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欠的债,肉偿

    顾筱北在短暂的迟疑和惊骇过后,羞恼的猛地冲到厉昊南(身shēn)边,伸手就把dv抢了下来,狠狠的往地上摔去,可是厉昊南却(身shēn)形微动,将即将落到地毯上的dv伸手接住了,画面还是在闪烁,低喘的声音还是在继续着,他暧昧的笑笑,将dv关上了,“怎么样,看清自己的表现了吗?这回赖不掉了吧!”

    顾筱北看着厉昊南那种熟悉的笃定的笑容,整个人如同被丢进油锅里,然后又捞起来,扔进了冰水里,只觉得浑(身shēn)冷一阵(热rè)一阵,她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烧,如同要裂开一般,低吼着,“厉昊南,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魔鬼永远都是魔鬼,他会一直(阴yīn)毒地算计自己,他有无数卑鄙的手段可以要挟自己,认准有了这个不堪的东西,可以把自己攥在手心里,认准了她不能逃出升天去!

    “筱北!”厉昊南一把抓住激动的浑(身shēn)颤抖的顾筱北,顾筱北的反应,让他青了脸,心也沉入了谷底,懊恼的道:“筱北,你别生这么大的气,听我说,我这么做,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看清你自己的心,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是(爱ài)我的,你别误会我……”

    “厉昊南,你还真有办法啊!”顾筱北此刻像一只充满攻击力的小兽,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里盈满着盛大的怒意,愤怒,羞辱,痛苦……一切都涌上心头,她如同马上就要爆炸一般,“我看不明白自己的心?你用这种方法我就看明白了?我他妈的还真是((贱jiàn)jiàn)啊,你百般哄劝讨好着我不回头,你强行的把我上了录下这么个东西我就回头了?你把我当什么了?驴子啊,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顾筱北,你别这么作践自己行不行!”厉昊南暗恨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对着这个小丫头用错了手段,他的目的只是想把这美好的一刻留住,让顾筱北清楚的看清自己,结果弄巧成拙!

    他把手里的dv狠狠的摔在地上,接着用力的狠踩了几脚,“这样行了吧!我把它摔了,销毁它,你别再生气了好不好!我错了,行不行!”

    顾筱北依然梗着脖子,(胸xiōng)脯急剧的喘息着,好半天才说:“厉昊南,你真无耻!”

    厉昊南苦涩的笑着,脸上带着伤痛和无奈,喃喃着:“对不起,筱北,没想到我这样做伤害了你!我承认,这件事(情qíng)上我用错了方法,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这样的人,这样所有人都夸赞聪明睿智的人,能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qíng),还不是被你((逼bī)bī)得无路可走!”

    顾筱北扭过头不去看厉昊南,见惯了他睥睨天下、万众景仰的样子,现在看着他无能为力、黯然神伤的样子,心也不觉一酸,她的心,到了此刻,竟然还在为了这个处心积虑算计她的男人痛着。

    “算了,厉昊南,我不怪你了,咱们也别吵了,我走了!”顾筱北忽然觉得衣帽间无形低气压让她气闷,说完便转(身shēn)往外走。

    “顾筱北!”厉昊南上前一步抓住顾筱北的胳膊,黑眸冷厉的望着她,看着她这种想甩手走人的样子,心里一阵阵的气怒和痛苦。

    她竟然这样说走就走!他们已经重新在一起了,可是她竟然还是这样无所谓!世人都说自己冷漠无(情qíng),可是跟这个无(情qíng)无义的小丫头比起来,自己这点儿道行又算得了什么?

    “顾筱北,昨天晚上我们做过的一切,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吗?”厉昊南低吼着,他真的不想再跟顾筱北这样发火,可是他发现,自己在顾筱北面前的弹(性xìng)越来越差,她总是能轻易的让他生气。

    “喔!”顾筱北仿佛有些恍然,低头假意思索,然后一本正经的抬头看着厉昊南,说道:“厉昊南,你平心而论,昨晚的运动,你说,是咱们两个谁先发起的,在整个运动过程中,又是谁享受的成分比较大些?”

    厉昊南见顾筱北终于愿意提起这件事(情qíng),想正视现实了,脸上露出喜色,如同一个小学生一样,唯唯诺诺的在顾筱北面前点头说道:“我承认,昨晚的事(情qíng)是我先主动的,是我用了强,后来,也是我乐在其中,我享受的多!”

    顾筱北趁着厉昊南高兴的神(情qíng)恍惚,不动声色的退出他的势力范围,对着他莞尔一笑,这一笑,更是让厉昊南眼花缭乱,目眩神迷,“你承认就好!厉昊南,你昨天替我送了礼物给贺子俊和我姐姐,我现在手头紧,没有钱还你。这个年头呢,你zj也是要花钱的,昨晚的事(情qíng),既然你也(挺tǐng)享受的,那就当我(肉ròu)偿了!从此,咱们两不相欠!”

    厉昊南听着顾筱北的话,又惊又怒,气得冷硬俊美的都变的狰狞,等他反应过来,顾筱北已经一溜烟的跑到楼下,和大厅里正玩耍的儿子摆摆手,直接往外面跑去。

    顾筱北知道自己这两句话算彻底的触怒了厉昊南,她以为他会愤怒的跟她大发雷霆,或者是干脆不再理睬她,却不料他还是开车追了上来,摇下车窗,僵冷着脸对有些畏惧萎缩的顾筱北说道:“这里没车,我要去公司,顺路载你,到了市区你自己搭计程车回去!”

    被外面的风一吹,顾筱北也有些清醒过来,自己这么跑是没用的,这里根本没用出租车,要想回到宿舍,还真的要搭一段厉昊南的车。

    厉昊南这次看来真的是被顾筱北气的不轻,一路上都不言不语的冷着脸,顾筱北的嘴闭得更是比蚌壳还严!

    看见前面出现了公交车的站点,顾筱北无声的指了指,厉昊南气息在一瞬间都沉重起来,‘嘎’的一脚刹车,把车子贴着路边停下,顾筱北刚走下车,下一刻,车子就猛然发动,‘唰’的一下从她眼前绝尘而去。

    顾筱北在路边呆呆的站了一会儿,毅然的抬起头,往前走去。

    必须得往前走,趁她还有力气跋涉出这片迷人而广袤的森林,让她安静地退回原点吧!希望老天能体谅她不得已的退缩,她只是想给自己留点余地,她真的快要一无所有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