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夫妻同心

    厉昊南听说顾筱北在试衣间里凭空消失了,脑袋都如同要炸开了一样,最初的几秒钟,他都疑心自己听错了,又怀疑是不是自己担心过多,混乱了思维。

    在确定顾筱北被人劫持后,他清峻的脸染上一层冰霜,带着一股让手心人窒息的紧张感,他马上吩咐全城黑白两道的兄弟开始寻找顾筱北,马上又有消息传回他这里,顾筱北失踪的原因是被人挟持到一辆黑色的轿车上,现在这辆车正往城郊疾驰。

    听着下面的人向他描述劫持顾筱北的这个人的做事手法,厉昊南基本上就猜出来了这个人是谁,乌墨,一定是他。

    如果真的是乌墨劫持了顾筱北,那顾筱北还真的不会有什么危险,厉昊南知道,乌墨对顾筱北是真的有些(情qíng)意的,他一预知顾筱北暂时不会有危险,眼睛霎时间恢复精明的深邃,目光带着清冷,一边迅速的往楼下走,一边对下面的人吩咐应对的办法。

    厉昊南带着人追赶那辆黑车,由冼志明亲自开车,在追赶那辆黑车轿车的路上,他们又得到消息,那辆黑车子突然间调转了方向,去了医院。

    黑车去了医院,对厉昊南来说,顾筱北的行踪位置离他更近一步,但他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乌墨为什么肯带顾筱北去医院,原因只有一个,大着肚子的顾筱北出事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出事了。

    他觉得心神俱裂,但又强迫着自己要镇定冷静下来,顾筱北还在等着她去救她,厉昊南到医院的时候,他手下的一些兄弟已经到了,已经把乌墨留在外面的弟兄制服,因为乌墨带着顾筱北在检查室里,考虑到顾筱北的安危,暂时还没有人敢冲进检查室里去救人。

    厉昊南望着那扇门,心突突地跳着,速度剧烈,仿佛(身shēn)体里所有的(热rè)气都涌上头顶,他这些年历经无数诡异莫测,生死关头,他太知道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了,可是就算是死,他也要去面对,因为顾筱北就在里面,他的孩子就在里面,她们在受着乌墨的挟持,随时随地都可能命丧黄泉,她们在等着他去营救。

    无论心里怎么慌乱急迫,厉昊南的动作都是冷静沉稳的,他示意跟着他的那些兄弟和冼志明等人靠后,自己轻手轻脚的上前,试图寻找一丝可以成功营救顾筱北的可能。

    慢慢走到门口的厉昊南,隔着闭合不太严实的门,正听见里面乌墨和顾筱北的对话,知道了顾筱北和孩子现在都平安无事,顾筱北是为了自救才想出这么个来医院的办法,当他听见顾筱北说:“……我不能看着你利用我威胁厉昊南,我不能看着厉昊南死在我面前,所以,我宁愿死。”他鼻子一酸,险些掉下眼泪来。

    他(热rè)切的追寻了冥顽不灵的顾筱北这么多年,他(爱ài)了不(爱ài)他的顾筱北这么多年,他宠了越来越刁蛮任(性xìng)的顾筱北这么多年,他如同去西天的唐僧一样,历经千辛万苦,艰难险阻,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在顾筱北的这句话里得到了安慰,修成了正果。

    他的小丫头在他(身shēn)边时看似像个小孩子般不懂事,可是一旦亲人遇见危险,她会如同当年救她父亲姐姐时,孤勇的(挺tǐng)(身shēn)而出,不惜牺牲自己。

    经过这么多年的等待,经过这么多年的付出,他终于换来了顾筱北(情qíng)真意切的这句话,终于,她肯把他当成如同她父亲,姐姐一样的亲人了。

    厉昊南一时间心潮澎湃,他听到顾筱北说:‘………我知道你想拿我威胁他,我知道他一定会为了保住我的平安而死,我不能看着这样的事(情qíng)发生,我受不了看着他死。’随后是乌墨的一声凄凉叫声,他知道坏了,顾筱北一定是坐傻事了,抬腿就踹开了门。

    屋里的乌墨和顾筱北以僵持的姿态转头看向厉昊南,厉昊南这个时候早收起了他刚刚的忧心忡忡和激动不安,脸上带着从容不迫,有些嘲讽的说:“乌墨,好歹你也是乌泰利的儿子,名动一方的枭雄,怎么还沦落到连孕妇都要挟持的境地了?”厉昊南的话说的是轻描淡写,但如冰棱般低凛清冽的声音,撞击在乌墨的耳朵里。

    乌墨自然知道厉昊南这是在对他用激将法,他自嘲的笑笑,“厉昊南,成者王侯败者寇,现在你胜利了,筱北选择了你,你说什么都好听了。”

    厉昊南的眼神陡然凌厉,像割破夜空的闪电一样,“乌墨,你搞清楚,筱北原来就是我的,她(爱ài)的人也一直是我,如果你真的喜欢她,真的为她好,就不要这么((逼bī)bī)她。”

    “哈哈哈,厉昊南,你终究也有怕的时候。”顾筱北此时虽然攥着刀,但乌墨攥着她的手腕,这把刀的是往里扎还是往后拿其实是掌握在乌墨手里,乌墨脸上又带上了他无害的笑容,“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就是想让我放了筱北吗,这样就免得我威胁你了,这样你就不用去死了,哈哈哈,厉昊南,你做梦!”

    厉昊南听着乌墨一语道出其中玄机,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心下却一凛,手指在不自觉中都握成了拳头,顾筱北现在怀孕六个多月,受不得这么长久的站立,更受不得这样的惊吓,即使他拖延时间,找到击败乌墨的机会,但顾筱北的(身shēn)体受不得拖,她肚子来的孩子更是等不得。

    他将目光看向顾筱北,凛冽的眼神变得柔(情qíng)似水,语气轻缓,“筱北,你没事吧?”

    顾筱北看着厉昊南的样子,凭着夫妻几年的相处,她基本已经猜出了厉昊南此刻的想法,紧紧抿住嘴唇看着厉昊南,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复杂。

    厉昊南看着顾筱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如若她此时开心的笑起来,定然如同一剪秋水般带着绚丽的微光,然而此刻的她,神(情qíng)中带着楚楚可怜的味道,大眼睛里含着迷蒙的水雾,仿佛是刚刚受了欺侮的孩子,紧抿的嘴角带着隐忍的委屈和倔强。

    看着这样的顾筱北,厉昊南心中不由一悸,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只要天知道到,离开她,他有多么舍不得。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