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你就死心吧

    乌墨捧着的烟壶里发出骨碌碌的声音,厉昊南拿了起来,对乌墨这个举动,他也便并没有太多人意外,他迟疑了一下,吸一口,古老熟悉的味道传来,苦中带着暗暗的香。他看着乌墨的神经仿佛舒缓了一些,“乌墨,你年纪还小,有很多事(情qíng)你慢慢就会懂,水至清而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厉昊南是湖了,想要让东南亚保持住暂时的稳定,乌墨这个棋子不可或缺。

    “厉叔叔,受教了!”乌墨态度很是诚恳的点头俯首。

    下面众人随即发出如释重负的嘘声,笑声和赞叹声。

    按照东南亚道上的规矩,乌墨向厉昊南点烟认小,就意味着从此归顺到厉昊南的旗下,跟其他人一样,默认厉昊南做这里的龙头老大。

    这样的结果文以墨陈家强等人自然是满意的,厉昊南的考虑他们都懂,都暗暗佩服厉昊南算是把物尽其用这项技能发挥到极至。

    厉昊南心中清楚,乌墨是头养不熟的狼,他只是在休养生息,以退为进。厉昊南在东南亚用了整整四天的时间,把自己在东南亚各处的大小据点,重新部署安排一遍。

    听见有人推门而入,厉昊南满怀期盼的抬起头,见是护士,后面跟着文以墨陈家强和冼志明、阮文正他们。

    护士进来给厉昊南挂了点滴,安雅被大家吵醒了,去了卫生间。

    “你们每天都没有事(情qíng)可做吗?”厉昊南看着进来的这些人,没有一个他看着顺眼的,真的是有些失望,烦躁的说:“我这都好的差不多了,你们不用总是来看我,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能干嘛去啊,我的任务就是负责保护你!”冼志明放赖的倒在一边的沙发上,“哥,你没注意吗,很久以来,都是你去哪里我去哪里,咱们可以称上形影不离了!”

    厉昊南看着他就心烦,眼神一转,被后进屋的文以墨手里那捧花雷到了,皱着眉头,“嚯!你还买花,你扫墓啊?”

    文以墨鄙视道:“这叫礼节!看来我就不应该跟你讲礼节,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给你拎两瓶酒上了!”他说着话,顺手把花塞给从卫生间出来的安雅,“找个瓶插上去。”

    冼志明扫了一眼那捧被满天星簇拥的百合,嘿嘿一笑:“还怪咱哥生气,看病人带一把白花,你有常识吗?”

    “别一天胡说八道的!”陈家强随手打了冼志明一下,看了厉昊南一眼,“你这张破嘴,不定那时就得挨你哥撸!”

    “什么白花?人家花店的说现在探病都送这个。”文以墨不理睬冼志明,神气地指着那把花,“据说它的香气有安神静心的作用,对于现在的昊南来说,这就是最好的东西。”

    “这样啊,那我明天去运一车来,把咱哥围起来,让他好好安安神,省得他一看见咱们就瞪眼睛!”阮文正忽然变的有了思想。

    厉昊南被这些人气的都想翻白眼,他们是来探望他的,还是来气他的!“你们再放个哀乐,直接给我开追悼会得了!”

    几个人好像故意串联好了,也不顾厉昊南的心(情qíng)当场爆笑,然后开始继续东拉西扯的瞎聊。

    厉昊南见他们这些人好像一时半刻不想走的样子,看着门口心中焦急,顾筱北这个人脸小,即使来看自己,听见这些人在屋里吵嚷,准的偷偷的溜走了!

    他不耐烦的对着他们说:“你们都别在这里瞎侃了,我困了,赶紧的,都回去吧!”

    “哥,你不刚醒吗,怎么一见到我们你就犯困啊!”冼志明赖皮赖脸的。

    “我见到你们不困,见到你们我就烦,行了吧,都走。”厉昊南彻底的冷了脸。

    陈家强见厉昊南这样知道他这是马上要翻脸了,他们一见门时,他就看见了厉昊南那张失望的脸,于是挠着头想搪塞几句,“昊南,小爽刚刚从外地回来,有些累了,我让你嫂子带她去做spa了,想先让她放松一下……”

    “哎呦,纸也包不住火!明说了吧,省得他看咱们不顺眼,总是撵咱们走。”冼志明正起劲的低头吃着桌上的大樱桃,头不抬眼不睁,也没看见厉昊南已经变得乌沉沉的脸,“陈哥,你还绕什么啊?你就直接说了吧,小爽去找顾筱北了,告诉她我哥生病的事,那个狠心的小丫头她不来,这不就得了吗!”

    厉昊南忽然沉默下来,听到冼志明说这番话,仿佛没听见,只是抬头看着点滴里的药水往下滴,一滴一滴,不紧不慢地落着。

    病房里一下子变的安静下来,大家见厉昊南这个样子都有点害怕,只有冼志明还在低着头叨叨着:“哥,你就别看着我们不耐烦了,你就是把我们撵走了,那个小丫头也不会来,要我说你就死心吧!你在这里盼着她,想着她,她也不在意,顾筱北,那就是个白眼狼,她对你啊,心狠着……”

    原来自己这个傻样子大家都知道了!原来自己这点可怜可笑的心思连冼志明这样的人都看透了!他忽然觉得无地自容,不(禁jìn)恼羞成怒,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自己现在在其他人眼里一定稚嫩蹩脚得不行?

    厉昊南猛地侧过脸,怒盯着冼志明,仿佛他是在说笑话取乐他一般,使他受了辱。他的怨愤顿时迸发,狠劲一上来,额角的青筋都在突突的跳着,低声吼着:“出去,你们都给出去,别再来烦我!”

    文以墨见厉昊南是真的发怒了,他知道厉昊南这时候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急忙带头跑出他的病房,陈家强,阮文正安雅等人见冼志明真的给厉昊南惹毛了,也跟着跑出来。

    最后跑出来的冼志明心有余悸的怒视着其他人,如同要咬人一样,“你们都瞎啊,他变脸了你们怎么不告诉我?诚心是不是?”

    “我以为你这几天皮子紧了,想讨顿打呢!”文以墨不(阴yīn)不阳的说。

    其余几人跟着低声笑着。

    “滚!”冼志明臭着脸,气哼哼的坐到病房门口的椅子上。

    ……

    这天上晚班的顾筱北没事可做,躺在(床chuáng)上看杂志,突然接到了顾晴北的电话,她接到顾晴北的电话后,在(床chuáng)上发了好一阵子的呆。

    她知道,自己这个姐姐,没有什么事(情qíng)是不会跟自己联系的,不知道是因为她们隔绝的太久,彼此心中有芥蒂,还是因为她怕贺子俊发现。

    想到贺子俊,顾筱北自然地联想到前几天和他在大街上的重逢,难道,姐姐找自己跟子俊哥哥有关!

    顾筱北从宿舍楼里出来,顾晴北已经开着她白色的玛莎拉蒂在等她,她穿着很飘逸的孕妇裙,长发用发卡绾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微微化着淡妆,仍然不掩艳光。

    咖啡厅里充足的暖气和舒缓的音乐醺得人恹恹(欲yù)睡,顾筱北提醒自己保持精神饱满的坐在顾晴北面前,她不想露出一点点疲态或者过的生活不如意的蛛丝马迹来让姐姐忧心,因为姐姐现在怀孕了,微微凸起的小腹下,是子俊哥哥的孩子。

    顾筱北替姐姐高兴,心中又带着微微的惆怅,一些不能言说的少年(情qíng)愫在心中翻腾,她永远忘不了那些过去,山风低拂,十指纠缠,自己和贺子俊总是腻在一起,聊着最寻常的话题,气氛每次都是特别的美好,柔和得就像天上模糊的月光。

    曾经以为一定会嫁给贺子俊的人是自己,曾经的他说过,让自己至少要给他生两个孩子,这样,孩子长大了才不会像自己一样孤单……可是,在她经历了这么多事(情qíng)后,她才知道什么叫做事与愿违,自己已经成了离婚女人,而姐姐,竟然怀着自己初恋(情qíng)人的孩子,成为了孕妇。

    顾筱北抬起头,目光虚虚的看着顾晴北,仿佛并不愿意与她那隆起的肚子触碰,但嘴角却带着笑,“姐,你怀孕了,几个月了!”

    “快四个月了!”说到孩子,顾晴北下意识的(身shēn)上抚摸着小腹,脸上笑的幸福甜蜜。

    “恭喜你,这么快就要当妈妈了!”顾筱北竭力的笑着,却不知为何,觉得无比心酸。

    “筱北,你最近过的不好吗?”顾晴北若有所思的看着顾筱北。

    “好啊,我过的很好!吃的好,睡的好,”顾筱北嘻嘻笑着,没心没肺的样子,“前两天量体重,我都胖了!”

    “筱北,子俊回家说,他前几天看见你在大街上顶着太阳发传单!”顾晴北用勺子为顾筱北的咖啡杯里加了糖,空气中飘((荡dàng)dàng)着咖啡的苦味,她的问话里带出焦灼感。

    “是。”顾筱北看着姐姐充满不安和担忧的目光,如同是她做了错事一样,心里混合着莫名的愧疚、难受,小声的解释:“我只是闲着没事做,所以跟朋友一起去了,没想到会遇见子俊哥哥。我已经跟他解释过了,说我只是贪图新鲜,背着厉昊南出来体验生活。”

    “筱北,我没有怪你的意思!”顾晴北隔着桌子,忽然抓起顾筱北的手,立刻,有暖暖的温度传了过来,“筱北,我知道,你为了我,已经舍弃了很多,付出了很多。贺子俊,原本是应该属于你的,我现在的一切都应该是属于你的!”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