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这是何意

    本来这太阳晒得好好的,夏琂也很享受这样的现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两只藏獒很邪恶的合作将她推往游泳池边,游泳池离玫瑰园很近,浓浓的花香溢出来,十分的雅致迷人,玫瑰的香气充满鼻间,十分的惬意,可是看着将自己往游泳池里面推的两只藏獒,夏琂十分无奈,“小黑,小白,你们两个不要这么欺负我行不行,老子最无辜了。”

    “汪~汪``````”

    白色藏獒抬头吼了两声,好似嫌弃她的话太多一般,夏琂很配合的闭上了嘴,转战对象,“小黑,姐姐给你唱歌成么?不要将我往那里推了,我不喜欢水。”

    是的,她非常的讨厌水,如果不是水,她还是那个快乐的人,有爸爸妈妈疼的公主,如果没有水,她不会被离灏所救,成为他重点培养的杀人狂魔,所以她恨水,非常之讨厌,打心底里排斥。

    黑色藏獒垂下了脑袋,伸出舌头亲昵的tian了tian夏琂的小腿,好像是安慰她的态度,夏琂无奈的笑了笑,蹲下子抱着黑色藏獒,“小黑,你是在质疑我的歌声么?”

    黑色藏獒看着夏琂,舌头顺势tian上了夏琂的脸,夏琂推开他,“小黑,你也太色了。”

    得不到宠幸的白色藏獒不乐意了,放开夏琂的裙摆,也tian上了夏琂的小脸,夏琂被这阵势吓坏了,站起了,双手叉腰,“小白小黑,看上姐姐了也不带这么调戏我。”

    魅离差点从二楼的阳台摔下来,他知道那两只藏獒通人,还十分的机灵,可是这也能攀谈?打心底里佩服夏琂,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女人,太独特了。和狗也能玩得如此不亦乐乎,让**跌眼镜的是那两只藏獒如此配合。

    两只藏獒围着夏琂,摇尾巴装可怜,夏琂垂眸,眼睛转了一圈,重新蹲下子一手搂过一只藏獒,“你们的英文名字太难听了,我给你们重新取怎么样?小黑你叫小墨,小白你叫小焱,你们组合起来就叫墨焱怎么样?”

    该死的臭男人,名字这么适合狗用。

    这下魅离是真的不淡定了,他就快呆不下去了,他会被笑死的,脑海里不开始想象墨焱知道这女人将他名字拆散给藏獒用的表了,心里不开始有些期待,两只藏獒献媚的扭动了一下,好像对自己的新名字十分的满意,嗷嗷低叫了两声,夏琂圆满了,只是片刻,两只藏獒有将她往泳池里面推,夏琂为微博怒,“你们收手,我最讨厌水了。”

    讨厌水不是代表自己不会游泳,而是不想让自己一直活在那段不堪的记忆里面。

    两只藏獒都不理她,直接将她推进了泳池,一声尖叫,魅离眯眼轻笑。

    两只藏獒跟着跳下了游泳池,围着夏琂打转,夏琂极度无语,满脸黑线,记忆恐慌而至,遗忘那些沉暗不愿触及的伤口被重新撕开,心脏痛得无以加付,拼命的挣扎起来,她不要那段回忆,一点不想回忆,满眼的鲜红和满口的血腥味,她永远忘记不掉那时她能活下来是用父母的血奠记。

    魅离没有想到夏琂居然脸色苍白的往游泳池里下坠,惊慌不已,未做多想,快速冲进泳池,想跳下去救人,看着虎视眈眈的两只藏獒自己犹豫了,还是不跳吧,自己会死的,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两只藏獒自己将夏琂拖出了水面,夏琂猛然咳嗽。幽怨的看着两只藏獒,“你们两个故意的是么,老子不会游泳要说多少次?”

    藏獒和藏獒主人都这么攻于心计么?她说不会游泳,立刻开始验证,什么人养什么宠物。

    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残暴冷血的墨焱,难道养贵宾犬?还是金鱼?

    意识到自己边多了一人,夏琂后知后觉的抬头,看着和魅夜长得一模一样的魅离,浅笑,“魅夜先生,我逃不出去,不用时时刻刻守着我。”

    “我叫魅离,魅夜的弟弟。”

    咦?细看是同一个人啊,夏琂惊愕的点头,“你这是在监视还是怎样?”

    魅离抽搐了一下,这女人说话一定要这么直接么?“我主攻医学,和监视无关。”他手也不差,不过没魅夜那么变态,或许还不是眼前女人的对手。

    后的男人脸色顿沉,魅离点头退出去,看着魅离离去,夏琂转头,看着墨焱风雨来的俊脸,他听到了?为毛自己在叫小墨小焱的时候他就来了,那么也就是说,他听见了自己为藏獒取名墨焱?

    撞枪口上了。

    她明天说话要翻翻黄历。

    欠退出去的魅夜和魅离,微微讶异,魅离一开始听过倒没什么,可是魅夜不淡定,眼角狠狠一抽,这个女人如此大胆,到底有什么是她不敢的,首领的名字她都拆来给宠物用,墨焱的脸沉得骇人,紫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夏琂,双手环,似笑非笑,那姿态像是等待着夏琂的解释。

    “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起,夏琂站在了墨焱面前,先发制人。

    墨焱蹙眉,眼底暗火勾动,尖锐的视线扫视着眼前女人曼妙的躯,紫色长裙湿湿的紧缚在曲线上,随即一笑,声音冷寒,“难道夏小姐不觉得应该先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名字出现在了我宠物上?还有,你这姿态。”视线再扫,将薄唇靠近夏琂,“在玩湿|||惑么?很抱歉,我对你没感觉。”

    夏琂微囧,她材那么差么?随即觉得自己猥琐,干嘛去考虑这样的问题,抬头,态度依旧,“你怎么知道我取的墨焱就是你的名字那个墨焱了?笑话,没感觉那是因为你不举?”倏然,夏小姐看见某人的脸又黑了。

    额,她好像说错话了。但是```这个```莫非```猜中了?

    墨焱上前一步凑近了夏琂,闷在腔的怒意瞬间苏醒,扣着夏琂的手劲不加大,“夏小姐,要试试么?”

    “不要。”夏琂果断拒绝。

    “那可由不得你。”某人也拒绝,拉着夏小姐的手走向了别墅,门被大力拽上。

    一白一黑两只藏獒摇了摇尾巴。

    这是什么况?白色藏獒靠近黑色藏獒,黑色藏獒转头,嗷嗷叫了两声。

    主人饥渴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