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扬眉吐气

    夏琂痛得小脸扭曲,伸手一把拍掉了墨焱的大手,“我难得扬眉吐气欺负你手下一回,你当一会儿瞎子又如何?你会少块么?会么?会么?”她敢保证,自己的脸一定青了,这个男人对她从来不知道控制自己的力道。

    墨焱挑眉,那副万年不变的冰山俊脸,直直的靠近夏琂,“你想要的自由,是要靠自己的双手去获得,想我的手下告诉你魔缘岛究竟有多可怕么?夏琂,你是怕了还是想违反约定?还是你如意算盘打得那么的好?觉得魅离可以告诉你魔缘岛的训练方法?告诉你,魅离没去过,你打错了如遇算盘,还有,你就逊色到需要别人的帮忙么?”

    语气不屑,冰冷。

    夏琂冷笑,自己表现出来的,墨焱就看到了这些么?

    她从来不屑解释,只是握紧的双拳泄露了她的绪,在墨焱面前,她似乎永远不知道控制自己的脾气和怒气,他总是能那么轻易的她就范,轻松惹怒,怒到极致,偏偏冷血得我不认识你是谁的一副欠扁模样,墨焱,她是真的打心底里讨厌。

    “墨先生,说话能别这么损么?你到底是有多恨我,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既然不屑于帮我,为什么又要勉强自己帮我?”

    “自己跑上门给我利用,我有拒绝的必要吗?说难听一点,免费的为什么不用。”

    墨焱冷笑,修长的影站在夏琂面前,显得很是压抑,那副矜贵完美的侧脸,三分邪肆,三分魅惑,幽深的紫眸熠熠生辉,却也十分森冷。

    “夏小姐,如果真是觉得我的宠物喜欢你,你在庄园就是特殊的,那么你还真是够自恋的,我在考虑是不是要明天杀掉两只叛主的藏獒。”

    “不要。”

    夏琂毫无思考的拒绝,几乎是条件反的拒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可是那两只藏獒是无辜的。

    墨焱凑近夏琂,悠闲的样子就像是在看窗外的风景,随意霸气,“那么夏小姐管好自己的嘴和动作,我的属下,还不是你消遣得起的,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我知道了。”

    夏琂回到,只是嘴角勾起冷冷的笑,“我不知道,原来威胁也是墨先生一贯的做法,就连和自己有很多年感的宠物也是兵戎相见。”语气里不难听出夏琂的讽刺。

    墨焱潋滟的紫眸锋芒一扫,三分狠,两分冷,伸手扣住了夏琂细致精美的下额,十分用力,似要将夏琂的骨头捏碎一般,“我管教我样的畜生合合理,夏小姐有意见?”

    “墨焱,是个男人就用点有意义的威胁,用畜生算什么男人。”

    “夏小姐,口才不错。”

    “墨先生的夸奖只会让我毛骨悚然。”

    一个十分恨你的人,突然而来的赞赏,就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蛇,爬到你的脖颈,那样的感觉十分的厌恶,虽然对面的男子长得极美,甚至少有女人能媲美的容貌,正么看都是倾国倾城,可是她却觉得十分的可怕。

    墨焱勾唇邪肆一笑,瞬间风华,迈着修长的腿走到泳池边上的躺椅上坐着双腿交叠,目视远方,神慵懒里带着一抹狠戾,朝后的夏琂勾了勾手指,“过来。”

    夏琂面色不悦,这是将她当狗使唤么?好汉不吃眼前亏,心里念着走向了墨焱。

    “有何指教。”

    “夏琂,有时候我很想一把掐死你来得干干净净,可是又想你这么干净的去死,真是便宜了你。”

    墨焱的声音很冷,就像被冰侵泡过的凉水,入口到哪里都有感觉,明明是温暖和熙的天气,夏琂却感觉自己背脊阵阵发凉,从没见过一个男人,说话都能如此可怕,抬眸望进男人那魅惑潋滟的紫眸,就像一块上好的紫宝石,尊贵,高雅,邪肆,邪恶。

    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你不是让我去魔缘岛么?看魅离的样子也大概能猜到那个变态地方的恐怖,放心,既然答应你进去,死在里面也无妨。”

    “死在里面的可能确实很大。”墨焱点头将眸光放往远处,懒洋洋的靠在躺椅上,“那个地方迄今为止,没有女人去过,就连男人也很大可能的有去无回,是很期待你的表现,不过这么想死的人,估计会失去求生意志吧,怎么都好,夏琂,魔缘岛你是去定了,而你的的生死,真的与我无关。”

    冷血,这是墨焱上最强烈的气息,几乎可以将人淹没。

    夏琂握紧了拳头,忍住想上前一拳揍到墨焱脸上的冲动,闭了闭眼准备转离开,墨焱却叫住了夏琂,“我说你可以走了么?”

    “墨焱,我不是你的佣人。”

    “哦,那你觉得你是什么?你能是什么?”墨焱阖了阖眸,冷硬的幅度漾在嘴角,十分诡异,坐下不到一分钟的子缓缓站立起来,扣住夏琂的下额拉向自己,灼的气息环绕在夏琂的鼻息间,有着淡淡的玫瑰冷香,瞬间迷惑,魔鬼的声音却将她拉回,“不要做出那么迷醉的样子,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你和别的女人没什么不同,夏琂,你记住了,我不管你在道上是如何的有名气,可是你别忘了,现在的你只是个离灏通缉的焰门叛徒,只是在我黑手党寄住的待考察人物,这里是黑手党,不是你家。”

    像是手里握着垃圾,迫不及待的丢开,墨焱转离开,迎面而来的是魅夜,站在墨焱面前,魅夜垂眸,“老大,他来意大利了。”

    夏琂微微蹙眉,他?谁?

    墨焱转头看了一眼夏琂,似笑非笑的睨着魅夜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魅夜的下文,魅夜缓了缓子,继续说道,“离灏亲自来意大利找人了,据说要亲手带回自己的宠物。”

    夏琂从头凉到脚,头皮阵阵发麻,宠物?握紧的双拳指关节处泛白,不难看出女子用了多大的力气,指甲嵌进里,居然没有知觉,墨焱紫色的眸子沉了沉,闪过一许玩味,似真似假的说,“找回他的宠物也要看我愿意不愿意啊!”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