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你怎么知道是女儿

    回到家里,顾筱北心(情qíng)大好,洗了澡拿出一罐雪碧来,惬意的盘腿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看电视。

    她拿着遥控随手调着台,找到一部韩剧就津津有味的看起来,厉昊南洗了澡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见她的样子皱皱眉头,“你怎么又喝雪碧啊,这个对(身shēn)体不好不知道吗?对了,你最近总是怀不上,是不是跟你天天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关啊……”

    顾筱北烦躁的一闭眼睛,这个厉昊南又来了,最近无论她干什么,只要他看着不顺眼的,最终都会给她扣上影响怀孕的罪名,弄的她神经过于紧张,这两个月的月经周期都紊乱了,她睁开眼睛继续看着电视,故意大口的喝着饮料,不看厉昊南。

    厉昊南见顾筱北不理他,目不转睛地继续看着电视里的人,知道这个小丫头又要犯拧了,他看了眼电视,上面出来一个眼睛不太大但很帅气的男演员,他走到顾筱北(身shēn)边坐下来,问:“你今天早的那么早,又跟着小爽忙乎了一天,不累吗,要不咱们去(床chuáng)上躺一会儿吧?”

    顾筱北冷笑一下,挪动了一下(身shēn)体,坐到离他稍远有些地方,厉昊南看了顾筱北两眼,无奈的起(身shēn),走到一边拿来一堆水果啊,干果,(肉ròu)松等有些营养的小零食,他把一代鱼片递给顾筱北,“来,要吃吃这个。”

    厉昊南举着鱼片,一副顾筱北不接着,他要举着不放下的架势,顾筱北过了半晌,无奈的从厉昊南手里接过鱼片,刚往嘴边一拿,闻着那股腥味就觉得反胃,马上干呕了两声。

    “你干嘛,不吃就算了,又闹什么?”厉昊南本来心里就不爽,看着顾筱北这副模样,脸不由的沉下来。

    “什么啊?我就是难受?”顾筱北干呕了两下,有些泪眼汪汪的,看着厉昊南充满委屈。

    厉昊南看着顾筱北这副样子,不像装的,慌忙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连声问道:“你哪里不舒服,是不是今天再外面吃坏了东西?是不是着凉了?”

    顾筱北委屈的打开他的手,站起(身shēn)就往大(床chuáng)处走,厉昊南微皱了一下眉头,想着(日rì)期,这个月顾筱北的那个好像没有来,不过她这两个月的月经不太准,他这个月也没往心里去,难道这个小丫头是有了,想到这里,他的心跳都立马加速了,砰砰的好像要破(胸xiōng)而出。

    厉昊南手心里紧张出了汗,他站起(身shēn)到早准备好的医药箱里找出来早孕试纸,连哄带抱的让顾筱北去卫生间里试试。

    结果出来的很快,红线虽然有些模糊,但毕竟是两条,阳(性xìng),顾筱北怀孕了,厉昊南觉得(身shēn)眼前有无数朵姹紫嫣红的礼花在“噼里啪啦”的绽放,心(情qíng)美好的简直无法形容!

    顾筱北对这个消息也有些吃惊,她看着那个验孕试条傻傻的笑着,厉昊南把她抱在怀里,如同怕压倒那个还不知道有几毫米大的孩子似的,有急忙放松了些力道,“筱北,你别多想,放松精神,你只负责孕育这个小生命就行,其他事(情qíng)都不用你((操cāo)cāo)心,我会好好照顾你和孩子们的。”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下颌摩挲着顾筱北的头发,“你要多吃点,把自己养的壮壮的,这样咱们的女儿才能健健康康的,像你一样漂亮,等她长大些,我们给她梳小辫子,穿花裙子,带着她到处玩,(春chūn)天带她去郊游,夏天带她出国度假,秋天带她去瑞士看雪,冬天带她去跑温泉……”

    厉昊南多少(日rì)子以来的盼望,期待,终于有了圆满的结果,他倒不是多么的想再要一个孩子,而是自从他和顾筱北复婚以后,他总是担心顾筱北会像从前那些跟他闹分手,闹离婚,无论二人怎么亲密无间,但他的心里还是患得患失的。

    有过一次那么可怕的经历他算彻底害怕了,他知道顾筱北留恋厉熠比留恋自己多,毕竟血浓于水,他想再要一个孩子,增加一个双保险。后来见安雅怀孕了,连陈爽的都怀孕了,他就更加的期待能再有个一个孩子。

    顾筱北听着厉昊南绘声绘色自言自语的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她的手放在平平的小肚子上,很煞风景的说了句,“老爸,你怎么知道会是女儿呢,万一是个男孩怎么办?”

    “男孩?”厉昊南从甜蜜的幻想中醒了过来,他皱了一眉头,隐忍的说:“男孩就男孩吧!”

    “这么委屈干嘛啊,如果是男孩,我就打掉他。”顾筱北一本正经的样子。

    “你敢!”厉昊南对着她一瞪眼睛,转而将她的小手温暖的握住,柔声说道:“筱北,不准这么说我们的孩子,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第二天早晨一起来,厉昊南就带着顾筱北去医院彻底的检查了一下,顾筱北确实是怀孕了,整个王朝帝国都跟着厉昊南的好心(情qíng)陷入到一派喜气洋洋中。

    厉昊南对公司里的事(情qíng)高度放权,把生活的重心几乎都转移到顾筱北(身shēn)上,对她嘘寒问暖,一会儿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会儿问她想要吃什么,一副只要她能说出来,他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能弄来的样子。

    他几乎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的跟着顾筱北,如同对待稀世珍宝一样,尽管顾筱北一不高兴就不给他好脸色,连句话都懒得跟他说,他依然跟着她。

    没过几天,顾筱北害喜就严重起来,甚至比怀厉熠的时候还严重,每天几乎吃不进什么东西,一闻到油腻的味道就会干呕,看着她(日rì)渐消瘦的模样,厉昊南只得又把当初她怀厉熠时的那些厨子请了回来。

    。

    “囡囡,来,喝点儿汤。”厉昊南亲自端着刚从厨房送来的滋补汤给顾筱北。

    顾筱北靠着(床chuáng)上翻看杂志,没什么精神的样子,闻着汤的味道就皱眉,“我不想喝,你快端走!”

    “你不想喝汤,你想吃什么?你总是这样饿着也不行啊!”

    “不要紧的,你忘了怀厉熠时也是这样,这是正常现象,过段时间就好了么。”顾筱北这些(日rì)子折腾的已经没什么力气跟他掰扯了,想一句话打发了他。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