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推迟时间

    “夏琂,你的饲主来找你了,要见见么?”看着夏琂僵硬的体,墨焱冷笑,声音里说不来的讥诮和讥讽,原来是宠物上了主人啊!游戏应该可以追加筹码了。

    “我不是他的宠物。”夏琂愠怒。

    离灏,你不是你伤害我的权利,你真狠。

    “可是你的主人已经来到了意大利,你觉得还不是宠物么?”墨焱的神色如常,眼睛如覆薄冰,冷得可以瞬间将人冻结,夏琂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恼也不笑,仿若说什么也与她无关,只是没有想到关键时候,离灏要来踩上一脚。

    握成拳头的手指微微松开,妖娆的微笑在夏琂嘴角,“墨焱,别忘记了,我今天就要飞往魔缘岛接受训练,没有时间出门。”

    “我倒觉得时间非常充裕。”

    男人修长的手指覆上额头,遮去了进眼里的阳光,暗暗的剪影将男人一双魅惑人心的紫眸衬得更加魅人,邪气的笑容犹如千年寒冰,极为冻摄,那张高贵的脸连不屑都演绎得如此高贵,“魅夜,夏小姐一星期后登录魔缘岛。”

    “是,老大。”

    魅夜微微诧异过后脸色一片平静,尤为不解此刻墨焱心中想的是什么,应该说在打什么如玉算盘。

    夏琂脸色顿绿,上前一步站在了墨焱面前,“我拒绝。”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宠物。”

    “墨焱,你想玩什么,那是你的事,别将我扯进去。”噙着属于夏琂的骄傲,转一步步走向了别墅。

    紫色的眸,锋利的透出了绝冷的嗜杀,声音冰冻三尺,“站住。”

    站住?夏琂心里冷笑,有种杀了她一了百了,她夏琂是人不是宠物,凭什么他叫站住就站住,玩笑。看着女子得直直的背脊,那种连死也不放在眼里的态度激怒了墨焱,魅夜暗暗叫糟,墨焱发怒了,果然,冷魅如魔的男子蹿上前,速度快得夏琂来不及反应,自己已经被男子捏住了下额,被碎冰扎满的紫眸泛着杀意,嘴角却勾起最邪魅的微笑,温含着冷香的气息打在夏琂脸上。

    “听不懂我说话么?我叫你站住。”

    “我要收拾东西去魔缘岛接受训练。”一巴掌拍开墨焱的手,冷冷道。

    紫色的眸子越发深幽,眯了眯,慵懒的双手环,“你不是要加入黑手党么?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和我说话,岂不是以后直接拿枪抵在我头上?”

    “墨先生,我加入黑手党和你将我当宠物完全是两码子事。”她并不赞同墨焱的诽谤。

    “以你现在心有戚焉焉的去岛上,还撑不过两关就必死无疑,要加入黑手党,现将你那些的事给我清理干净,黑手党不需要感。”

    否则滚蛋。

    “你。”

    夏琂瞬间觉得自己居然找不到词语来反驳眼前的男人,柳眉微微蹙起,不知道作何说法。

    墨焱掀了掀眸,鄙夷的看着夏琂,“我很不愿意为别人养宠物,夏琂,上主人的宠物,输家就是输家。”

    夏琂抬眼桀然一笑,十分不屑墨焱的鄙夷,“你过吗?你懂什么?”

    “所以我一直是赢家。”难得的,墨焱没有发火,,本就是可笑至极的字眼,鼻息冷哼,是世界上最多余的感

    他不需要多余的感,在墨焱的世界,只认识三个人能为三个人卖命,其他休想分一杯羹。

    夏琂睨着墨焱,不言不语,只是冷冷的勾着嘴角,“从来不敢赌的人,谈什么输赢。”

    一个连感都没有的男人,怎么知道输赢的感受和付出却被狠狠利用的心,什么都不懂的就闭嘴,出口全是废话,也诧异,墨焱不小了,居然没有喜欢过人么?为什么?没感?真是GAY?

    魅夜站在一边,冷汗至额际冒起,夏琂真是想死。

    墨焱只是紧紧拧着眉,随即笑了笑,半阖着眸子看着夏琂,“夏小姐,那么你口口声声的就是被当成利用的筹码么?输得真是难看。”

    跟一个聪明的男人说话,自己的弱点和缺陷永远是曝露在对方眼里,在对方看来,那是滑稽的笑话,取悦对方的笑种,可是自己看来,那是对自己感的一种侮辱和否定,离灏确实狠,因为欠他一条命,所以随意的侮辱和糟蹋的她的感,她的感就那么下|,人家弃如敝履,就像菜市场的烂白菜,根本不屑一顾。

    “至少我经历过,直到什么人值得,什么人不值得,自己究竟可笑到什么程度,还有没有药可救,心还能不能拉回来,可是你呢?墨焱,你懂么?”

    墨焱的眸色瞬间狠,修长的手指滑向夏琂的脖子,五指收紧扣住,“你说我用力会怎样?”

    “墨焱,没有悬念的不是麽?即使脑袋掉不下来,我也是尸体一具。”

    手加大了力度,夏琂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左手挥拳揍向了墨焱的线条优美的下额,墨焱侧躲开,将夏琂扔了出去,夏琂一个后空翻,稳稳站在了一边,轻微的咳嗽着,墨焱也很狠,真下得去手。

    “要加入黑手党,先割掉自己的感,不然魔缘岛你也没必要去了,我们不需要废物,感最会误事,黑手党做事,要的是万无一失。”拍了拍修长的手,墨焱说得随意慵懒,懒洋洋的动作语气,根本不像刚才满脸嗜杀的男人。

    魅夜也迷茫了,夏琂的到来,老大更加的喜欢笑了,可是确实那种一次比一次让人背脊发凉的冷笑。

    夏琂阖了阖眸,再次睁开的眼睛多了几许清明,“我需要时间。”

    “多久,要不要一年?”墨焱讥诮的说。

    夏琂自是听出来墨焱的不屑和看戏,骄傲的扬着头,“三天,三天我会去见他,将一切事理清楚,可是你要保证我不被带走。”

    “我想你自己不想走的话,没人带得走你。”

    “可我不是离灏的对手。”

    回敬夏琂的是墨焱的冷哼和背影,夏琂俨然了解一切。

    转过的墨焱露出一丝看戏的邪笑,在他的地盘,离灏还不敢那么猖狂。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