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贤惠温柔的大明星

    厉昊南试图抽回手,然而单佳童却更进一步紧紧抱住了他的胳膊,有些急迫而语无伦次地说:“厉哥,你知道不知道我有担心你,我这两晚总是做噩梦,梦见你(身shēn)上全是血,厉哥,你不知道我害怕到什么地步!”

    “佳童,别哭了,这件事(情qíng)本来跟你无关,是我把你拖进来,佳童,你想要什么,钱,还是再次大红大紫的机会。”厉昊南声音很柔和的哄劝着单佳童,顾筱北听得心一跳一跳的。

    单佳童的肩膀一下子垮了下来,“厉哥,你怎么这么说,以后都要不理我了吗?”美人双眼带来泪,盈盈摇曳,如盛水光,看着真的令人心疼又心动。

    “是,我们以后不会再来往了,筱北回来了!”

    什么意思啊?听厉昊南有些无奈的语气,自己好像是棒打鸳鸯的罪魁祸首,如果自己不回来,他们是不是还要缠缠绵绵到永远啊!自己是多余的,就不该回来?

    顾筱北有些气恼的握紧拳头。

    “厉哥,不要啊!我不想和你分开!你知道我有多(爱ài)你吗?从前,现在,我唯一(爱ài)过的人就是你,厉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我不在乎名分的,我只求你偶尔的让我来看看你,在你不开心的时候陪陪你……”单佳童哽咽着仰起头,一双满含泪水的美目恳求的看着厉昊南,“厉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怎么做都行,只是别离开我!”

    “佳童,你冷静点儿!”厉昊南微微皱起眉头,他伸手抚上单佳童的肩膀,试图让她镇静下来,可是单佳童却被厉昊南这个动作所鼓励,突然站起(身shēn),俯头就吻向厉昊南的嘴唇……

    靠,当自己是死人吗?

    “咳咳,你们能否暂停一下激(情qíng)演出啊!这还有个大活人呢!”顾筱北走出两步,(身shēn)体侧靠在屏风上,不紧不慢的说着。

    厉昊南猛然推开单佳童,有些吃惊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屋的顾筱北,他看着顾筱北脸色不善,暗叫不妙,又苦于(身shēn)体不能移动,只能有些慌乱的叫着:“筱北,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顾筱北并不说话,冷冷的看着他们二人,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看他们怎么收场这幕好戏。

    单佳童手扶着(床chuáng)头柜站稳,脸上犹带泪痕,她是认识顾筱北的,更知道厉昊南对顾筱北多么的眷顾和疼(爱ài),她心思灵透,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说话,她低头咬了咬嘴唇,沉默不语。话。

    厉昊南一脸紧张的看着顾筱北,解释着说:“筱北,佳童也在这里住院,她知道我出车祸了,过来看看我……”

    “是啊,过来看你,看你受伤了,心中难过,就忍不住献(身shēn)慰问了,还真够善解人意的,不对,应该说是善解人衣才对,这样更方便投怀送抱啊!”顾筱北刚刚是隔着屏风偷看,只看见单佳童主动吻上厉昊南,却没看清楚厉昊南有没有回吻单佳童,可是就这么短暂的只有两秒中的一吻,还是让她心中郁闷。

    “筱北,怎么说话呢!你怎么这么刻薄,没有的事不要乱说!”厉昊南沉下了脸,当初他拉单佳童做挡箭牌,后来害的单佳童受伤,对单佳童,他多少是有些负疚的,不然今天就不会由着她痴缠,现在听顾筱北把他们说的这样不堪,单佳童又羞的面满通红,(身shēn)体颤抖,楚楚可怜的,他不由出言呵斥了顾筱北一句。

    可顾筱北本来就对厉昊南为救单佳童受伤的事(情qíng)耿耿于怀,此刻听厉昊南还为了单佳童呵斥自己,并且是当着单佳童的面,她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怒极反笑,竭力镇定的说着:“我就是刻薄了,哪能赶上美丽的大明星贤惠温柔啊!”

    看着哭的楚楚可怜的单佳童,顾筱北真的觉得很好笑,如同她是受尽委屈招人疼(爱ài)的灰姑娘,而自己是可恶刁蛮的任(性xìng)大小姐!

    “筱北,别任(性xìng)了,过来,听我说。”厉昊南这个时候还妄图用他强大的气场镇住顾筱北。

    “算了,我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请继续吧!”顾筱北冷笑了两声,脚步随着往后退。

    厉昊南看着她眸光冰冷,面无表(情qíng),就知道大大不妙,连声喊着:“筱北,筱北……”可是顾筱北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

    (身shēn)边的单佳童知道自己闯了祸,神(情qíng)十分狼狈,用手下意识的整理着衣服,喃喃的说着:“对不起,厉哥,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

    厉昊南有些疲惫的挥挥手,“你先出去吧!”

    顾筱北这样匆匆的从病房里跑出来,冼志明急忙在后面跟上,没好气的喊着:“你又发什么疯,我刚坐下,你还能不能让人喘口气啊!”

    “谁让你跟着我了,有本事你别跟着我啊!”顾筱北心中委屈,眼圈都红了,冼志明一看她这个样子,压了压火,没敢再说什么。

    顾筱北跑出医院大楼时,正看见陈爽开着她的路虎从停车那边过来,她一招手,陈爽的车就‘嘎’的一声停了下来,“筱北,你怎么出来了?”陈爽有些好奇的落下车窗,探出头问道。

    “被人撵出来的!”顾筱北伸手去开车门,气咻咻的说:“我和你一起走,咱们开车自驾游去!”

    “演电影呢!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冼志明大步赶上,瞪了顾筱北一眼,走到陈爽那边,“下来,我开车,你两坐到后面去。”他要抓紧时间掌握主控权。

    陈爽一看这架势,就猜出顾筱北一定和厉昊南又闹起来了,她听话的让出驾驶位,拉着顾筱北坐进后座。

    在车上,顾筱北不无委屈的低声跟陈爽说着厉昊南和单佳童的事(情qíng),陈爽像模像样的宽慰了她几句,顾筱北想想还是觉得生气,叫嚷着让冼志明把车往城外开,冼志明不屑的冷笑,“我可得惯着你呢!”他把车开到一家装潢精美的川菜馆门口停下,指了指里面,“就这了,你们不是(爱ài)吃吗,进去可劲吃吧,我买单!吃完咱们就回去了!”

    “不,我们还不饿,我们要先去逛街。”顾筱北看着这样的冼志明就有气,看她怎么整他!

    冼志明知道顾筱北不会乖乖的听自己的话,她说要逛街也好过离家出走,逛街就逛街吧!

    因为要过年了,大街上到处是人,几乎找不到一片清净的场所,冼志明跟着两个小丫头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这个后悔啊!

    陈爽通过上次和顾筱北逛街知道,顾筱北现在被厉昊南看的很死,也许是怕她再乱跑,她(身shēn)上是分文没有的,于是陈爽主动的把她的银行卡献给顾筱北,谁知道顾筱北却嬉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得意的在陈爽面前晃晃。

    “我厉叔叔给你的!”陈爽对这张卡的由来不做他想。

    “哼哼,他能那么好心,他有钱还给那些大明星呢!tian着脸问单佳童,你要钱还是要什么?我呸!”顾筱北想起这些就冒火,微微眯眼小声的说道:“幸亏我机灵,从他(床chuáng)下偷了这张卡出来!”

    “你偷我厉叔叔的!”陈爽惊讶的瞠目,她这声音量高些,引来了(身shēn)后冼志明的注意。

    “嗯,偷的。”顾筱北倒是落落大方的承认,“反正看他生病给他塞钱的人有很多,我趁机划拉点儿有什么不对。”她走到一边银行卡机旁,把卡插了进去,查里面有多少钱。

    陈爽跟在她后面,疑惑的问道:“你知道密码吗?”

    “这些傻帽,把密码写到卡的后面了!”顾筱北得意的笑着。

    “是这些人没想到,有人敢在厉昊南(身shēn)边偷钱。”冼志明在凉凉的在一边说着。

    “哈哈,发达了,里面竟然有五十万,不知道是哪个傻缺干的事,来看个病人竟然给了五十万!”顾筱北开心的狂吻银行卡。

    顾筱北心中憋着气,拉着陈爽拿着厉昊南的银行卡疯狂的采购,孩子的,自己的,陈爽的,只要看着顺眼就买,袋子多得冼志明让(身shēn)后跟着的小弟们送回车上好几批了。

    “差不多就行了,花人家钱跟花自己的似的。”冼志明实在是逛够了,恶形恶状的吼着顾筱北。

    “怎么可能呢,自己的钱能这么ng费吗!”顾筱北才不怕他,瞪着眼睛气他。

    冼志明气的脸都青了,偏偏这个时候电话铃还跟着捣乱,拿起来一看,是第n次打来电话询问顾筱北行踪的厉昊南,“哥,你管管你家筱北啊!”

    厉昊南听着冼志明都要哭了的声音,无奈的笑了一下,“她还在逛街呢?”

    “嗯,跟有病似的,见什么买什么!”

    “明子,你再忍耐一会儿吧,她不是说那卡里就五十万吗,能够她挥霍多久,等她把钱都花光了自然就回来了!”厉昊南倒是很随遇而安。

    他现在的心(情qíng)是不错的,他原本以为顾筱北误会了自己和单佳童,一准会玩失踪,闹离家出走呢,现在这种逛街购物的表现已经让他很知足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