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我不点头,休想带离

    看着窜上前拦住自己的墨焱离灏冷硬的抬起自己的墨眸,离灏冷冷的看着他,“刚才你可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别给我说,一瞬间你也开始感兴趣了,黑手党教父擅长说一做一么?”

    从中不难听出语气的讥诮和讽刺。

    夏琂看着墨焱,什么也没说,相处这段时间,墨焱的狠,她见过不少,今天,离灏带不走她,这是他诺过的,那么她便信着。

    察觉到夏琂盯着自己的目光,墨焱嘴角勾起一抹足矣毁灭所有的冷笑,离灏难道没教过她,杀手除了自己,谁也不能相信么?人和人的联系总是需要作为联系的纽带,比如金钱,比如能力,如果今天的夏琂只是一个无用的花瓶,他墨焱可能站在这里么?如今他需要的只是离灏培训出来,自己加以利用的棋子而已。

    “离灏,这里是意大利,别说一些撒泼打混的话。”冷言冷语,清清楚楚的告知主次关系,在他的地盘,别这么狂妄,倏而看着夏琂,“你不这么大动静,我对你的小宠没兴趣,可是你这么不远千里来找回自己的宠物,我倒是兴致盎然,其实我不介意代为饲养你全世界追杀的小宠。”

    夏琂面色一沉,不悦的横了墨焱一眼,她知道自己在离灏边只是宠物,刚才离灏也清清楚楚的告知,不用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她她只是宠物,离灏是她的饲主。

    离灏倒也不怒,悻悻然的看着面前神色慵懒却霸气十足的男人,温软如玉的笑,“教养一个不听话可能会随时叛变的小宠有意思么?”

    墨焱侧手抵着脑袋,故作沉思,好看的浓眉微调,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犀利无比,看着离灏,声音倏然变得森冷狠辣,“相信我,我会比你更狠。”

    夏琂心底嘎噔一声,墨焱的语气太过骇人,太过狠。

    成风看着夏琂越来越沉重的面色,有点不理解夏琂的决定,在拉斯维加斯,难道比在这里幸苦么?他自我感觉,墨焱危险的程度远远超过了离灏,墨焱太过深沉和冷冽,刀枪不入的气势和气回肠的气压,呆在他边足矣让人喘不过气来,为何会选择墨焱?虽然离灏狠无,可是也有温润如风,心开朗的时候,比起眼前笑容都令人毛骨悚然的墨焱好很多吧!

    离灏倒是觉得有趣了,转过头看着夏琂,“听见了么?难道你想成为黑手党和焰门的罪人,夏琂,你真是好样的,习惯了做背叛者么?”

    墨焱半阖着眸子,双手环,矗立在夏琂面前,等着夏琂的回答,夏琂握紧了拳头,将心底的愤怒压下,咬了咬唇,一瞬不瞬的看着离灏,“首领,我既然选择了就知道怎么去做,你不是常常教我么,自己选的路,浑是血也应该爬完,我不知道在你眼里,背叛者这个称号怎么就随着我贴到背后了,但是我未离开焰门之前,你也是下发了一亿赏金要我的命,这个不是一样的道理吗?我没做过你强加在我上,那我何不将这个名号做实了,或许你也很想看看这一场戏吧,夏琂真正的水平到底在什么位置,称为焰门的背叛者后,在众多追杀的背景下,夏琂会不会完好无缺的活着,或许找上墨焱被墨焱收留在你的意料之外,因为墨焱收留了我,我没机会离开,而杀手们也知道,黑手党的防御系统他们攻不进来,即使有心杀我也不可能杀得了,反倒是有可能断送自己的命,所以等着我自己出去送死,这不是一出首领设计好的戏码么?看着电影放映,却没看到结尾,因为觉得无趣,所以想收回演员么?首领,看电影也是要门票的,你的冷血,你的手段我不是第一次见,你觉得从头到尾的计划我猜不出分毫吗?是,一开始我自欺欺人的不信,可是从你说话的种种迹象,我觉得我不得不信,我是杀手不该有感,可是我却上了自己的首领,你一直无视我也不曾放弃,可是我想我现在可以渐渐放弃,离开焰门我们什么都不是,我的命是你给的,那么你若想要随时拿去,一旦今天我没死在你手上,我甘愿成为焰门的背叛者,而你,不再是我的首领。”

    夏琂一席话说得夹枪带棍,一针见血,无比犀利的指责离灏对她的利用,离灏震惊之余便是讥诮的笑,看着夏琂有些苍白的脸,神色有点复杂,心却越发冷硬,“夏琂,你我,你也配么?”

    夏琂握着拳头的手缓缓松开,手心的血迹顺着葱白的手指滴到地毯上,妖艳绽放,一句话,她觉得自己全无力,属于夏琂的骄傲却不许她低头,墨焱无视,仿若这出戏一开始就与他无关,事实上,的确与他无关,宠物上饲主,就像农夫上了蛇,注定一败涂地,好久没看见这么精彩的戏码了,乐意观之。

    在场的人,脸色各异,魅离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似下一秒就要冲上前为夏琂解围,魅夜按住了魅离的肩膀,沉声怒喝,“魅离,注意自己的份。”

    魅离垂下脑袋,不去看夏琂越发苍白的脸,他总是觉得,夏琂是个决绝得令人心疼的人。

    “我知道自己不配,所以这么多年自己一直是暗恋。”夏琂依旧苍白着脸,倒也不隐忍自己的词不达意,依旧凭着那么绝强支撑着自己站在离灏面前,那么倔强的,毫不许自己退缩的姿态,就这样直了背脊站着。“所以,我要退出焰门。”

    离灏不屑一顾的挑眉,“退出焰门,好啊,跟我回去从立下血手印,过了钉子门,我就放你离开。”

    钉子门?墨焱敛住笑意,倏然站到了夏琂后,“要过钉子门,行啊,离灏,我不点头,我看谁能将她带走。”

    “墨焱,你这是暗示我,黑手党要为了一个女人和焰门为敌?”怒气至膛升起,不悦的怒喝。

    墨焱不以为意的扬眉,半掀的紫眸参出摄人的寒意,“黑手党和焰门难道合作过,我怎么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