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焰门,是地狱

    “我觉得更加有必要给他修建一个二货笼子,上面标榜着二货两字。”魅夜咬牙切齿的说着,墨焱转回头不予置否,的确很符合。

    夏琂不理他,停下了转上楼的脚步,越过魅离直接往后花园去了。

    魅离跟在夏琂后,指责着夏琂的冷血,夏琂占他便宜,夏琂不可理喻,在对上小墨和小焱警告的目光,魅离退离十米远,瘪嘴站在一旁,“夏琂,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成天欺负我,将欺负我当成娱乐啊!”

    夏琂歪着头想了想,转头看着魅离,右手抚摸着白色藏獒柔顺的白毛,“确实很好欺负,我不一定打得过你哥,绝对打不赢墨焱,至于你```”夏琂柳眉一横,“根本不放在眼里。”

    魅离气结,“你这是对我有偏见,我使招,你必不是我对手。”

    “招使一个给我看看。”

    “我这不是不敢么?”摊了摊手,魅离倍感压力,老大是掠食动物,凶残,有豹,没人,他不敢招惹。

    “那就是不会喽。”夏琂嗤笑一声,鄙视之。

    魅离俊脸气得通红,站得笔直,就差立正稍息了,“别一竿子打翻我全部能力啊,夏琂,好说歹说我比你大,不会尊老幼么?”

    “不好意思,我没上过学。”去他的尊老幼,她还老人呢?

    魅离泪了,没文化真可怕呀,老大也没上过学,没上过学的人伤不起啊,太危险了,远离远离,没上过学的人就该当成**隔离起来,脑补了一下这话对墨焱说的后果,魅离转默默流泪,是个魅离也不够杀,他怎么这么命苦嘞?

    “看不下去了。”沙发上的魅夜站起来,将手里的枕头一丢,准备出去,他要将那蠢蛋隔离起来,立刻马上,他丢不起这个人。

    “傅司飏出来了么?”

    墨焱的话让魅夜停下了出去的脚步,魅夜悻悻转,走到控件旁边打开了岛上的况,画面由模糊转到清晰,偌大的屏幕里面,傅司飏风华绝代美如妖精的五官上沾满了灰尘,只有那双沁墨黑得发亮的眼珠炯炯有神,眼角微微上翘,说不出来的风,一条子如水桶般大小的食莽死死缠在傅司飏上,傅司飏左手拿着瑞士军刀,右手手指扣进食莽的嘴巴下方,用力将它的臭嘴远离自己,妖冶的脸上一片肃杀。食莽整个长度大约20米的子将傅司飏紧紧裹住抛往空中。

    魅夜睁大了眼睛,当初进魔缘岛,他差点死在这关,这是第四关,傅司飏居然闯到了第四关?和首领用了相同的时间,仅三天?不,还不到。

    墨焱眯着紫眸,暗忖着,傅司飏现在一定在想,他出来是不是先来一趟意大利干掉他,这样的可能很大。

    “不用看了,后天,傅司飏就能出来。”

    魅夜一惊,看着墨焱笃定的态度也不怀疑,关掉了视屏看着墨焱,“老大,岛上是不是重置了第七关?”

    墨焱点头,魔缘岛总共有七关,难度是翻倍增长,第一关的难度赋予值为一的话,那么第二关就是二,第三关就是四,第四关就是八,不难想象越往后闯关,难度会变成怎样,第七关也许会死在那里,夏琂的话,也抵不过第七关吧。

    魅夜额际参出冷汗。

    如今回想在岛上的那半个月,他还真是觉得自己在鬼门关饶了一圈,如果不是魅离的医术够高,早已经死了也不一定,道上所赋予的考验,不止是枪法,还有体能、格斗、野外求生、强悍意识还有心狠手辣。

    走出大门,他中十六刀,没死,魅离也说是个奇迹。

    “老大,我看夏琂手不错,焰门是不是也有属于自己的一训练方式?”焰门,看是简单,结构极为复杂,亦正亦邪,有憎恨至极的,也有拥戴至极的。

    墨焱站起走到窗边站着,邪肆的眸光泛着打量和沉思,单手扶着窗沿,一手拨开额前的碎发,“焰门,是地狱。”

    焰门其实不叫焰门,因为焰门曾经叫地狱门,地狱门这个称号倒是比焰门更符合那个组织的定义,在焰门,生死战是各安天命,分为ABCD四个小组,每组二十个人,A组是整个组织里最强的,负责盗取机密,暗杀和制造混乱,CB两组都是负责送运货物,暗中保护的工作,D组是最差的,负责练手,当然,D组有提升空间,但D组以后的就不算是杀手了,想要加入A组的人,必须挑战CD两个组,一个人全挑整队人,也就是一战二十,完胜就可加入A组,若是想要出任务,就向A组的人挑战,签立生死状,打死就怪你自己没本事,极少有人挑战,可是却也有人屡次受骗。

    而离灏凭什么站到焰门门主的位置,那是因为,离灏,焰门不败的神话。

    离灏从未打输。

    所以加入焰门能坐上杀手、特工的位置,说明那人就是踩着无数人的鲜血踏上那一步的,那么杀人就会变得麻木,这就是焰门的规矩,杀手不需要感

    魅夜不知道为什么墨焱那么清楚焰门的规矩,可是不得不承认,他震撼了。

    焰门的训练方式,的确是无法言语,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变态至极。

    一挑二十。

    墨焱却不以为意,这些真的一点也不算什么?至少他觉得不算什么,在他眼底,这样的训练合合理和逻辑,想要成为人上人,付出鲜血那是必须的,魔缘岛他花了五天的时间出来,是他自己在里面磨叽了,按照他一贯的风格,三天,他就该出来了。

    “老大,魔缘岛的训练和焰门比起来,较强的是哪边?”

    “我们训练的最终目的和他们不一样,他们要的只是会杀人的机器,利用条约牵制杀手,而我要的是忠诚。”

    成功者立于不败地位的原则就是:忠诚!

    魅夜似懂非懂的点头,虽然还是不太了解,可是好像又隐约明白一点。

    “去找魅离谈谈,在闲来无事做,让他连自己一起打包去中东。”墨焱半掀着眸子,冷光四溅,邪肆凌然。

    魅夜摸了摸鼻子,咬牙切齿,二货,就是个二货。

    “是,老大。”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