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小宠长大了,知道反抗

    夏琂看着那抹坚毅修长的背影,心底泛起涟漪,她过这个男人,而且很得几乎失去了自己的原则,但自己还未成形的在刚刚萌芽的时候就被自己暗恋的人死死扼杀在了摇篮,没有一点理由,他的做法无一刻不在提醒她,他不稀罕她的来得突然,以为放下便会变得十分艰难,艰难是预知的必然,却没想到,这么多年的暗恋在男子下达通杀令的那一刻,瞬间消逝了,不能说完全不了,只不过却淡了。

    听见下楼的脚步声,离灏缓缓转过,温润如玉的俊脸带着一抹残忍的笑,从黑得发亮的半掀眸子里不难看出夹杂着的一抹狠的冷光,夏琂妖娆的脸,让他心底的恨意一点点的增加,心底的怒气就像一直被困的野兽,等待着爆发,然而深沉的男人永远懂得怎么隐藏自己的怒气,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玩够了么?”

    声音不高不低,隐约能听出浅浅的关怀,若是不熟悉离灏的脾气,夏琂几乎会沉溺在这抹温柔的问候中,而每当离灏越温柔的说话,后果就会越严重,她自是懂得。

    下楼,单膝跪在地上,带着属于夏琂的傲气和感恩,将自己的姿态放到了最低,“首领。”

    成风不解的看着夏琂,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夏琂在焰门的份和他一样,一人之下而已,而对待离灏根本不用行这么大的礼。

    二楼的楼梯口,墨焱双手环,悠闲的站在魅夜和魅离面前,嘴角扬起一抹不明意义的冷笑,魅离不理解的看着夏琂,以夏琂的臭脾气,想让她下跪,先将她脑袋剁下来在提意见的人这一瞬间却跪下去了,为什么?

    魅夜则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墨焱,心底不明所以。

    离灏心底越发冷狠,抬眸看了看站在楼梯口的墨焱,“承蒙黑手党教父的关照,焰门的手下今天我带走了。”

    墨焱一手摊开,一脸你随意的表,魅离担忧的看着夏琂,难道就这样带走么?不是说要留下来的么?想开口对墨焱询问什么,魅夜眼疾手快的扯了扯魅离的衣袖,警告的看着他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魅离垂下脑袋,不再说话,他的主子是墨焱,他不该越界。

    “多谢,成风,带着夏琂跟上来。”扫了扫夏琂,离灏说得面无表

    成风点头,上前准备拉夏琂,夏琂却起,后退了两步,抬眸,清澈的眸子盯着离灏波澜不惊的眸,“首领,我很感谢你当年的救命之恩,也很感谢,这么多年的栽培,我不觉得自己还清了欠你的人,可是也欠得不多,刚才的跪拜是最后一次,我```永远不在回焰门,今起,我夏琂发誓,退出焰门。”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匕首,刺破自己的掌心,在一张白布上印上了自己的手印,伸到了离灏面前,“今天开始,我接受焰门的追杀令。”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猜到了夏琂的这步棋,墨焱深幽如紫宝石的紫眸盯着那抹纤弱的影,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绝强果断得多,这一幕,他想,不在他的预料范围之内,焰门背叛者的血手印?

    相传,退出焰门,首领不予批准,一辈子都要被追杀,焰门看似正派,其实暗地里绝对的狠毒辣,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不在少数,因为焰门赏金很高,效忠的人倒是也不少,一定的时候也会给予退出,可是自己退出一概视为背叛,背叛者要印出自己的血手印,挂于焰门的追杀名单之内,只要是焰门的杀手遇见背叛者,杀无赦,这个是焰门的死命令,也是长期下来稳定组织防止叛变的一条守则,毕竟焰门属于杀手组织,特工、狙击手、职业杀手不在少数,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都是心生寒畏的,而夏琂这个女人。

    墨焱眉头一拧,松开随即淡笑,高。

    离灏却拧紧了自己的眉头,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血手印,不可置信的看着夏琂,沉声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血手印?为了不跟他回去,宁愿退出组织?用这么决绝的方式,告知他,我不要回去,宁愿当焰门的背叛者,也不要回去。

    双手紧拧成拳,额上青筋暴跳,他真怕自己会一个忍不住一巴掌甩过去。

    成风也没想到夏琂做事会这么决绝,没有预兆,血手印的后果她不会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夏琂缓缓站起来,不温不火,语气平淡的看着离灏,“首领,我想即使我不退出焰门,那一亿美金的悬赏暗杀,找上我的焰门杀手也不在少数,既然你用的,我为什么不坦然一点接受呢?”

    舍得花一亿来要自己命的男人,真的只是饵么?恐怕是真想要自己的命,只是程序上多了一步而已。

    闻言,离灏眼睛危险的眯起,“夏琂,你是在指着我么?”

    “不敢。”

    离灏却笑了,笑容诡异又危险,“夏琂,跟我回去,这血手印从轻发落,我就当作小宠长大了,知道反抗,闹闹脾气,不然我领着你的命回去。”

    夏琂的心在听到小宠两个字,一沉,心底泛起冷笑,果然,自己的感他一点也不屑,那毫不畏惧任何人的目光触怒了离灏,她还是将自己想要传达的意思告知,“首领,我说了,我要退出焰门,这条命本就是你救下的,拿回去理所当然,你若想要,随时来取便是。”

    墨焱好看的眉头一挑,这倒是新鲜。

    魅离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他第一次看见这么有气场的女人,好像全世界恨她杀她也跟她没关系,有本事尽管来,她若是死去就是自己没本事,不怪任何人,心底一笑,他有点喜欢这个姑娘了,决绝的让人感觉心疼。

    离灏绿了一张俊脸,不管夏琂愿意与否,拉着挟持者着夏琂就要离开,墨焱冷冷狂狷的声音却在后响起。

    “离灏,我说,你能带走人了么?”声音冷若寒冰,如腊月寒冬拂过湖面的风,凌厉得刺骨。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