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我还能吃了你

    顾筱北见到过厉昊南生气,她一直知道厉昊南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但是从来没见到他气成这个样子,英(挺tǐng)的面容变得扭曲狰狞,前额的那道平(日rì)里看不出来的疤痕都清晰的泛白,眸子里的凌厉光芒犹如裂空而的闪电,整个人看起来即将失去控制。

    厉昊南终于被她成功地惹恼了!

    此时的顾筱北意识到危险了,再也顾不得气厉昊南,吓得转(身shēn)就跑,好像刚好踩到什么东西,脚崴了一下,但这种时候,她既害怕又顾着面子,就只能咬牙撑着往前跑。

    可是刚跑了几步,厉昊南上追上来就扣住了她的肩膀,低沉而无奈的吼着:“别乱动了!”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顾筱北根本不敢细看厉昊南的脸,挣扎中感觉厉昊南单膝蹲到自己面前,握住自己的脚踝低头看着,“脚崴了还跑?你怎么这么人不省心!”

    话里的亲昵和关切不是聋子都听得分明,顾筱北畏惧厉昊南的心一松,委屈之(情qíng)油然而生,眼泪扑簌簌的就掉下来。

    “怎么了,疼吗?”厉昊南语气紧张的急忙问道。

    “疼,疼,好疼啊!”顾筱北的脚也不是多撕心裂肺的疼,完全可以忍受的,但她心中对刚刚那样对自己的厉昊南有气,而她又深知折磨厉昊南的不二法宝,于是大声喊着疼。

    厉昊南听着顾筱北不住的大喊,心疼的脸都变的发白,脚扭到,可大可小,看她这样喊叫,万一是骨折,骨裂之类的,就麻烦了,他如同哄着小孩子般,“筱北,忍着点啊,忍着点!”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在顾筱北踝骨周围一点点按压,“感觉怎么样,疼么?算了,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说完站起(身shēn),就来抱顾筱北。

    “不用,不用。”顾筱北知道自己的脚根本崴的不严重,如果去了医院厉昊南立刻就会知道自己在耍他,那样恐怕会引起场海啸般的暴怒,她躲着厉昊南往后一跳,脚一沾到地,疼的她‘嘶’的一声。

    “你就不能老实一会吗?”厉昊南痛心疾首的喊着,眼见着顾筱北要摔倒,急忙上前把她抱住,现在他已经是心疼的冒了冷汗,抱起顾筱北就往一边的车子处走。

    顾筱北一见厉昊南真要带她去医院,慌了,拉扯着厉昊南的衣服,“没事,真没事,我的脚不疼了,一点儿都不疼了!”

    厉昊南低头看了眼怀里的顾筱北,看着她那双乌黑灵动的大眼睛躲避着他的注视,嘴角挂着讪讪的笑意,他太熟悉这样的顾筱北,熟悉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情qíng)绪的变化,立刻明白她刚才是在耍着自己玩,虽然心中气恼,但庆幸她的脚没有事(情qíng),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她抱到一边的椅子上,再次查看她的脚,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这样疼不疼?”厉昊南轻轻压着她的脚踝处。

    “不疼。”顾筱北小声回答。

    “这样呢?”厉昊南微微转动了一下她的脚踝骨。

    “有一点儿疼。”

    厉昊南嘘出口气,知道她的脚真的没什么大碍,这时,佣人们已经拿来了家里的应急药箱,顾筱北有些心虚的看着厉昊南,想要把脚移开,嬉皮笑脸的说:“还是,还是我自己来!”

    “你哪里知道这个?你知道这些药怎么用?”厉昊南冷着脸子,顾筱北哪次磕磕碰碰,不都是他亲手处理的。

    顾筱北对着自己(身shēn)前厉昊南的后脑勺撇撇嘴,张牙舞爪的做了鬼脸。

    “你想要打我啊?”厉昊南声音严厉,俯(身shēn)将顾筱北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

    “你怎么知道我要打你,你背后也没长眼睛!”

    “傻瓜,地上有影子!”

    顾筱北这才注意到自己投在地上的狂舞(阴yīn)影,很没面子的冷哼一声。

    厉昊南不再理她,从药箱里找出治疗扭伤跌打的药油,认真的看着每一样的说明书,其实他们这些人以往跌打损伤是常有的事,有时候根本不上药,即使上药也从来不会看说明书的,只是按照基本知道的大概用法使用。

    但是现在这些东西要用在顾筱北(身shēn)上,他就要更加严谨小心些,仔细阅读了说明书后,从药盒里拿出了氯乙烷喷雾剂喷在顾筱北的脚踝骨出,动手小心将药涂均匀,他甚至恨不得找冼志明和阮文正等人先过来试验一下揉药油和药膏的力度轻重。

    “没那么严重吧,不用这么仔细的的!”顾筱北喃喃的说,她自己感觉真的不太严重。

    厉昊南只是臭着一张脸,把她脚放在他的腿上,不轻不重的揉着崴伤的部位。

    顾筱北看了看外面的天,心中有些着急,她今天又上晚班,再不走就要迟到了,想着要走,她出其不意的猛然把脚从厉昊南手中抽了回来,快速的穿上鞋。

    厉昊南怕弄疼她,只是虚虚的扶着她的脚,冷不防被她这样溜走,明显的怔了怔,半蹲在地上,双手空空的,有些懊恼的抬起头,看着她,“你干嘛?”

    “我得走了!”顾筱北努力维持着脚步平稳的站起来,想要尽快的消失在厉昊南的视野范围内。

    厉昊南好像突然又动了气,狭长的眼眸微微一沉,“顾筱北,你到底在紧张什么?我还能吃了你!”

    “不是,我今天开始上晚班,再不走就要迟到了!”顾筱北懒得再与他计较态度问题,迟到是要被扣钱的。

    “你的脚受伤了还要上班?”厉昊南皱起眉头,声音严肃的教训她:“你的脚以前崴过,如果不好好养着,会落下沉疾的!”

    这个道理顾筱北多少也知道,可是她现在只是个打工仔,需要自己养活自己的,这份工作队她来说很重要,“不行,无故旷工是要被扣工资的!”

    厉昊南看着顾筱北紧张的表(情qíng),仿佛终于忍不住哂笑道:“这么兢兢业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为国家研究火箭呢!行了,我会给你请假的,你就安心歇着吧!”

    “那更不行了,你千万别去给我请假,不能让我们店里的人知道我们认识!”顾筱北紧张的脸色都变了,连连摆手。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