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打仗亲兄弟

    顾筱北在医院又住了半个月,才说服厉昊南,放自己回家了,回到家里,厉昊南依然形影不离的跟着她,时刻按照保胎的规格要求着她的言行,弄的她哭笑不得,万般无奈的顾筱北,天天翻看着(日rì)历,希望自己的预产期快点到来,最终,她保胎成功,在三个月后,等来了她的预产期。

    这天,金灿灿的阳光预示这是一个艳阳天,众人陪着厉昊南等在分娩室外面,厉昊南不安的在无菌室外面走来走去,隔着双层玻璃他可以看见里面乱七八糟的仪器,忙碌的护士,医生,只是看不见顾筱北。

    在经过三个小时煎熬的等待后,他和顾筱北的第二个儿子厉言终于出生了,这个名字是在顾筱北怀孕四个月时,知道肚子里面的是男孩后厉昊南取的,他本来想给儿子取名叫厉赫了,但顾筱北不同意,说他给两个儿子取的名字都太张扬,老大叫厉熠,老二叫厉赫,一个熠熠生辉,一个威名赫赫,这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顾筱北教育厉昊南了,做人要低调点,夹起尾巴做人,所以他听了老婆的话,给小儿子取名厉安。

    小厉安粉嘟嘟脸的十分漂亮可(爱ài),病房里挤满了来看望他的人,文以墨,冼志明,陈家强夫妻,阮文正带着安雅,陈爽和邵子华。

    厉昊南虽然对这个孩子是男孩有些失望,只是现在孩子生下来了,他见到了儿子的面,自然就喜欢了,而且是喜欢的不得了。

    他抱着儿子软软的小(身shēn)子都舍不得放下,顾筱北(禁jìn)不住(娇jiāo)嗔一句:“昊南,你快点把孩子放下吧,来了这么多人你照看一下啊!”

    “没事,又不是外人。”厉昊南眯着眼笑看着孩子,忍不住亲了又亲,简直是无视周围这些人的存在。

    “爸爸,我也要抱抱小弟弟。”厉熠在人群中挤了出来,扒着厉昊南的腿,也企图抱抱小宝宝。

    “现在你还不能抱,看把小弟弟摔了。”厉昊南俯下(身shēn)体,让小厉熠看着怀里的小孩,“熠熠,这是你弟弟,你比他大,以后凡事都要让着他,(爱ài)护他;老儿子,这是你哥哥,你以后要敬重他,信任他,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们要相互扶持,知道吗?”

    “嗯,我知道。”小厉熠像个小大人一样郑重其事的回答道。

    小厉安也很给他老爸面子,皱着小脸哼哼了两声。

    一屋子人见此(情qíng)景都笑了。

    顾筱北叹了口气,“你现在跟他说这些有什么用啊,好像他们能听懂似的。”她在心中暗暗郁闷,这个厉昊南,都教孩子些什么啊,自己不学好,还想教坏她的儿子,但碍于屋子里像厉昊南这样的不是好人占的比例较多,她也没敢出声,以免激起民愤。

    厉昊南呵呵一笑,仔细端详着怀里的小儿子,“这孩子啊,眼睛长的像筱北,嘴也像他妈妈,男孩子长成这样,长大肯定矫(情qíng)!”

    “厉昊南!我哪里矫(情qíng)了!”顾筱北听了不依了,探头看着厉昊南怀里的小娃娃,“他眼睛都没怎么睁开,你从哪里看出来像我的啊?”

    厉昊南连忙呵呵笑着道歉,“筱北,别气,气到了咱儿子没(奶nǎi)吃了,是我说错了,他像我,是我矫(情qíng),行了吧。”

    一屋子人又笑了起来。

    安雅在一边看着他们夫妻,也露出会心的微笑。

    顾筱北见厉昊南说得一本正经,瞪着大眼睛疑惑地眨了眨,碍着一屋子的人在,也没和他争辩。

    众人围着顾筱北和孩子说了一会儿话,怕影响顾筱北和孩子休息,就纷纷离开了,临走时顺便把小厉熠也拖走了。

    看着众人一走,顾筱北连忙从(床chuáng)上坐了起来,有些惊恐的问道:“厉昊南,你还要我给你儿子喂(奶nǎi)啊,你不是说我只负责生就行了吗?你不是给孩子找了(奶nǎi)妈了吗?”

    “筱北,医生说你(奶nǎi)水(挺tǐng)好的,可以喂养孩子的,要不然……”厉昊南笑着跟顾筱北打着商量。

    “不行,我都胖成什么样了,如果给孩子喂(奶nǎi)就不能节食,减肥,你想让我变成什么样啊?”顾筱北一副要吃了厉昊南的样子。

    “没事,你再胖我也不嫌弃你。”厉昊南呵呵笑着,一本正经的说着。

    “你不嫌弃我,我还嫌弃自己呢!”顾筱北瞪他。

    夫妻两个低声的争辩着,小(床chuáng)上的儿子突然哭了起来,咿咿呀呀地还(挺tǐng)有节奏的,顾筱北急忙掀开被子坐起来,侧过(身shēn)体将孩子抱了起来,用手轻轻地拍着孩子,但孩子还是哭。

    每个当妈妈的心里都涌动着母(性xìng)的慈(爱ài),儿子,可是她亲生的啊!顾筱北很自然的掀开衣服,给儿子喂起(奶nǎi)来,看着孩子的目光里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容。

    厉昊南倚在一边的桌角上看着她们母子,原来孩子真的可以让女人自然成熟起来,顾筱北是多么自然地就扮起了好妈妈的角色。

    小家伙吃的很香,顾筱北温婉的脸上漾着浅浅的笑容,他的儿子,他的老婆,一股为父,为人夫的的自豪油然而生,他站在那里深深呼吸,好像要把这些美好的味道存进心里。

    事实上,厉昊南并没有让顾筱北给小儿子喂多久的(奶nǎi),孩子一出满月他就找来了(奶nǎi)妈,他心疼儿子,希望儿子可以吃上母ru,但他更心疼顾筱北,因为怀孕这几个月已经把顾筱北憋坏了,他不想再用孩子栓着顾筱北。

    得到自由的顾筱北终于像出了笼子的小鸟,约上陈爽一起逛街,吃东西,只是每次厉昊南都会亲自给她做跟班,最初的时候,陈爽很是拘谨,不习惯有厉昊南跟在她们(身shēn)后,后来慢慢的也习惯了。

    在孩子满月不久,顾筱北知道贺子俊休息复出后的第一部电影要开首映礼,她缠着厉昊南要他陪她一起去参加贺子俊电影的首映礼,厉昊南轻笑说:“这有什么可难的,贺子俊现在所在的传媒公司前一阵子刚刚被我们收购了。”

    “炫耀!”顾筱北横了他一眼,“我告诉你啊,我给姐姐打电话了,她也会去的,咱们去了纯粹以家属(身shēn)份,你别摆你总裁的臭架子啊!”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