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出了什么事

    顾筱北有了这件事(情qíng)的经验,虽然厉昊南答应了让她继续和陈爽玩,但她们两个很识趣的在电话里达成共识,暂时不出去兴风作ng了,彼此都在家里消停两天,免得再不小心碍着大家长们的眼,勾起了他们的心病,再新帐老帐一起跟她们算,再给她们两个来个(禁jìn)足令!

    厉昊南知道顾筱北这两天没有出去玩,每天上午处理完公司的事(情qíng),下午就不去娱乐城了,直接回家陪老婆。

    (春chūn)天的阳光暖洋洋的照着大地,顾筱北吃过午饭坐在花园里的躺椅上,看着花园里的奇花异草争奇斗艳,修剪整齐的绿草如茵央的喷泉,雕像喷泉的水变成一泉三叠,在阳光下,闪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桌上那(套tào)具有收藏价值的珍瓷,盛上两件精致可口的点心,厉昊南坐在一边慢悠悠地品味着英式红茶,顾筱北觉得女人一生中最舒心的(日rì)子也莫过于如此,如果厉昊南不在一边说出让她烦心的话,“筱北,你发现没有,我开始戒烟戒酒了!”

    “啊!没注意,戒了好,烟酒都(身shēn)体都不好。”顾筱北将头靠在躺椅上,每天都是这样,她吃饱了就有些犯困。

    “筱北,我戒烟戒酒是想要个孩子!”

    “啊!”顾筱北倏地睁开眼睛,头顶的蓝天依然清澈轻灵通透,花园里的风景依然美的让人心醉,可是厉昊南这句话就让她的天地霎时风云突变,“还要孩子干嘛啊?厉熠不是(挺tǐng)聪明健康的吗?”顾筱北是不想再要一个孩子的,男人要孩子当然轻松了,分分钟的事(情qíng),可是女人呢,十月怀胎,辛苦自知啊!

    “筱北,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厉熠一个人多孤单啊!”厉昊南起(身shēn)来到她(身shēn)边,半蹲在她面前,跟她目光平视,好看的眼睛蛊惑着她。

    厉昊南灼灼的视线让顾筱北心神不宁,她讪笑着坐起(身shēn),想拖延时间,说:“让我想想行吗?”

    “好。你可以先准备一下,这段时间就不要在随便的吃药了,饮食上也要开始注意了……”很显然,厉昊南已经把她这句想想,当成了她答应了!

    顾筱北听着他的话,有点心烦气躁的想站起(身shēn),厉昊南却搂住她的肩膀,手落在她小腹上,在她耳边低喃道:“筱北,咱们就再要个宝宝吧,好不好?”

    厉昊南随意的坐在巨大的长椭圆谈判桌旁的皮椅上,举止从容,俨然这场兵不血刃的谈判,都以在他的掌控之下,他表面看着云淡风轻,心里却已经烦乱的翻江倒海,为了尽快的结束这场谈判,他拿出了杀伐果断的手段,“对于银海这块地皮,我方已经有详细的了解了,在这里我就不用多说了,我们公司出的价格就是四亿三千万,如果贵方觉得可以就签字,如果觉得不妥,希望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就这样一言定音,没有硝烟的战场落下帷幕,厉昊南以果敢决断和精准预算毫无疑义的收购谈判成功。

    谈判成功,厉昊南脸上确毫无笑容,他心烦意乱的走进办公室,满脑子都是刚刚接听到的一个电话内容。

    顾筱北这天是在中午的时候才起(床chuáng)的,厉昊南这个人是绝对的行动派,提出要孩子后,就付诸于实际行动了,纠缠了她一个晚上,好像如此频繁播种,就可以马上生出孩子一样!

    幼稚,可恶!

    顾筱北暗骂着厉昊南,扶着酸痛的腰,谨慎的往大门口张望了一下,这两天厉昊南总是会回来吃午饭,按照他想要孩子的决心,今天更应该积极的回家啊,怎么这个时间了还没有回来?

    这天厉昊南回来的格外的晚,对于这两天晚出早归的他来说简直是个奇迹,顾筱北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等他。

    厉昊南回来时虽然也是对她笑着,拥抱着,亲吻着,但顾筱北敏感的觉察出他的异样,笑的迁强,对她的拥抱各位用力。

    顾筱北心理不(禁jìn)害怕,又出什么事(情qíng)了吗,现在的她因为总跟厉昊南在一起,变的很是敏感。

    “厉昊南,是不是有什么事(情qíng)发生了?”顾筱北挣脱厉昊南的怀抱,皱着眉头问。

    “没有,盛世太平的,能有什么事(情qíng)!只是我明天要出差,舍不得你!”厉昊南笑着亲吻她,紧紧的抱住她,如同要把她镶嵌到自己的(身shēn)体里一样,“我会想你的,每天,每时,每刻。”

    “你去哪里出差,你怎么会去出差!”跟厉昊南在一起这么久,顾筱北还真是头回听见厉昊南用出差这个词,今天的厉昊南看起来虽然和以往没什么两样,但两个人毕竟是亲密无间的夫妻,顾筱北总是觉得他哪里隐隐的不对劲。

    “我怎么就不能去出差啊?我好歹也是个上市公司的总裁啊!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小丫头,你老公也是要工作的!”厉昊南轻松的说着,然后放开顾筱北,起(身shēn)往儿童房去,“我去看看儿子。”

    顾筱北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跟着厉昊南一起去了儿童房,今天的厉昊南对着儿子格外的亲切,一遍遍的亲吻着厉熠的小脸,弄得孩子都有些烦了,直到厉熠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他才舍得离开。

    “到底要去干什么?”顾筱北抓住厉昊南的手,抬起眼睛,紧紧的盯着厉昊南,“我知道你比我道行深,我知道你喜怒不行于色,但是我们毕竟是夫妻,你可以轻易的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也可以感觉到你的变化的,厉昊南,你告诉我,别让我这样胡思乱想,行吗?”

    “筱北,没什么大事的,我只是出国一趟,长时间不出了,一下子要走,显得有些婆婆妈妈的,让你受惊了!”厉昊南目光深沉的看着顾筱北,如同要把她刻在眼睛里。

    “厉昊南,你还当不当我是你的妻子!”顾筱北这次是真的怒了,握着拳头,脸都白了,她知道厉昊南虽然家财万贯,可是他做的这些生意,也是比旁人凶险千百倍的。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一章 出了什么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