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子华,小爽,你们两个不要以为我是在包办婚姻,我好歹也念过几年书,没那么迂腐。”厉昊南好像看穿了邵子华和陈爽的心事,盯着他们二人说道:“现在我只是给你们订下婚事,你们先认认真真的交往两年,如果觉得彼此(情qíng)投意合,你们随时可以提出结婚;如果你们真的合不来,我也不会勉强你们,你们两年以后就可以自行分手。”

    邵子华和陈爽互相仇深似海的对望了一眼,但对于厉昊南的说法,两个人不知道是胆怯,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竟然都没有出言反驳。

    顾筱北听了厉昊南的话,在心里对他嗤之以鼻,这个男人总是这样,表面上一副公平公正的样子,其实什么事(情qíng)还不是要他说了算的!说好听点是强势,其实就是霸道,蛮不讲理!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想拿着抹布在厉昊南的脸上擦一擦,看看厉昊南的那双眼睛是不是画到脸上的,他没看见陈爽和邵子华都已经恨成什么样了吗,主意还打到他们(身shēn)上来了,让他们先交往一段时间!恐怕不等他们分手,就得为他们收尸了!

    但心里就是有一千个一万个反对,她现在也不能对厉昊南说,因为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女孩了,知道自己的老公的面子比什么都宝贵,她如果此时跳出来反对厉昊南,厉昊南自然不能把她怎么样,甚至会听取了她的意见,但这样做无疑是打了厉昊南的脸,打了老公的脸,自己的脸上更加无光

    (身shēn)边的男人跟她没有多余的(身shēn)体接触,唯有挪动间手臂会偶尔相触,那温暖的触感带给她踏实的感觉,顾筱北知道,她已经开始依赖厉昊南,而这个男人也是她战胜一切的后盾,所以,保全老公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事(情qíng)谈完,厉昊南看了看腕表,啪啪手,“早过饭口了,想必大家也饿了,散了吧,各自找地方吃饭去。”众人一听他没有留人吃饭的意思,一定是想跟顾筱北过二人世界,大家都识趣的迅速离开。

    厉昊南见众人走了,他也没停留,起(身shēn)走出小会议室,先环视了四周一圈,见外面的血迹早已经打扫干净了,pub已经一切正常的开始营业了,他放下了心,对着撅嘴坐在屋里沙发上的顾筱北招招手。

    顾筱北跟在厉昊南(身shēn)后走了出来,厉昊南两腿修长,但他故意慢慢走着等着后面拖拖拉拉的顾筱北,步距虽大但频率悠闲,走的并不是特别快,他知道顾筱北一定会因为刚才的事(情qíng)跟自己闹意见,所以凡是都存着三分的小心。

    厉昊南想着顾筱北这个时候得饿了,先带着她去吃饭,顾筱北心中正别扭,看着桌上平(日rì)里(爱ài)吃的茄子煲,没好气的说:“茄子黑色素多,我吃了会变黑的。”

    “茄子……皮色儿深,瓤儿是白的。”厉昊南对顾筱北跟他没事找找事的(情qíng)况早有准备,他这一路上都谨慎小心着,因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碰上地雷,忽然引爆,所以看着顾筱北的脸色犹犹豫豫的解释着:“这个茄子煲是茄子去皮的,没有黑皮,只有白瓤,好像可以吃。”

    “那也不吃。”顾筱北有些词穷,干脆耍赖,斜瞄了厉昊南一眼,没什么表(情qíng)地说。

    “好,好,不吃茄子,你说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吃,气都气饱了!”顾筱北瞪着厉昊南,她不太会瞪人,一双大眼睛挤呀挤的,像神经(性xìng)抽搐。

    厉昊南一双好看的凤眼斜飞,轻抿的唇线隐约含笑,打趣的说道:“哟,谁敢惹我小宝贝生气啊,看我怎么收拾他!”

    “就是你。”

    “小傻瓜,我哄你都哄不过来,怎么会舍得惹你生气。”厉昊南说着,凑到顾筱北(身shēn)边,不顾她的反抗,强行把她抱在怀里。

    “你凭什么那么霸道啊?你干嘛让小爽和邵子华交朋友啊?你问过人家的意见了吗?你知道他们愿不愿意啊?你这样强行安排他们在一起他们会幸福吗?”顾筱北抬头仰望着厉昊南,对着他如同机关枪一样的开火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愿意?你怎么知道他们在一起一定不幸福呢?”厉昊南脸色微敛,语气发沉的问道。

    顾筱北微微愣了一下,说道:“他们到一起就吵,怎么会幸福?”

    “你没听说过吗,夫妻大多数都是上辈子的仇人,这辈子的冤家,不是冤家不聚头!”厉昊南亲了亲顾筱北的脸,“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小爽吗,你觉得她那样冷清的(性xìng)子,什么人能让她如此大动干戈,持之以恒的跟对方纠缠不休。你们年轻人中不是流行一句话,有感(情qíng)才有摩擦,有碰撞才有火花,如果小爽对那个邵子华一点儿意思没有,只当他是个路人甲,会有这么大的精力理睬他吗?如果真是恨他恨的不行,顶多是跟红姐或者陈哥说了,找几个兄弟暗地里下黑手,狠揍他一顿就行了,犯得着她自己这么折腾吗?”

    顾筱北被厉昊南说的有些哑口无言,厉昊南看着桌上的菜上的差不多,放开了她,开始给她夹菜,“来,先吃点东西,不然饿的狠了,等一下吃了东西也会难受的。”

    “就算小爽对邵子华有些意思,可是你就这样把小爽许配给他了,那个邵子华可靠吗?”顾筱北顺从着厉昊南的意思吃着东西,还是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

    “这个男孩子我平(日rì)里到是没有注意,但他今天的表现是很有担当的。”厉昊南眯起眼睛,脸上露出些赞许之色,“你和小爽今天摆了他一道,原本他可以当着我们的面反驳或者揭穿你们的,但他都没有,只是自己生生的挨下了陈哥的那顿打,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这个男孩子不错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们摆了他一道?”顾筱北眨巴着大眼睛,试图狡辩。

    “就你们两个那点小伎俩,还能瞒过谁去啊?”厉昊南无奈的揉揉顾筱北的头发,“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让我省点心!”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