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异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兰多夫 书名:绝世魔皇
    这一拳耗尽了厉天一大半的真气,不过他却感觉收获颇多,诸多领悟在心中。那一拳让厉天一步登天,跨过了拳意门槛,只要他经过一次闭关,便可以悟出自己的拳意。

    现在厉天的气息虽然虚弱了许多,但是他的气势却是越发凝练,仿佛一种诡异莫测的东西即将孕育出来。

    远处,雷动咳血不止,面色沉,眸子似血,不过那丝黑色的味道愈发浓郁,仿佛有着一点幽光在眼瞳之中闪烁。

    “拳意。”

    望着厉天,很久,雷动吐出了两个字,仿佛这两个字重若千钧,压在心中根本就说不出。

    隐隐的,一丝嫉妒和不甘在雷动眼瞳之中闪烁着。

    他雷动何等资质,都没有能够彻底领悟出拳意,只是触摸到了瓶颈,还需些许时光才能够领悟出,但是眼前这个明显比他年轻很多的少年竟然彻底领悟出了拳意,这让雷动感觉心中十分嫉恨。

    他有千百理由嫉恨厉天,厉天死不足惜,在雷动心中他是这样觉得的。

    山洞一战,他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厉天用化元水了一把,损失惨重,丢盔弃甲,右手被砍,实力大减,除非他立下大功,才有希望让师尊出手。

    最让雷动心中怨恨不已的是系着他命的储物戒和玉简也被抢走了,那戒指不重要,但是玉简却是他的命,可是却被别人抢走了,雷动心中惊恐不已。

    雷动命不该绝,得到了传闻之中的血魔奥义传承,实力大增,他发誓要报仇,利用师尊传予他的秘法,探查到了玉简的位置,因此前来要将厉天诛杀掉,已泄心头之狠恨,他本偷袭,先灭杀掉一人,然后便可以轻而易举的收拾掉另外一人。

    可是厉天却是卑鄙无耻,恶语相加,让他恨的牙痒痒,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厉天灭杀掉便足以,至于手段如何,在这个纷乱的世界上,死人是没有资格去谈论手段的,雷动非常善于隐忍,要不然他师尊也不会让他潜藏到黄泉宗。

    不过当得知厉天的份,面对着玄魔宗弟子的挑衅,即使他知道是**的阳谋,但是雷动也必须站出来,维护天魔圣宗的荣耀,这种觉悟已经深深刻进了雷动的灵魂之中,成为他心中不可动摇的信念,他不容许任何人践踏天魔圣宗的尊严,他站出来了。

    但是此刻,雷动的心中却是百般绪缠绕着,猛然,一股巨大的怨恨与浓烈的杀意爆发出来,充斥在他心中。

    “死,不管如何都必须得杀掉他,哪怕是搭上我这条命也要杀死这小子,不然如果让他活着出去了,这小子的悟太可怕了,心机沉,毒辣无比,一旦他成长起来,以我天魔圣宗与玄魔宗的血海深仇,这小子迟早也会卷入到其中,只要他不死,那么有朝一,我天魔圣宗一定会付出天大代价的。”

    “无论如何都要让他死。”

    “这小子虽然境界不过罡气境二重天,但是他爆发出来的实力却相当于化元境的武者,尤其是他那股死战到底的气势更是与其境界相得益彰,爆发出远超其境界的可怖实力。”雷动的脸色沉,“现在我右手断了,一实力发挥出来的不到巅峰时的七七八八,在加上之前被石门的反噬攻击更是留下了暗伤,此刻想要将这小子灭杀掉,却是极难,该死的,我该怎么办,难道现在只能离开,等以后在想办法将这小子诛杀掉,我不甘啊!”

    忽然,一声凄厉的声音回在雷电的脑海之中,“桀桀,卑微的生灵,想要将敌人灭杀掉,却是无计可施,可悲啊!”

    雷动脸上闪过一丝惊恐,道:“是谁,在此装神弄鬼。”

    哈哈哈,卑微的生灵,不要管我是谁,你是不是想要那小子在你面前颤抖,感到无尽绝望,将他千刀万剐,这一切我都可以帮你做的,不过作为代价,卑微的生灵,献出你的灵魂,让伟大的血魔重新降临吧,作为回报,我会代你将那小子诛杀掉。”

    不等雷动拒绝,一丝暗红色蓦然闪过,他眼瞳之中的黑色味道愈发浓郁。

    猛然之间,雷动的眼瞳变得血红,仿佛在其中有着一团血海般,狰狞至极,而且他上也散发出一股更加邪恶,森,浓烈的气息出来。

    厉天脸色大变,因为在他的气机感知之下,雷动整个人仿佛发生了极其诡异的变化,一团诡异的力量包裹着他,而且他上的气息也越来越趋向于负面,森,血煞。

    “这是怎么回事?”

    眼神警惕的望着“雷动”,厉天感觉到一股浓烈的危险在近,虽然暂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明白这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雷动”。

    十指弹动,十道劲气朝着雷动呼啸而去,还没有靠近,那十道劲气便如同昙花一现,被一丝血光一卷,悄无声息之中便湮灭掉了。

    “不好。”

    厉天心神一跳,他感觉到雷动全的真气发生了怪异变化,较之之前其威力一下子增强了数倍,要不然他发出的劲气也不可能会这般容易便被他毁去。

    “这家伙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厉天面色沉,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忽然,一声狂笑声回在这方天地之间,久久没有散去。

    “哈哈哈哈哈,我血魔又重新降临了,颤抖吧,卑微的蝼蚁。”

    说完,那自称血魔之人舒缓了一下子,拍了拍手掌,一眼望了过来,冷的目光朝着厉天扫来。

    厉天只感觉眼前仿佛一阵眩晕,无边血海在眼前沉沦,无数狰狞而扭曲的人影发生哀嚎。

    忽然,他体内丹田之中气旋猛然一颤,一丝金黄色生机蓦然一炽,光芒大盛,厉天才感到自己眼前恢复正常。

    噗。

    厉天猛然吐出一口血,脸色苍白。

    “这是什么?怎么一眼就让我吐血了,太恐怖了。”

    忽然那人影一阵恍惚,一道怒吼声传出,“厉天,你我虽为我敌人,立场不同,但是我却敬佩你,我悔不该前去炼化这血魔的力量,现在我即将被他夺舍,这是一个大魔头,一旦出世,便会为祸世间,赶紧逃,你不可能杀掉他的,啊啊啊啊!”

    随着那一声痛苦的哀嚎声,雷动的声音戛然而止。

    伴随而出的却是一阵凄厉的笑声,“卑微的蝼蚁,本来一旦炼化你的灵魂,我便出手将这小子给灭掉,但是你却不识好歹,不过这小子也跑不掉,你们都得死。”

    伴随着血魔的凄厉笑声,一股恐怖的气息出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魔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