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昏迷不醒(二更)

    书房。

    “是不是醒不过来了?”

    墨焱的声音听上去更为倦怠了,整整一个星期,夏琂几乎没有醒来的迹象,哪怕是一点,墨焱认为,她的意志力一直异于常人的,可是再强悍的人也是会累的,如她?如他?

    魅离摇了摇头,“很难。”

    是墨焱高估了夏琂吗?墨焱在心底问自己。

    魅离隔着一个书桌站在了墨焱对面,上了魔缘岛回来,墨焱就变得不像墨焱了。有了较多的人气,却是曝露了自己的缺点,夏琂出现之前,墨焱是雷打不动的,魅离阖了阖眼,这倒是还是,害了谁还是变了谁?

    他和哥哥魅夜十四岁跟在墨焱边,厮杀争夺,亲眼看见墨焱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位置上的,如果因为一个人,他颠覆了血泪,光是想想,魅离就觉得揪心的疼,墨焱在黑手党人眼里,是不败的,是唯一的神话,他是不会被感羁绊的,可是大家都忽略了,墨焱是人,也需要温暖。

    人人都只关心墨焱飞的高不高,却从不曾关心,墨焱飞的累不累。

    他是有血有的人,会累,会痛,撇开意大利黑手党首判阁下的份,他也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人而已。

    “老大。”

    魅离的声音有点哑,喊出口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在这个男人面前,说什么都会显得无力,他也曾经以为墨焱无,这辈子没什么能打倒。

    后来很多年以后魅离回忆起来,突然有种潸然泪下的感觉,人怎么可能无

    “想说什么?”墨焱微微抬头,看着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没说的魅离。

    魅离摇了摇头,“我先出去了。”

    合上门,魅夜就在外面等着魅离,见魅离出门,魅夜一把扯过魅离,拖到了后花园,魅夜警告的目光盯着魅离,“ 魅离,你不要太过分了。”

    “哥,你还不明白吗?”魅离闭了闭眼,“那两人会牵绊一辈子,或许你说的没错,现在要么一枪解决了夏琂,眼不见为净,一命换一命,可是代价是老大的心,歉疚一辈子。”魅离说得有点凄凉的绝望,眼底泛着浅浅的雾气,那是心疼墨焱改变的担忧,魅夜一拳砸在了魅离后的树干上。

    “为什么会遇上?”

    倘若墨焱不曾遇见过夏琂,一切就还是原来的样子。

    “缘分。”魅离不想矫的说太多书面语言,却发现那是说不出来的沉重。

    “孽缘。”

    “哥,孽缘也是缘。”

    孽缘也是缘,孽缘也是缘,孽缘也是缘``````

    魅夜闭上了眼睛,遮去了一眼的沧冷悲凉和感伤,倘若从未到达拉斯维加斯,墨焱还是墨焱,不会为谁折煞了自己一瞬的风华,冷漠如他,倔强冷狠如他。

    谈不上来对夏琂是怎么样的一种复杂思绪,魅夜敛住了脸上沉凉寂寥的绪,“不要在老大面前提到穆伊莎。”

    魅离点头。

    兄弟俩对视轻叹,孽缘啊!

    *

    美国,拉斯维加斯。

    焰门。

    “门主。”成风站在男子后,男子站于窗前,微风拂面,吹着男子宽大的浴袍翻卷于空中翻滚,有点落寞寂寥的味道,这个男子自在意大利受伤回来,人变得更加深谙了,那种毁尽一切的窒息,让人走进一步都觉似在找死。

    “她```怎么样了?”

    那一枪是他动的手,那一玻璃的碎渣也是他给予的痛。

    他不停的对自己说,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该死的他在乎。就算她背叛了,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恨她。

    即使是恨她,却真没想过要她至此消失。

    再不相见。

    她说:首领,我很感谢你当年的救命之恩,也很感谢,这么多年的栽培,我不觉得自己还清了欠你的人,可是也欠得不多,刚才的跪拜是最后一次,我```永远不在回焰门,今起,我夏琂发誓,退出焰门。

    她说:今天开始,我接受焰门的追杀令。

    她说:我知道自己不配,所以这么多年自己一直是暗恋,所以,我要退出焰门。

    她说:离灏,夏琂若是活下来,定当血洗焰门,倘若今天逝去,各不相欠,而夏琂对你离灏的深,到此为止。

    她说:离灏,我不想死。

    那么决绝的目光神色和语气,心脏居然会痛。

    夏琂对离灏,什么时候做到这么绝的?

    离灏合上了自己的眼睛,有点痛呢?

    “门主,未醒,黑手党内部的医生全部被遣散,好像墨焱说不用医治。”成风缓缓到,这是最新收到的报,至于为什么,并不知

    离灏收敛住了眼底一抹寂寥和酸楚,“墨焱不会让她死。”

    因为墨焱会见证夏琂醒来血洗焰门。

    那一次的狙击,他扭转了整件事的变化,却将自己送到的浪尖口。

    是痴是恨还是怨。

    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倘若她能醒来,他依然能将她找回来,继续像宠物一样的圈养着。

    “成风愚昧。”

    已于轩昂的男人,从意大利回来,似乎变了不少,岂止是不少,根本就是兑变得更加冰冷了,就像使魔,为夺他人命,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墨焱和离灏注定了成为天敌而非同伴,这就是宿命。

    宿命往往致命。

    “成风,随时注意意大利的动向,如果她有消息了,就汇报上来。”

    离灏微微转,然后看着成风,“上次在挪威,是他出手阻拦的吗?是他让欧文收手的吗?”

    “是的,原本在魅夜赶到之前,我们就能杀掉墨焱,二少爷到了,他阻止了,欧文近不得,所以放弃了。”

    欧文手不如二少爷,这点门主不会不知道吧!

    离灏握紧了手,手背青筋暴跳,离殇!你对夏琂到底到了何种地步?甘愿与我为敌吗?

    耳边似乎又想起了少年的笑言:哥,我喜欢她,我想保护她,不让她受伤。

    离灏!你为什么这样训练她?

    离灏,别让我恨你。

    离灏,夏琂若出事,我要你焰门陪葬。

    离灏,你不是我哥,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

    ···················

    我人品小爆发,加一更哈!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