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各自盘算着,算计着

    会议室的气氛前所未有的紧张,最为骇人,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便是墨焱持枪瞬间毙了三人,正中眉心,一枪毙命,剩下的十余人全都闭口不谈,额际漫冒出冷汗,这个Augustine的手段,上流社会人尽皆知,他们明明带着十二万分的自信出现,却在丧失三条命以后后怕不已,谁也不敢多说半句。

    紧握在桌下的拳头参出冷汗。

    在墨焱眼里,能持枪跟他对干的就是谈判的条件,像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根本没资格站在他面前,潋滟妖媚的紫眸一片肃杀,邪肆绝色的俊彦颇为不屑,解决掉三人后,墨焱将合同从桌上撤下,白字黑字的纸张,哗啦的飘在空中,墨焱的声音极为沉,一字一顿到。

    “合约作废,如果各位想走出这里的话,记得我说的话。”

    十余人全部点头,司隶将手里的文件各发给十几人一人一份,大家颤抖着手将司隶递过来的文件签署,也不管上面是什么,司隶冷笑,一群走狗,想必背后有人兴风作浪了,至于是谁,实至名归的绝对是离灏。

    司隶的拳头不自觉握紧。

    眼前的一幕幕让夏琂倍感熟悉,她好像记得一点什么,努力想,头炸开似的疼痛,她的反应墨焱看在眼底,真是失算,上次在游轮上,他着她干掉黑手党残余老功臣,这幕再次眼前上演,只是交换了对象,她是很熟悉的吧。

    “什么也不要想,不然头会痛。”

    轻柔的嗓音传进夏琂的耳朵,奇迹般的夏琂安静下来,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墨焱,随即一笑,“我觉得,哥哥你手不错。”

    岂止是不错,是绝对的狠。

    在十余人签署完合同后,墨焱一笑,那笑意让这群人不毛骨悚然,墨焱悠闲且淡定的坐在椅子上,“你们知道刚才自己签署的是什么吗?亦或者说,你们看了合约才签字的吗?”

    墨焱一语惊醒梦中人的疑问,让众人不颜面尽失,苍白着脸看着合同上的条条款款,司隶在一边落井下石,“现在看了,也来不及了,这样说吧,你们名下各自百分之五十的公司股份,全部划分为煌焱集团旗下。”

    “什么?”

    各公司老总惊愕的睁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取悦了司隶,司隶慢不失的点头,“就是我说的这样,各位总裁的上市公司,很抱歉,都成为了我们的分公司。”说到后面,司隶的语气变得阳怪气起来,墨焱不可置否的点头。

    “就是这样。”

    “Augustine,你不能这么做,安氏是我一辈子的心血,你不能说夺走就夺走。”安氏公司的总裁莱纳托斯·安忍住全颤抖站起来,安氏是他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心血,自己怎么能拱手让人,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来参加这个什么研究会议。

    安老闭目,表十分痛苦。

    司隶讥诮一笑,“安老,那么你们联合来对抗煌焱集团怎么就没想到煌焱会反咬一口,现在本就弱强食,适者生存,你在商场摸滚打爬几十年,这样的道理不用我来告诉你吧,再说了,在你们联合背后的东家,贪慕着煌焱股份的时候就该想到,一旦失败的后果,这份文件的签署,没人迫你们,这可是你们自己的笔记。”

    给人最致命的一击,这是司隶的强项,而且毫不留,夜迦一句话说说对了,这个男人,没有心,只有狠。

    尤其是对事不关己的人。

    安老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墨焱站起,不想在这里耗时间,示意了一下司隶,带着夏琂就走了出去,司隶挑眉一笑,交给他吗?他可不会心慈手软。

    美国拉斯维加斯。

    “意大利贵族,全军覆没。”

    耳畔响起了成风得到的消息,离灏在会议室哈哈大笑,墨焱啊墨焱,没想到几年不见,实力倍增得如此之快,甚至在意大利,没人能懂你分毫吗?我偏偏不信这个邪。

    离灏幽暗的目光看向漆黑一片的窗外,暗忖着,意大利贵族也太不经用了,太脆弱了,意大利,现在是属于墨焱的时代,那么拉斯维加斯就是他的时代,连线,宽大的屏幕出现了一张清雅帅气的俊脸。

    看到离灏,他并不意外,伸长了脖子看着离灏,笑得无比欢快,“King,有事找我?”

    “Mars,那场举世无双,准备了四年之久的盛世宴会可以发出邀请函了。”

    俊朗的脸庞清贵如玉,离灏的几乎陷入了黑暗的俊脸布满血腥,Mars很多年没见到这么暗一面的离灏了,心底微微兴奋,巴不得自己现在就在离灏面前,“King,是谁刺激到你了,这么黑暗,那场计划会死人的。”

    “无碍,只要能整垮他,一切都无碍。”

    Mars在屏幕里面打了个响指,“我突然觉得,我跟在在一起久了,自己变得很邪恶了,King啊,改天记得一定要去吃斋念佛,为自己洗清罪孽。”

    “滚。”

    “哟```真是绝,听说隐给你介绍了一个不错的人才,精通催眠术?借给我玩玩。”

    “Mars,你真的想死吗?想死就直说,夜迦不是你惹得起的人,我跟他只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他不是我的属下,隐倒是和你熟悉,这都跟你说了。”

    离灏冷笑,看来焰门是不是的来一次大整理。

    Mars但笑不语,却支着自己的脑袋,一双狭长的眸子眨了眨,“King,那个夏琂,会不会合作?我听说,现在她在那个人边过得很好啊,你舍得让她吃苦,Run会干掉你哦。还有,隐是跟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能别将他想得那么猥琐吗?”

    对于离灏评价隐的言辞,Mars不苟同,隐这个人最忠心,他知道。

    离灏蹙眉,松展开的眉目依稀间带着犹豫,Mars算是与世无争的子,只是极少的策划一些焰门的事宜,焰门甚少有人知道这个人的存在,Mars本人也并不喜欢杀缪,看见了离灏的犹豫他微微松了一口气。

    看来能牵制住离灏的人,非Run莫属。

    下一秒,Mars知道自己猜错了,离灏这人极端,想做的事就会一定要去做,所以别人的劝,一向是过眼云烟,耳边刮风,不闻不问也不采纳。

    “Mars,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