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招蜂引蝶

    如果说顾筱北在初遇厉昊南时,是个逆来顺受的受气包,但她的小脾气经过厉昊南这几年的(娇jiāo)宠,早就已经变成大脾气了,而且她也不像最初那样畏惧(阴yīn)狠残暴的厉昊南了,她可以为了今天做的事(情qíng)认错,低声下气,但绝对不会容许厉昊南随便的给她扣大帽子,而且这个大帽子还是有关名声,她从厉昊南这段义正言辞的控诉里,好像嗅到了自己水(性xìng)杨花的味道。

    “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说乌墨是我给勾引来的啊?你别忘了咱们第一次见到乌墨是在海边,是你跟乌墨的爸爸乌泰利有交往他才认识的我!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树大招风啊?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树敌太多啊?如果咱们两个在乌墨这件事(情qíng)里一定要找出个责任人来,那也是你连累了我好不好?”顾筱北可不是被吓大的,她这些年早被厉昊南磨练大了胆子了,很有条理的把厉昊南推到被告席上。

    厉昊南没防备会被顾筱北反咬一口,被她这几条理分明的话噎的半天没缓过气来,过了半晌才冷笑了一下,眯着眼睛说:“你还知道我树大招风啊?那你作为我的妻子,能不能安分守己一些,能不能替你老公分点忧啊?不要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招蜂引蝶了!不要再给我增加不必要的麻烦了?”

    “厉昊南,你说来说去就是想把我订个的标签啊!”听了厉昊南这句话,顾筱北是彻底的生气了,(胸xiōng)中仿佛怒火中烧,她甚至向厉昊南((逼bī)bī)近了一步,紧紧盯住他那张因为生气而发白的英(挺tǐng)的脸,“我怎么出去招蜂引蝶了?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没想其他的,我只是想帮帮小爽,我也跟你承认错误了,你干嘛还要这么骂我?干嘛要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啊?”

    厉昊南这个时候也感觉出自己这句话说重了,可是今天的事(情qíng)就是顾筱北的不对,明知道自己说错了,他还是半仰着高傲的头,拒不认错。

    “我如果想找男人,我还至于守着你自己吗?贺子俊,吴闯,乌墨,哪个不比你年轻,那个不是一表人才啊,我过去跟他们有过那么多孤男寡女,**的机会,如果我想跟他们好,我想跟他们睡,早就睡了,你挡的住吗?”

    顾筱北的这句话可真把厉昊南惹毛了,他忽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喘着粗气,异常暴躁对着顾筱北抬起手,这样的姿势顾筱北熟悉,厉昊南要打她耳光,在过去的岁月里,她不止一次的挨过这有力的大掌的重击,她清楚的知道,那有多疼!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厉昊南不会再打她,她有些挑衅的对着那只手仰起半边脸,果然,她看见厉昊南抬起来的那只手在她面前伸出又收回,伸出又收回,要接近又离开,似乎在忍耐,又似乎很焦躁,顾筱北还是第一次看见厉昊南这么失控,她心中刚刚喷涌的火不觉间就熄灭了,无论这个男人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他(爱ài)自己。

    她刚想跟厉昊南说几句好听的,服软认错,然而在下一秒,她的后衣领忽然被厉昊南抓住,像拎着小鸡一样,提着她,一路走到客房门口,把她整个人提起来往客房门口一放,然后双手交叠放在(胸xiōng)前,看着顾筱北的眼神逐渐转冷,云淡风轻的说:“顾筱北,你算定了我不敢打你,不敢把你怎么样,是不是?你不是能往外跑吗?从今天开始,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呆在这屋里,哪里都不准去,我要让你知道,任(性xìng)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他的话一说完,就动作利落的把门从外面关上,顾筱北还听见无(情qíng)的上锁声。

    顾筱北这回是被厉昊南冷狠的神(情qíng)和语调吓到了,那样(阴yīn)沉冷漠的厉昊南仿佛又变回来了从前的模样,厉昊南终究是多年来混迹黑白两道的冷血枭雄,整(日rì)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当真拿出手段和冷下脸来,顾筱北哪是对手。

    她一个人站在客房里,开始时候觉得不知所措,慢慢的有些又惊又怕,站在门口等了好久厉昊南都不来给自己开门,她觉得十分委屈,自己又不是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不可饶恕,他干嘛这样对自己啊?她鼻子一酸,还掉下几滴眼泪来。

    顾筱北又等了一会儿,门外还是毫无动静,她这会有些彻底的认清了形势,厉昊南看来是真的生气,他是真的要把自己关押起来啊?

    她又是伤心又是气恼的在客房里走来走去,越想越难过,憋闷的她一把打开窗户,大口的吸着气。这个客房的窗口正对着一株枝叶繁茂的杏树,有些枝干叶子几乎要伸进窗子里来,厉昊南有段(日rì)子要把这杏树砍了,顾筱北不许,她说坐在窗台上就可以摘到杏吃,多美啊!

    顾筱北有些烦躁的揪扯着近在眼前的杏树枝叶,她皱了皱眉头,忽然得意的笑了一下,厉昊南不是嫌弃自己给她添麻烦了吗?她不是想惩罚自己吗?她就小小的吓唬他一下。

    她又走到门边,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外面没有什么动静,她重新走回到窗边,蹑手蹑脚的上了窗台。

    其实她还是有些害怕的,因为这里的二楼,离地面(挺tǐng)高的,这个杏树的枝叶虽然到了窗户,但是能(禁jìn)住她(身shēn)体重量的粗些树干,离窗台最起码有一两尺的距离,她现在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野丫头了,有些不太敢跳了。

    顾筱北犹豫了一下,想到厉昊南说的那些伤人的话,还有后来的做法,她带着气把心一横,用力的往前一纵,踉跄的扑到杏树上,随手一把抓住杏树的主干。

    她知道,这个别墅的各个角度都是有摄像头的,监控严密,就连一个苍蝇的飞进飞出都是有记录的,但因为这个杏树枝繁叶茂,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死角,这个秘密,也只有她和厉昊南知道。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