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羞辱的DV录像

    顾筱北惊恐的望着厉昊南古铜色(胸xiōng)膛上刺着的狰狞狼头,只觉得脑袋一阵混乱,她努力的回忆着昨天发生的一切,可是,唯有的贺子俊婚礼上的悲痛和迷糊中撕裂的疼痛,再无其它。

    “你……你……我……我……我们……怎么又……”顾筱北懊恼的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厉昊南带笑的目光直直的望着她,然后在她额头落下一个温柔的吻,有点慵懒的说:“头还疼吗?我要佣人给你准备了醒酒汤,是先洗个澡,还是先喝汤?”

    顾筱北气嘟嘟的小脸扭向一边,眼睛望着窗外,窗外阳光明媚,碧空纯净,自己倒底是怎么了,怎么又和厉昊南发生了这种事(情qíng)!

    她用力的往后挣了两下,但厉昊南的手却更加用力,强势的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不给她挣扎的机会,“你干嘛,放开,我去卫生间!”

    厉昊南为这样紧张的自己感到不自在,放开了顾筱北,但是视线却追随着她,顾筱北忍着(身shēn)体的不适下了(床chuáng),谁知道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

    “没事吧!”厉昊南灵敏如豹般迅速的跃起扶着了她,眼里藏着隐隐的笑意。

    顾筱北控制着发抖的双腿,懊恼的突然举起双手,雨点般的拳头落在厉昊南**的(胸xiōng)膛上,低叫着:“你还笑,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

    厉昊南一动不动任由她打,任由她发泄,看着她那羞红的小脸,低低的笑出声,“囡囡,老爸抱你去洗澡吧!”

    顾筱北忽然停住动作,脸上露出惊诧、茫然的神色,她沉着脸,一声不响的用力推开厉昊南,裹着条被单逃一般进到卫生间。

    浴室里灯光明亮,巨大的落到镜里她浑(身shēn)上下纤毫毕露,顾筱北怔怔的看着自己,(身shēn)体上到处是红紫色的吻痕,所有隐秘的地方都没有放过。

    她站在莲蓬下,失神的看着前方,脑子虽然有些迟钝,但依然在转动着。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qíng),最自然的结局当然是自己就坡下驴,与厉昊南和好如初,正巧现在贺子俊结婚了,自己可以装作什么事(情qíng)都没发生,继续做她万人之上,享尽荣华富贵的厉夫人!

    可是,有些事(情qíng)她怎么都无法忘掉,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qíng),她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那一幕幕的如同无形的魔障,挡在她和厉昊南之间!

    她自认为自己是个心(胸xiōng)开朗的人,小的时候被爸爸遗弃,长大后他来找自己,对自己提出那样苛刻无耻的要求,自己想都没想就答应他了;姐姐对自己向来自私自利,可是只因为她喜欢贺子俊,自己毫不犹豫的就放弃了和贺子俊相认的机会。

    只有厉昊南,唯独对厉昊南,自己无法释怀,忘不掉他的冷漠、伤害、侮辱,即使他现在这样对她好,她还是对他耿耿于怀!

    (爱ài)恨只是一线之间的事,她现在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爱ài)还是恨,只是知道,自己是不能和厉昊南在一起的!

    顾筱北洗去了欢(爱ài)的味道,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她自己的衣服早不知道哪里去了,直接走进衣帽间里,这里原来挂着她很多衣服,现在那些衣服还在,还要一些明显是新购置的,整整齐齐的挂在最外面。

    她看都没看这些,从休闲服系列里找了件高龄的衬衫挡住脖颈处的痕迹,然后(套tào)了条牛仔裤,又翻出一双休闲鞋。

    正在她换衣服的时候,从镜中看见自己(身shēn)后出现厉昊南的(身shēn)影,他估计到客卫洗澡了,短短的头发上还带着水珠,光着上(身shēn),下面围着一条浴巾,大刺刺的走进来,当着顾筱北的面就解开浴巾,赤着(身shēn)体毫不避讳的进到衣帽间换衣服。

    厉昊南,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已经离婚了,他们有这么熟吗?

    也许是屋内冷气的关系,顾筱北觉得(身shēn)体有些微微发凉,她深吸了一口气,好半天才抬起头,从镜子里看着整理着衬衫的厉昊南,声音平静的说道:“厉昊南,谢谢你陪我一起出席贺子俊的婚礼,现在,我要回去了!”这个男人的脾气她太过了解,无论她多么不愿意,多么想避免,但今天,势必还要有一场恶吵!

    “回呢啊?”厉昊南微微一扬眉,声音听着有些漫不经心。

    真的能装傻!你就装吧,我看你还能装多久。

    “回家啊!”顾筱北意识到自己和厉昊南的距离很近,近到危险的程度,她尽可能的低眉顺目半垂着眼皮,语气平和自然,不想惹他发怒。

    “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还要去哪?”厉昊南的目光忽然紧盯着顾筱北的脸,目光灼灼,脸上带着笑意。

    “厉昊南,你的年纪不小了,不会以为发生了昨晚的事(情qíng),我们就会和好如初,一切一夜回到从前了吧!”顾筱北对着这样的厉昊南既好气又无奈,她一边说话,一边机警的退后两步,厉昊南,离发怒不远了!

    厉昊南并没有顾筱北预想中的暴跳如雷,他还在笑着,而且笑容渐渐扩大,“顾筱北,昨晚的事(情qíng)你都忘了吗?你在**的时候,喊的可是我的名字的!”

    如同“轰”的一声,顾筱北听厉昊南不客气的提什么昨晚,说什么**,羞臊的整张脸都红了,“你胡说什么?”她有些懊恼的喘着气,“昨晚我喝多了,根本什么都不记得!”

    “酒醉三分醒!但如果你不承认,也无所谓!”厉昊南转(身shēn)走到(床chuáng)头,拿起一个dv,按下dv的播放键,第一个画面一出来,顾筱北就瞪大了眼睛,羞红了脸,图像很清晰,画面上,一个女子赤着(身shēn)子,纠缠在厉昊南(身shēn)上,充满**的喘息,(娇jiāo)喘、低吟……

    “老爸,求求你……啊……”一声一声,声声**如骨……

    橘色的灯光照在女子的正面上,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那是自己面容,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就是自己!!!

    顾筱北在这样画面的刺激下,脑子迅速回忆起昨天晚上战斗的后半个阶段,自己好像真的是(挺tǐng)投入,有些忘乎所以但,但厉昊南也不能这样无耻,把这些录下来啊!!!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