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小骗子

    司徒杰看着厉昊南,要说的话在喉间滚动了几下,才费劲的说出来,“夫人做了避孕手术。”

    “避孕手术???什么意思?”厉昊南脑子里一瞬间出现空白,如同无法消化这句话般追问着。

    “夫人带了环,这样自然就不会怀孕了。”

    厉昊南听了司徒杰的这句话,脸色森冷的可怕,眼中原有的(阴yīn)鸷慢慢的转化成了暴风雨般的怒气,司徒杰都不敢正眼看厉昊南,只敢侧目看着眼神冷冰如霜的他,暗自的叹息,厉昊南变脸变的还真快,如此恐怖的模样不知道等一下会不会伤到顾筱北,早知如此,刚刚还不如叫来文以墨,陈家强等人再告诉他结果了。

    司徒杰在一边担心焦虑着,瞪着眼睛看着厉昊南如同困兽一般在屋里走来走去,然后怒气冲冲的推门而出,直奔顾筱北所在的贵宾休息室。

    “你还不快点跟着,看这暴君再伤到顾小姐!”司徒杰惶恐的推着抱着双臂站在一边的冼志明。

    “放心吧,他们打不起来啊!”冼志明稳稳当当跟在厉昊南的后面走着。

    “是打不起来,我怕他打顾小姐!”

    “打她?你问他舍得吗?现在顾筱北就是咱哥的硬伤,你别看他平(日rì)对下面人冷漠狠辣,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的,但你要记住,武功再高强的人也是有弱点的,并且致命……”

    司徒杰不耐烦听冼志明慢条斯理的长篇大论,几步走到贵宾室前,透着门口的窄玻璃紧张的往里面看着,只见顾筱北表(情qíng)顽固的半仰着头看着厉昊南,厉昊南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qíng),但低头垂手的样子,看着也不带要打人的架势。

    放下心来的司徒杰轻嘘了口气,跟在他(身shēn)后走来的冼志明嘿嘿笑着:“怎么样,我说他舍不得打人吧!”说完,也探头看看里面,然后摇头摆首的说道:“要我看啊,这个顾筱北就该打,咱哥如果真要打她一顿就好了!”

    厉昊南自然是不会打顾筱北的,他英(挺tǐng)好看的眉紧锁,黑眸如同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顾筱北,咬牙切齿的问道:“筱北,我问你,你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要骗我?你不想要孩子明说啊,干嘛偷偷摸摸的把环带上,让我以为咱们有了什么毛病,急的去拜佛磕头?”

    坐在他面前的顾筱北从厉昊南怒气冲冲的回来,就知道事(情qíng)露馅了,她一来医院就想到了这件事(情qíng)很可能是瞒不住了,她对付盛怒的厉昊南通常有两种办法,一是来硬的,不行再来软的。

    顾筱北现在已经清楚的知道,无论厉昊南怎么生气都不会打她的,所以决定先来硬的,梗着脖子撅着嘴,“我明说能好使吗?你想要孩子的决心那么坚定,我的小胳膊能拧的过大腿吗?你决定的事(情qíng),我有能力改变吗?”

    “那你就骗我?你这个小骗子!”厉昊南微眯着凤眼怒吼。

    “不是我骗你,是你太霸道了,((逼bī)bī)得我骗你。”小骗子勇敢的对他吼回去。

    “我霸道!!!我只是想让你再生一个孩子,这也是霸道了?”厉昊南气的伸手就要掐着顾筱北的脖子,但指尖刚碰到她的肌肤,随即缩了回来,他虽然气的如同要炸开了,但依然不知道要怎么做,打不得,骂不得,吼她一声,自己的心里都会不好过。

    他的手捏紧,松开,又捏紧,(挺tǐng)拔的(身shēn)形在顾筱北面前再也站不住了,转过(身shēn)烦躁的走到屋门口,想要负气离去,又烦躁的抓了抓短发,最后怒冲冲的对外面嚷道,“来人!”

    顾筱北被他这突然的一嗓子吓得一哆嗦,外面的冼志明此时不敢再含糊,急忙推门走了进来,厉昊南看见他烦躁的挥挥手,“不是你。”指了指跟在他(身shēn)后的司徒杰,“你找个妇科的专家过来,把她(身shēn)上那个东西给我弄出来。”

    “是。”司徒杰点头答应,转(身shēn)就要走。

    “等等……”

    厉昊南脸色铁青的看了顾筱北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问司徒杰,“做那个手术有危险吗?需要准备些什么还是注意些什么?”

    “啊,这个手术其实很简单的,事后注意不碰冷水,三天后没有(性xìng)行为就行。”因为这件事(情qíng)有关顾筱北,司徒杰只是简单的对厉昊南说了两句。

    “那,那会不会疼啊?”厉昊南虽然很生气顾筱北跟他耍心眼,这么大的事(情qíng)竟然敢瞒着他,但在这个时候,还是为她担心的成分大过了一切。

    “这个手术其实只要几分钟的时间,每个患者根据个人的体质,对痛感的敏锐程度,会有不同程度的感觉,放心,我会找个手轻些的妇科专家的。”司徒杰连忙宽慰着厉昊南。

    顾筱北(身shēn)子僵直的坐在沙发上,听说厉昊南找医生给她摘环,脸色有些灰败,她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想着那冰冷的手术台,心中还是有些恐惧的。

    厉昊南看出了顾筱北勉强镇定的样子,心中就是对她在有气,终究还是舍不得她一个坐在那里提心吊胆的。他叹了口气,走到她(身shēn)边,腾出一只手握住顾筱北的手,微微用力握了握,好像要给她力量似的,“你啊,真不让人省心,有什么想法你就明对我说吗,何必遭这个罪!”他现在对她是又嗔怪又心疼。

    (热rè)气从他掌心传过来,虽然厉昊南在埋怨她,但顾筱北觉得心忽然就踏实了。

    厉昊南看着顾筱北走进妇科手术室,仿佛一个放了气的气球,脸色变的焦急而难看,怏怏的来回走着,边走边看手术室的门。

    这个小手术的时间很快,几分钟后顾筱北就走了出来,厉昊南正眼睛发直的盯着手术室门口,见她走了出来,急忙迎了上去,扶住她的腰,关切的皱眉问道:“怎么样,疼吗?”

    顾筱北一见厉昊南来关心自己了,小嘴一嘟,委屈的说道:“嗯。疼,特别的疼。”

    厉昊南想都不想伸手就把她打横抱起,刚要迈步,给顾筱北做手术的妇科专家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笑着对厉昊南说:“厉总,我给夫人摘坏的时候给了她点麻药,现在她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回到家里如果麻药劲过也许会有一点儿不舒服。”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