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那么不安

    当一个人的潜力被发出来,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就如杀红了眼的夏琂,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当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就会全力反抗,巨大的求生意志不许自己就此妥协,源源不断的咸水鳄不停攻向夏琂,在这里,这些咸水鳄比神神鬼鬼的可怕得多,夏琂很快杀红了眼,在水里不方便动手脚,从腰间重新抽出一把瑞士军刀,两手握刀,耸立在湖里,湖水漫到肩胛骨处,朝着游向自己的咸水鳄就是一阵猛刺乱打。

    夏琂的刀法极为精湛,每一刀都像准了鳄鱼的致命处,一刀毙命。

    用束带绑好的头发散开,长发披肩,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妖娆乱舞,女子眸子腥红,冷冷的眸光一点没有惧色的透过遮住自己大半张脸的发丝透出,面色嗜杀,将眼前的鳄鱼都看成了墨焱的脸,一刀刀挥得毫不留,十分的狠。

    今晚的月光极美,将血腥的夏琂衬得跟月亮女神似地。

    双拳难敌四掌,夏琂一时没在意后,咸水鳄张嘴咬上了夏琂的肩胛骨处。

    尖叫声,在黑夜显得极为惊悚,夏琂左手技巧的一转,瑞士军刀毫不客气的插进了咸水鳄的舌,咸水鳄奋力争扎,力量过大,极为骇人的体拉动间将夏琂也拉进了水里,湖面一圈圈的开波纹,恢复了宁静,只有刚刚的那声尖叫,一声声徘徊在观众的脑海。

    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

    苏冷、傅司飏、习夜绝、墨焱、离灏脸上,表不一。

    离灏怒气的回眸,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自信,不对,在墨焱告知他,湖里全是成年的咸水鳄,他就已经失去了冷静了,上前揪住了墨焱的衣领,“墨焱,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告诉我怎么去找她,我要去救她。”

    墨焱揪着离灏的手,技巧的一转,丢开了离灏的手,褪下自己的风衣,丢在了地上,邪魅的眸淡出丝丝冷光,无比尖锐,“去?去哪里?收尸么?”断了电源,墨焱带着魅夜出门,离灏上前,墨焱冷冷的声音飘来。

    “离灏,这里是意大利。”

    离灏握紧了拳头缓缓松开,冷峻着一张脸带着成风离去。

    那张脸不难看出紧张和后怕,一开始,他就不该放夏琂出来探视她的能力,让她这么给墨焱糟蹋。

    加长房车,气氛前所未有的紧张,魅夜蹙紧了眉头,不知道现在夏琂怎么样了?被咸水鳄拖进水里,生还的机会总是少之又少,张了张口,魅夜又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墨焱沉着一张脸,比以往更加冰冷。

    刚才夏琂一刀刀杀得那么狠,是不是将咸水鳄的庞大子当成他来杀的。

    眉间,难得的浮出一抹愠色。

    “魅夜,你想说什么。”

    魅夜在他面前总是透明的,动作间就能猜出魅夜的想法,因为魅夜在他面前最真实,最忠诚,魅夜张了张口,蹙紧了眉,管他的,死就死,“老大,这样真的好么?夏小姐,会死在岛上吧。”

    闻言,墨焱有点烦躁的伸手解开自己衬衣的两颗扣子,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健硕的膛,古铜色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感。

    魅夜心里有点小雀跃,似乎已经听到了老大说,马上去救她。

    可是墨焱一张口,魅夜立刻被打回了地狱。

    “魅夜,夏琂上岛前可是说过,出得来是本事,出不来是天意,既然做好心理准备去的,就不需要我们救,死又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心里为什么越说越是觉得烦躁,那一声尖叫在脑海挥之不去,墨焱扒了扒头发,“回总部。”

    “是。”

    魅夜转头,面色凝重的不再说话,老大果真没

    加长房车驶进总部,墨焱脚尖刚碰到地面,两只藏獒立刻迎上前,汪汪大叫,即使墨焱下车了,两只藏獒目光依旧紧锁车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墨焱面色一沉,看着两只藏獒突然觉得叛主还真是明显。

    “她没在。”

    墨焱冷冷一句话,两只藏獒呜咽了一声,摇着尾巴消失在了墨焱眼前,魅夜抬头看了看墨焱,又看了看两只藏獒,敢两只藏獒想她了?夏琂果然是不一样的。

    看着两只藏獒消失,墨焱眉头蹙紧,一张冷绝美艳的五官几乎冻结成冰,脑海中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夏琂初到,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人两犬的和谐场景,转头偏向泳池,墨焱眼角含着一抹自己没有擦觉出来的笑意。

    夏琂的呵斥和藏獒的不满,仿佛是昨天的事

    甩了甩自己头,墨焱转走进了屋子,自己为什么一直要去想她的脸?

    魅夜不敢说话,却一直观察着墨焱的表,只是看不透,墨焱在想什么。

    屏幕前的习夜绝,看着平静一滩的湖面,若有所思的扶着额头,墨绿色的狼眸带着惋惜,可怜啊,这么个美人,被焱摧残成这样?跟着不解风和不懂一点怜香惜玉的男人,夏琂啊,夏琂,是不是很痛恨。

    傅司飏颓败的坐到沉着一张脸的苏冷边,“我要去你家避难。”

    苏冷转头,“为什么?”

    “夏琂死了真的没关系么?我怕焱追杀我。”

    傅司飏有点后悔自己设置的这关了,虽说是翻倍的增长难度,可是焱从来没有说过,非得放咸水鳄,而他真是高估了夏琂的能力,夏琂怎么说也只是个女人,面对五十头重达一吨的咸水鳄,就算是杀红了眼,杀得走火入魔,以她的那种方式,怎么都是吃亏。

    难得苏冷的脸也变色起来,狐狸眼扫了扫傅司飏的漂亮脸蛋,“你当初怎么过去的。”

    “放药迷昏咸水鳄游过去的。”

    苏冷忍住骂娘的冲动,咬牙切齿的看着傅司飏,“活该,焱杀过来自己想办法。”

    傅司飏苦丧着一张脸无比委屈,那是他想的吗?如果干掉了那些咸水鳄,他还要从新运一批过去,干嘛给自己找事做,可是他不敢对苏冷说,这次,他惹大了。

    `````````````````收藏+鲜花+留言不然烟絮感觉没人在看了,没动力,么么个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