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会行动的人偶

    贺子俊自从看着顾筱北嫁给厉昊南,并且为厉昊南生了孩子,他对顾筱北一度死心,开始频繁的飞往世界各地,就是不在这个城市停留,他用繁忙的工作麻木着自己,有意识的躲避着顾筱北,拒绝去听有关她和厉昊南的一切消息。

    后来,他终于把跟顾筱北长的一模一样的顾晴北,当成了顾筱北的影子,娶了她,一门心思的要开始新的生活。

    那天在广场看见汗流浃背发报纸的顾筱北时,贺子俊确实有些起了疑心,但他调查的并不彻底,更是在经纪人时雷和传媒公司的刻意安排下,理所应当的去外地拍戏了。

    直到看见网络,报纸上关于厉昊南和安雅的婚讯,他才如梦方醒,连想着这段(日rì)子发生的事(情qíng),总觉得中间透着蹊跷,原来顾筱北真的是想起来一切,有意成全自己和她的姐姐!

    “她怎么什么都不说?这个傻孩子,干嘛什么事都自己死扛着,还跑去给人家打工,发报纸……”

    贺子俊再也克制不在自己,想起顾筱北,那个跟在自己(身shēn)后跑跳的小姑娘,那个自己以为会照顾她一生一世的(爱ài)人,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角落,在自己挥金如土享受生活时,她却沦为了社会的最底层。

    贺子俊带着哭腔的低喃,再次触动了厉昊南的心弦,他置于桌下的一只手捏住皮椅,指甲深陷,但他的表(情qíng)依然是不置可否,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叩击在椅子扶手上,好整以暇地悠悠说道:“顾筱北为什么不肯去找你,这你要回去问你的好太太?”

    “什么?”贺子俊忽的抬起头,白玉般的脸上带着一抹生气的晕红,“这件事(情qíng)顾晴北知道?”

    “贺先生,有时候我真替你悲哀,你连(身shēn)边的人是羊还是狼都分不开,就敢让她睡在你旁边,多亏筱北没有嫁给你!”厉昊南冷冷的笑着,他现在恨不得将顾晴北碎尸万段,但又怕将来顾筱北回来了找他算账,他了解那个小丫头,她姐姐纵然是千般不好,她也是要维护的,他的恨意只能借着贺子俊的手来完成,借刀杀人,这一招他比谁都精通。

    顾晴北,你不是(爱ài)着贺子俊吗,你不是想让顾筱北离开吗?现在我就让你尝尝被你(爱ài)的人憎恶,怨恨的感觉,那种生不如死的恶果是你自己酿的!

    贺子俊哑口无言,其实他内心深处也许是知道顾晴北是什么人的,只是不愿意承认,也不敢承认,此时,当着厉昊南的面他更是羞于承认这一事实。

    他隐约知道,最初顾晴北接近他时,也是带着某种动机和目的的,他在心中一直对她是堤防的,可是现在才发现,一切大概早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顾晴北向自己隐瞒着一切,她在这幕剧中,到底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而自己呢,对着顾晴北是不是动了感(情qíng)?

    贺子俊觉得一阵彻头彻尾的寒冷,好半天,他才软弱无力的问出,“厉昊南,筱北呢,她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厉昊南回答的很快。

    “你怎么会不知道?”贺子俊对他怒目而视。

    厉昊南线条分明的脸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他挑起一边唇角,“我怎么就会知道?你是她青梅竹马两(情qíng)相悦生死相随的恋人,不也是对她漠不关心不闻不问照常娶妻生子了吗?我这个前夫干什么就不可以重新开始生活呢?干嘛就一定要知道她的下落?”

    他这个人本来就(性xìng)(情qíng)(阴yīn)狠,愿意迁怒于人,在顾筱北这件事(情qíng)上,厉昊南跟顾晴北生气,跟自己生气,同时还要捎上不少无辜的人,如贺子俊。

    “你真的不知道筱北去哪里了?”贺子俊是知道厉昊南的狠绝的,他现在已经跟安雅结婚了,也许他真的把顾筱北忘的干干净净了。

    “哼,贺子俊,你与其在这里跟我纠缠,还不如回去问问你的好妻子,就是她用一张银行卡把你的初恋(情qíng)人打发走的!”厉昊南说的轻描淡写,但他在心里是恨透了顾晴北,他要让她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贺子俊站起(身shēn),(挺tǐng)拔的(身shēn)体竟有点萧瑟,声音嘶哑,“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是她把筱北撵走了?”

    “你可以回家查看你家的账务往来,如果你是个还不算糊涂的男人。”

    贺子俊愣愣地看着窗外,突然扭(身shēn)冲出了房门,厉昊南看着他近乎于颠狂的(身shēn)影,脸上的从容不迫瞬间跨了下去,头无力的靠在沙发背上,顾筱北啊,你在哪里?

    ……

    乌墨守在顾筱北的(床chuáng)边,他看看躺在(床chuáng)上的她,(床chuáng)头悬挂点滴,药液一点点的流入她的(身shēn)体。

    在这个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治蛇毒的医生和药,当然,咬中人的要不是巨毒的蛇才行,值得庆幸的是,咬伤顾筱北的蛇就不太毒。

    他在抱住顾筱北后的第一时间,已经把顾筱北脖颈上的蛇毒吸了干净,伤口随后也得医生及时的处理,还敷上了最管用的药物。现在,顾筱北微微发黑的脸已经转白,乌墨偷偷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顾筱北滑嫩柔和的脸庞,他还是第一次以如此之近的距离打量顾筱北,此时的她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灵动(娇jiāo)俏,也没有在厉昊南(身shēn)边的飞扬跋扈,没有跟他在一起的恼怒仓皇,她是那样的安静,如同婴儿一样,睡在他的(身shēn)旁。

    如果她永远都是这个样子呆在自己(身shēn)边多好!

    乌墨的脑海中,竟然闪过一些念头,他和顾筱北,都已经白发苍苍,像一幅画,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共同看着夕阳西下,两(情qíng)缱倦,琴瑟和谐!

    这样的美梦,乌墨没有做多久,就被打破了!

    顾筱北是醒了,可是醒来后的顾筱北不言不语,也不流泪,如同把自己封闭在一个无形的空间里,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乌墨知道顾筱北曾经被厉昊南((逼bī)bī)疯的事(情qíng),也知道她被厉昊南强行催眠的事(情qíng),对于一个这样精神上已经千疮百孔的人,此时这种表现,是极其骇然的,就像一根弦,已经拉得再没有一点儿的张力,随时都可能会崩溃,断裂。

    “顾筱北,你说句话行吗,别这样?”乌墨的声音中透着紧张惊慌。

    “顾筱北,你就算不看我,不看厉昊南,你也要为你肚子里面的孩子着想啊?”乌墨这里并没有妇科医生,他至今为止还不知道顾筱北没有怀孕。

    “孩子,孩子……”顾筱北喃喃的,眼睛看着窗外的天空,她的思维并没有和乌墨在同一个频率上跳动,她想的孩子是厉熠,那天真的小脸,那软软的声音,那(奶nǎi)香(奶nǎi)气的小(身shēn)体,那让她夜夜梦见的小人……他现在已经忘了她这个妈妈了吧,儿子,儿子,临别时小厉熠哭得声嘶力竭,悲伤哀怨的声音放佛还缠绕在她的耳畔!

    家庭和孩子就是女人的整个世界,可是现在,她的家散了,孩子也成了别人的了,即使他睡觉说梦话叫着妈妈,也不再是自己了吧!

    顾筱北觉得自己想的头都疼起来,她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把自己弄得像个茧,只露出个头,蜷成一团,一动不动。

    乌墨靠着(床chuáng)边坐着,温柔怜惜的看着顾筱北,他无比的怀念前些天跟他作对吵嘴的顾筱北,他小心局促地不敢碰触她哀伤的沉默。

    可是从这天起,顾筱北就像一具会行动的人偶,对一切都失去了感知的能力,每天除了吃饭,即使躺着,问话也不回答。

    她的生命,像是燃尽的烛火,一点点的熄灭下去,只要轻轻吹来一阵风,就会飞灰湮灭。

    看着这样的顾筱北,乌墨焦急担忧。

    尽管现在正处于王朝帝国对他大面反扑的紧要关头,可是他还是要带着顾筱北离开,乌墨害怕再次变疯的顾筱北。好在他平(日rì)里隐(身shēn)后台惯了,在对属下做了周密的安排后,乌墨偷偷的带着顾筱北去了国外,在(爱ài)尔兰,他请了有关方面的专家给顾筱北看病,医生给顾筱北做了全面的检查以后,诊断她患了抑郁症,并且明确的告诉他,顾筱北没有怀孕。

    乌墨心中暗恼顾筱北耍她,这个丫头看着好似没心眼似的,还(挺tǐng)知道保护自己,他想跟顾筱北理论几句,可惜,她现在已经不会跟他吵架了!

    顾筱北被安排住进了医院,有三个护士24小时轮班看护她,另有一个佣人专门负责做她(爱ài)吃的中式菜肴,料理她(身shēn)边的事物。病房是的病房,放着各色舒适的家具,家电,完全是五星级酒店的服务方式,每天大把的真金白银花出去,也不完全是白花的。

    她麻木的好不反抗,被动地接受治疗,乌墨每天时刻陪在她(身shēn)边,输液、药物,散步,自言自语的与她聊天。但她仍然闷闷不乐,不言不语,原来生命并不容易放弃,深重得一度将她击倒的绝望也让她死不了。(身shēn)边的护士与佣人都十分专业有礼,工作时间从不闲聊喧哗,可她仍有种生活在别人监视之下的感觉,没有任何欣慰,只觉得嘲讽。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