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是真是假

    白色藏獒十分听话,呲牙咧嘴,张着血盆大口就要朝傅司飏攻过去,傅司飏后退几步露出迷惑众生的笑意,精致如妖精般的五官带着趣味的打量,好看的眉梢微挑,小焱?这条藏獒的名字和墨焱的焱同字?这有趣了,眼光扫过幸灾乐祸的夏琂,傅司飏就想到当初观察她去魔缘岛的况,嘴角的笑纹加深。

    有意思。

    白色藏獒主攻,跃攻击傅司飏,墨焱双手环,站在台阶上看戏,夏琂很快发现了他,小跑两步上前站在了他边,“小焱厉害还是他厉害。”伸手,指着和白色藏獒扭打在一起的傅司飏,夏琂蛮自信的问。

    小焱是无敌的,在她心里,就是这样认为。

    墨焱任由她挽着自己的手臂,眯起犀利的眸,轻笑,“小焱会输。”

    话落,白色藏獒被傅司飏轻易摔倒在地,傅司飏拍了拍手,很无奈的耸肩,看着墨焱的眸带着意有所指的深意,“焱,看戏也不是这么看的吧,聊聊。”

    他来意大利才知道两人去了威尼斯,然后又出了一点事,所以现在今天才找过来,没想到遇见夏琂在先。

    夏琂看着白色藏獒倒地,一个劲的想上前,不料被人从后面揽住,墨焱死死的盯着她,“先回房间,我等会儿来找你,不然跟我去开会。”

    夏琂眨了眨大眼,“又要我去中东吗?”

    眼底,只有询问和诚服,没有怀疑和不甘。

    墨焱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不一定,先看看,不过你愿意帮忙么?”

    傅司飏站在一边看着两人的交流,有种难以言喻的气氛流转千回,弥漫在两人周围,那种强烈的磁场让傅司飏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余的。

    夏琂的眼神,和之前完全不同。

    看着墨焱的眸,夏琂点头,“我会去的,只要是哥哥让做的事我都会完成,这个事不难,但是我先去看看小焱。”挣脱墨焱的钳制,夏琂跑向白色藏獒,伸手抚着它柔顺的长毛,“小焱,你太逊了。”

    墨焱的眼光一直追寻着夏琂的影,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女子,嘴角弯着意思满足的笑意,傅司飏心里暗自叫糟,这样的发展完全在意料之外。

    要出事的。

    书房。

    黑海的事苏冷已经将很大的麻烦压制下来,傅司飏无所谓的说着自己在黑海损失的数目不大,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焰门损失不小,背下的黑锅也不知道是谁去解决的,按理说黑锅很大,不可能焰门不受到一点亏损,可是事实是,焰门根本没怎么样。

    “焰门背后有人。”

    “我知道,离灏本来就不简单,黑海的事将你拖进来就没考虑周全,我的麻烦还是会源源不断的传来,傅司飏,你别参合,这次我和离灏得新帐老账一起算算清楚。”

    “OK,不过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跟她。”傅司飏露骨的目光扫向坐在沙发上未动分毫,昏昏睡的夏琂,倍感无奈,“你不会是上她了吧。”

    墨焱支着头粗略的一想,似模似样的看着傅司飏,“好像是吧。”

    傅司飏雷在当场。

    这发展也太迅猛了,就这么一个月不到,墨焱就被轻易拐走了?

    “焱,我发现你啊!这么容易就被拐走了,你有过男女经验吗?”

    犹记得以前,他总说,上也要找合拍的女人嘛,都是选择的上,可是夏琂去魔缘岛的时候,绝那家伙明明说他没跟女人上过,到底焱有过经验吗?

    说道这个话题,墨焱潋滟的紫眸变得无比犀利,犹如利剑扫向了傅司飏的全,傅司飏妖精般的笑意挂在嘴角,老子脸皮厚,随你瞪。

    所以,我们傅先生很淡定的看着自己多年的好友,等待着这个专属答案,墨焱冰冷一笑,“没你丰富。”

    “这不是重点吧,这么久了,她还没被你吃到?你也太逊了。”傅司飏说得很嫌弃,难得一个女人这么顺从焱,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他自己也不排斥,所以还没吃下去岂不是很对不住自己,傅司飏越想越觉得墨焱欠鄙视。

    于是华丽丽的送他几个鄙视。

    一个文件夹空中带着火花飞向傅司飏,傅司飏轻易闪过,翘着腿,无比悠闲的看着墨焱,“焱,你是处|男吧!”

    “闭嘴。”

    这傅司飏是来存心给他找不快的吧,不过这么一说,好像自己还真是处|男。

    “恼羞成怒?”傅司飏发现新大陆似的心底别提多惬意,“以前我们电话里面听见的是什么?焱,你不会是看A|V吧。”

    “是啊,现场版的。”

    “靠!”傅司飏爆个粗口,狡诈的男人,太狡诈了。

    那么绝和苏冷都是知道的,只有他被骗了这么多年?越想傅司飏越是觉得自己真他妈一傻蛋,就是脸上写着骗我吧的弱智。

    夏琂早早在沙发上睡熟,根本没听到两人说什么,墨焱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她上,无无意识的警告傅司飏,“分贝给我放小点,如果她醒了,你可以死了。”

    “墨焱,有你这见色忘义的吗?”

    “我就是。”

    傅司飏不言,这墨焱脾真是改观太大了,绝和苏冷真该好好来看看,现在的墨焱哪里还冷到哪里去?简直就一混蛋。

    夏琂似乎睡得很沉,睫毛浓密巧,就像一把小刷子,睡着的她没有一点攻击,很温和如羔羊,却又带着几分戾气,灯光修饰下的五官显得更加白皙,几近透明,墨焱有点恍惚,倏然转头看着傅司飏,“你来意大利找我,准备说什么?”

    “没有,只是来看看她?”

    指了指沙发上沉睡的夏琂,傅司飏无奈,“焱,你还是防着点吧,这么轻易出入你的书房,迟早出大事,她清醒了怎么办?”

    “魅离说机会很小。”

    “墨焱,你没救了,老子真不想认识你,你怎么就知道她的不清醒是真是假?”

    “傅司飏,在你眼里,我那么逊吗?”

    傅司飏耸肩,“这倒不是,不过你还是留意一点,我给你说个事,离灏在巴基斯坦有个军火供应点,才查到不久,你看看,我想他背后的人好像确实很强大。”

    墨焱眯起眼睛。

    看来这回真是来真的不可。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