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威尼斯的高调一舞

    墨焱的偏执到了疯狂的地步,越是说不行,他越是要去试试,穆伊莎第二天赶到别墅已经没办法阻止,看着那辆越飞越高的直升机,穆伊莎脸色苍白一片,郁的脸色如涂上一层白色染料,惨白得吓人,攥紧的拳头吱吱作响,口一口闷气就这样堵在那里,缓缓摊开自己的手心,血丝窜横得乱七八糟,眉心的银色火焰倏然变红,锥心蚀骨的疼,穆伊莎倒在了地上。

    还是去了威尼斯!

    墨焱,你居然还是去了威尼斯!

    魅离惊慌得不得了,立刻扶起地上的穆伊莎,进行了抢救。

    看着下面乱成一团,夏琂拉紧了墨焱的衣袖,过于用力的指尖变得苍白,“那个穆伊莎,怎么了?哥哥,不下去看看吗?”

    穆伊莎上次给她说过话,虽然不喜欢她,却也称不上讨厌。

    将夏琂的手从自己衣袖上一根根的扳开,握在了自己的手心,漂亮的眉头微蹙,优雅的邪魅笑意,“她没事,穆伊莎不会那么容易有事。”

    “可是```”

    一直手指,抵住了夏琂柔软的唇瓣,墨焱摇了摇头,他不想谈穆伊莎,穆伊莎跟他无关。夏琂也知趣的闭嘴,挑头看向了另一边的窗外,蓝天白云,没什么可看,墨焱扣着她的脑袋放在自己肩上。

    “睡一会,到了我叫你。”

    “好。”

    意大利威尼斯。

    威尼斯是一个“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的美誉,享有“水城”“水上都市”“百岛城”等美称 ,站在威尼斯这座城市的地盘上,夏琂紧紧抓住了墨焱的手,笑容和熙璀璨若星辰,晶亮的眸光皎皎如明月,眉间略带倦容,却不影响她的美,墨焱静静的看着她,“喜欢吗?”

    夏琂用力点头,“早就想来了,谢谢你哥哥。”

    墨焱才觉得,夏琂真的很好满足,在这个明珠般的城市,两人牵着手游玩,欣赏,畅谈,遨游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拜占庭式建筑里,这个城市的光荣与梦想,还有它独特的气氛,令人仿若受到魔法般的奇妙,是个充满奇特与梦幻的地方,世界上的旅客曾这样说过,凡是去过威尼斯,都会依依不舍那块明珠般的城市,因为,那里就像是在童话般的水之旅流连忘返。

    两人抵达的圣马可广场正处涨水阶段,不少人群在圣马可广场踩着滑轮,花样般的展现绝技,也有不少姑娘在圣马可广场跳舞。

    脚下带起来的水花,仿若灵动带着生命力和张力。

    给人视觉上很大的冲击力。

    夏琂只是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样的景象,拍着手笑容憨厚可掬,纯真得仿若雏菊,让人忍不住视线停留。

    意大利人很,威尼斯的人更,两个十七八岁的姑娘上前,将一双滑轮鞋递给了夏琂,说着当地的方言,夏琂听不懂,却隐约知道,人家可能是希望她穿上这双鞋,于是夏琂也不扭捏,只是将手里的写递给那个姑娘,笑了笑,用英语说到,“我不会,可是我会用跳的。”

    两个姑娘似没看懂,却朝这个美丽妖娆的东方美人点了点头。

    周围围观的众人不停了下来,只看见那个东方美女朝东方男子灿烂一笑,圈起自己的裤腿,将衬衣的纽扣解开两颗,露出纤细白皙的柳腰,衬衣的两角在腰间打了一个集,褪下自己的皮靴和袜子。

    夏琂光着一双白皙小巧的玉足踏进‘战场’,冲放音乐的意大利帅哥一笑,“麻烦放一曲踢踏舞的曲子。”

    放曲子的男子没听懂,周围懂英语的心人士重复了一边,但是是用意大利语重复的,男子一笑,tap dance 的音乐缓缓响起。

    踢踏舞是尔兰民间舞和非洲黑人舞蹈的结合,却在奴隶时期被传进美国,后来被美洲大陆的民族大融合,形成了以自由轻松为形态,追求接走复杂的表达。

    夏琂光着脚,却很好的利用了开的水波去诠释这样的一种节奏。

    她的舞姿极美,刚劲有力,柔软适合。

    也许是气氛带动,也许是体释然,后一群年轻姑娘跟着夏琂跳起来,夏琂每剁一次脚,水花全飞向了墨焱的方向,墨焱扬眉,却不言,只是看着她,一直看着她,他一直不懂,夏琂到底是哪里吸引他,到底是哪里让他注视移不开眼睛。

    今天他好像发现了,夏琂,不管到哪里,都是名副其实的发光体。

    周围的欢呼声,惊叫声串成一片,震惊于两个东方人出色的外貌和女子精湛的舞技,广场本就溢满了水,大家这样一闹腾,有了泼水节的感觉。

    夏琂坏心眼一冒出来,眼睛弯弯的笑。

    脚下一使力,水花飞溅犹如一只透明的水龙,全飞向了墨焱,墨焱也不闪躲,干干脆脆的接下这些水花,周围的人群一笑,几个心群众直接从后面将墨焱推上前,一个年纪稍长的婆婆看着墨焱,和蔼一笑,“年轻人,别让姑娘等急了,邀请这么明显,你还不懂么?”

    墨焱哭笑不得,这哪里是邀请啊!

    她是玩弄好不好?

    可是由不得他,子已被推上前,夏琂拉过他的手,垫脚,吻上了他的唇。

    紫眸倏然睁大,潋滟风华,色彩异常明亮。

    欢呼声好像更重了,年轻姑娘小伙子们都笑着,从他们的表看得出,那是祝福,墨焱反客为主,扣着夏琂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于是。

    两人震撼了当场。

    有些事,有些人,有的缘分,就是这么的巧。

    离灏看着拥吻的人,嘴角开一丝冷笑,墨焱当真是沉在了属于夏琂的世界吗?这么多年,他是刻意忽略了夏琂的魅力还是仇恨蒙蔽了双眼,拳头,不自觉的攥紧,“这样也能遇到,夜迦,那我们就不必再等了是吧?”

    “是的。”

    夜迦眯了眯眼,眼前的画面很唯美,很美!美到想狠狠撕裂。

    “该死的。”人群之中,一个男子怒发冲冠的看着这一幕,不是手下拉着,他早就冲出去了,男子一双犀利的眼睛,刀刻般俊朗的五官,右眼眼角一颗醒目的泪痣,增添了不少风,只是眸子里怒火狂烧。

    夏琂是他的,墨焱竟然染指。

    ~~~~~~~~~~~~~~~~~~~~~~~~~~~~~~~~~~~~

    新人物要登场了哦,猜猜素谁哇!哇咔咔,我遁走。

    留言啊留言,我今天两更诶,这么晚了,我在码字,就当慰问我呀!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