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墨焱,任性一次吧

    “如果,我就这样掐死你了,怎么办?笨蛋。”

    看着怀中脸色渐渐变得正常的小脸,墨焱喃喃低语,声音虚若飘渺,如处云端,听得不是很真切,他以为,惊慌中的夏琂没在听他说话,可惜膛却传来低低沉沉,略微沙哑的声音。

    “哥哥不是没掐死吗?”缓缓抬起自己的头,夏琂看向他,妖孽邪肆的五官堪比雕塑,漂亮的眉头紧锁,菱形唇瓣紧紧抿着,形成一条直线,奇异的心里生出一种悸动,感觉心跳得无比快,纤细白皙的手指,就要去触摸他紧锁的眉头,心底有个声音说着,抚平它。

    手却在半路被拦截下来,墨焱紫色潋滟的眸子异常明亮,“忘记刚刚看到的,知道吗?”

    “哥哥,其实我刚刚什么也没有看见。”

    那朵玫瑰,总是让她觉得害怕,那是一种锥心蚀骨的寒,回想起那朵玫瑰就总觉得看见嫣红的玫瑰花里面,随时会出现一把锋利的刀,无形中那玫瑰会给人窒息的感觉。

    夏琂找来台阶,墨焱岂会不下,握紧了怀中人的手。

    “我也忘记了。”

    夏琂一笑,转过子,墨焱这才将衣服上,上前将掉在地上的围巾捡起,缠绕在手心,“这是什么?”

    看见自己的编制的围巾在墨焱手心,笑靥立刻出现在了恢复血色的小脸上,夏琂很得意的看着墨焱,“好看吧,我是天才,看一遍书就会了,冬天快到了,给哥哥编制的围巾啊!”

    墨焱先是一愣,随即看着她,“我不戴围巾的,从不。”

    一把抢走墨焱手心的围巾,夏琂转离开了房间,墨焱没说话,就这样看着她离开,走出了自己的视线,门被关上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心里莫名一堵,追出去正好看见夏琂将围巾仍在垃圾桶里。

    “这是做什么?”

    他说自己不戴围巾,她就将自己的汗水毫不犹豫的丢弃,夏琂,你在想些什么?脑海里面,除了围着墨焱转,自己能不能多为自己想一想?

    无奈之余,墨焱觉得有点无奈,夏琂却是灿烂一笑,心底有点小失落,却不至于生气,上前挽着墨焱的手臂。

    “哥哥不喜欢,留着没意思,哥哥不喜欢的,我也不喜欢。”

    墨焱颇感无奈,叮嘱了夏琂几句就进房间洗澡去了,看着紧闭的房门,夏琂顺着楼梯扶手,坐在了梯坎上,那朵艳丽无双的血红玫瑰,哥哥狠戾气的狂狷眼神,到底怎么回事?

    “坐在这里干嘛?”

    肩膀没狠狠拍了一下,魅离随即坐到了夏琂边。

    “思考!”

    横了魅离一眼,夏琂颇感无趣。

    浴室里,水雾缭绕,蓬蓬头下面站着墨焱精壮健硕的子,他高昂着头,任由水打在自己脸上,顺着刚毅的线条一路流下,健硕的膛,结实的腹肌,修长有力的双腿,无一不是完美,紫眸略微睁开。

    垂在两旁的手倏然握紧。

    莫璇回来了,毫发无伤,离灏的假设就不存在,夏琂不欠莫璇,也就是说,自己跟夏琂没仇恨,亦是如此,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关上水流,扯过一边的浴巾围在腰间,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后那朵鲜滴血的玫瑰,紫眸深谙一闪,转走出了浴室。

    穆伊莎来得太突然,魅夜不知如何招待,倒是夏琂,笑眯眯的看着穆伊莎。

    “你就是上次那位?”

    上次跟她哥哥说了些莫名其妙话语的女人,穆伊莎但笑不语,笑得不时人间烟火,她那虚无缥缈的气质,仿若多看她一眼就是亵渎了她,在这样的地方,反倒是跟她格格不入,穆伊莎的脸稍显苍白,眉心间的银色火焰越发透明。

    她转走到玫瑰园中,手心把玩着自己常年不离的银色纸牌。

    夏琂并没有因为她的不理不睬不高兴,反倒越挫越勇,厚着脸皮贴上去。

    “你来找我哥哥吗?”

    “你喜欢他?”穆伊莎直言不讳,伸手挑起一朵玫瑰的花瓣,用力,瞬间,绯红似火的红玫瑰花瓣躺在了她的手心,和她白雪般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就像鲜血滴到了白雪里。

    “他是我哥哥,自是喜欢的。”

    “是吗?夏琂,怕不怕死?为了他去死。”

    夏琂闻言确是笑了,看着穆伊莎的眼睛越发明亮,“为什么要怕,为哥哥去死,是不是可以换回哥哥的命啊,是的话没问题啊!”

    穆伊莎轻藐一笑。

    “说得很轻松嘛,时机真到了,我倒想看看你敢不敢?”

    人的体反应可不如嘴巴,嘴上说着会救你,关键时候临阵逃脱的人遍地都是,这样的事看到太多,也就麻木了,可是再从夏琂的嘴里听到,感觉是不一样的,也许,她真能让她看到她想看到,想见证却一直没见到的遗憾。

    能么?

    夏琂,你能上墨焱吗?

    穆伊莎轻藐的眼神让夏琂心里窝火,却又不动深色的掩盖下去,转过自己的脑袋,眼底闪过一丝霾。

    “我做我的事,信不信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

    穆伊莎笑了,仿若雪莲盛开,迎风而展。

    “你怎么会在这里,穆伊莎。”后,传来有力的声音,夏琂心里一喜,转头,墨焱着米色休闲裤,同色系卫衣,高大拔,妖孽绝世,美艳异常,心脏微微一紧,跳得有点厉害,穆伊莎微微转头,随即面色如常。

    “过来看看你死没有,闹这么大动静,墨焱,你是有几条命?你的敌人可不止是离灏那么一个吧!”

    “夏琂,你先进屋,我有事要跟穆伊莎说。”

    心不愿,夏琂还是乖乖进屋,墨焱看向穆伊莎,“无事不登三宝的你,今天又是为了什么而来。”

    “墨焱,你可以任一次。”穆伊莎的眼光透过墨焱看向了屋里,“你对她的感觉远远超过了宠物,既然都认为自己的生活是奢来的,那么就奢一回又如何,你喜欢上她了不是吗?夏琂在你心里是不一样的!”

    穆伊莎将话挑明了说,墨焱冷硬一笑,“是吗?”

    穆伊莎摆了摆手,“随你怎么想,也随你信不信,墨焱,如果决定试着去接受,别让她跟离灏碰面,会有麻烦,你们会很幸苦。”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话就点到为止,你自己听进去多少是你的事。”

    ~~~~~~~~~~~~~~~~~~~~~~~~~~~~~~~~~~~~~~~~~

    霸王我的,不推荐的,不留言的同学,你们好狠啊!没有原动力,我何以堪?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