人大怒,“你算什么。”

    “白痴。”夏琂说话的同时窜而出,在地上连滚了几圈,滚过之处一片子弹扫过,房间里的离灏握紧了拳头,夏琂却没有一丝惧意,利用体的柔软度,右脚抵在墙上借力跃起,自己向后方倒去的同时,手里的枪早已换成了瑞士军刀,甩出,力量生猛,直持枪特工的咽喉,她甚至没有用枪,用手里的瑞士军刀直接干掉了持枪扫视她的人。

    屋里的特工面面相视。

    那个女人。

    强悍。

    离灏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

    离殇的份应该没让你们失望哈。够强了吧,离殇是正义的一方,扫黑的,哇咔咔。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