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逃得出去吗?

    赤红的光跳出了海平线,美景尽收眼底,夏琂抱紧了怀里的卡太蒙,微微眯了眯眼,无法忽视站在自己眼前的倨傲男子,男子顾盼潋滟的紫眸熠熠生辉,就算是与如此美景想比较也毫不逊色,只是上杀气太重,夏琂不感叹,上帝给你打开一扇门,就不得不给你关上一扇窗啊!

    “我想狙击手就快找到我们了,毕竟天亮了,这里是私人海域,就算发生枪杀事件,也是很正常的是吧。”墨焱没有看夏琂,只是转过背对夏琂,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琂站起,走到了他边,“墨焱,你想说什么?”

    “你会为我牺牲到什么样的地步,亦或是说,你能为黑手党牺牲命吗?”

    “狙击手又是考核?”

    “不服?”墨焱挑眉,夏琂皱在一起的脸让他的目光变得鸷,夏琂却扬唇一笑,“墨焱,即使是不服,你还是让我去做,这有问我的必要吗?”

    别用那种鸷的眼神看她,她是人,当然会怕死。

    墨焱双手插在裤袋里,居高临下的看着面色沉静的她,夏琂不喜欢这样的角度,就像她天生矮他一截似地,向后移动了一步,墨焱却往前迈出一步,两人又形成了刚才的格局,夏琂安安静静的站着,抬眼,眼波泛着冷光,“墨焱,你的条件真的很多。”

    “你的份也很多。”

    “我说过,我既然说出来,就会做到。”

    “可是我不信你。”

    墨焱冷笑,眉间掠过一丝戾气,夏琂是确定自己没看错,刚才她真的看到了他对她的杀气,这样的感觉不是第一次。

    墨焱恨她?

    念及此,夏琂不觉得好笑,前一秒能和她打滚忘我,下一秒就能恨她入骨的墨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狠戾,冷血,嗜杀,冰冷都完全符合他的气质,有的人天生就高贵,即使所处环境不同,那一抹高贵还是无法散去,墨焱这样的男人,走到哪里,无疑都是高贵的,贵气的,却也是危险的。

    “既是不信,何故收留我,看上我了?”夏琂漫不经心的笑,清浅微恙,那抹妖娆的笑意在墨焱看来带着浓浓的讥诮,而夏琂确实是本意的讥诮。

    “我记得你说过想留下来的理由是追我?”

    墨焱的一句反问,差点呛得夏琂一口气提不上来,海风吹乱的女子的青丝,妖娆乱舞,夏琂风万种的凑近墨焱,“墨先生的意思是,让我去追你?你期待我追你?”

    墨焱的衣服穿在夏琂上,夏琂显然就变成了小号,领口即使是扣完了扣子,依旧遮不住那在他角度能尽收眼底的美好,墨焱凑近夏琂,两人鼻息缠绕,缱绻暧昧,在朝霞直的霞光中就像一幅卷宗中的画,美好,烂漫,迷人。

    “那就看夏小姐的魅力有多大了?”

    缓了缓,墨焱的唇几乎贴到了夏琂的唇上,“我想,你可以先征服男人的体,在想着去征服男人的心。”

    将自己的体伸回来,墨焱看到了咬牙切齿却妩媚雅笑的夏琂。

    夏琂闪烁的目光微囧,“墨先生,不是我怀疑你,而是,你有心吗?”

    他能狠,看着人|兽|交|合能看得面不改色,看着女子横尸鲜血满地眼睛不眨一下,更是能看着美女被蛇啃咬致死,他的冷血,他的狠,他的策略,远远高出了一般人太多,她几乎认为他无,无感无受。

    面对一切对自己有威胁的事宁愿错差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这样冷鸷无,足智超前的人,混在这条道上他就成功了几倍。

    这就是踩着别人尸体爬到黑手党教父位置的墨焱,冷、狠、绝。

    该杀的绝不放过,不该杀的绝对不是威胁,这就是墨焱,神祗一般的男人,及高雅、尊贵、霸气和能力于一的男人。

    墨焱却笑了,夏琂第一次看见他没有思考的笑容,却很冷,明明霞光暖阳红,体却无意识的起鸡皮疙瘩,不过却只是一瞬间的事,她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应变能力自是快速;那样的笑如恶魔。

    “夏琂,是不是可笑了些。”

    “唉```好像还真是,得得得,墨老大,我们逃不出去我给你做人防弹衣,绝对效忠黑手党,立誓追谁您,行了吗?”

    夏琂狗腿。

    怀里的小白狐呜咽一声,伸出舌头夏琂的脸,表示自己的嫌弃;随即转向墨焱,戒备的眯眼,欺负女人,表示自己的唾弃。

    墨焱一哼,冷笑,“那样最好,你表现的机会来了,人来了。”

    墨焱话落,周围的声响似是清晰了些,夏琂暗骂一句,抽过自己得心应手的宝贝,拉膛上弹,动作迅速麻利,好似曾经无数次重复的动作,组枪的夏琂看上去有一种别致的美,是冷艳,还带着微浅的邪。

    夏琂一把将卡太蒙扔给墨焱,吹了声口哨。

    “老大,站我后,我保护你。”

    这话,夏琂是故意说的,墨焱闻言脸色顿沉,紫眸锋芒顿寒。

    夏琂一直以为自己是可以表现的,可是对准目标之时,却看到了魅夜那张俊秀的脸庞,夏琂快速的收起自己的手枪,“靠,魅夜,你想死不好意思说是吧?”

    魅夜一顿,瞪了夏琂一眼,“你就是这么感谢救命恩人的?”

    魅夜眼睛扫是在墨焱和夏琂之间,突然觉得自己嗅到了|味,老大的衣服在夏琂上,夏琂的脖颈还青紫不一,老大没这么禽|兽吧!危险中都发|

    魅夜毫无忌惮的目光在墨焱的一记刀眼中微微收敛,魅夜不自在的轻咳两声,“老大,我又来晚了,抱歉。”

    “你有提前到过的时候吗?”墨焱冷冷的看着魅夜。

    我早来了,你|求不满怎么办?他岂不是又是炮灰?

    魅夜忍不住腹诽。

    “回意大利。”墨焱转就走。

    夏琂揪过地上的卡太蒙,一巴掌甩在卡太蒙脑袋上,“别睡了,姐带你回家。”

    卡太蒙怒极,伸出爪子就准备攻击夏琂,夏琂眼睛一眯,卡太蒙弱弱的缩回手,哼,好畜生不跟不是人的变态斗。

    “你跟老大昨晚```”魅夜快步追上夏琂,很八卦的问道。

    夏琂眉毛一挑,“魅夜很遗憾,没做成,你老大不会。”

    魅夜雷得是一个天雷篝火地滚滚。

    “再说一次。”凉飕飕的声音传进两人耳朵,魅夜和夏琂转头,看见了一脸沉无比的墨焱。

    糟了,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