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近在咫尺的熟睡爱人

    厉昊南(情qíng)不自(禁jìn)伸手过去,想要抚摸一下那近在咫尺的面容,但手指忽然定住,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顾筱北睡梦中的眉头紧紧地皱着,眼角还渗出一滴泪水。

    他的小公主,离开了他,还是得不到她想要的快乐吗,她在梦里想着谁?贺子俊,还是自己?望着她单薄(娇jiāo)小,孱弱无助的(身shēn)体,他多想紧紧的搂住她,如同以前一样,真切地(爱ài)惜,感觉着彼此的亲近,没有任何的隔阂。

    厉昊南就这样一直坐在顾筱北的(床chuáng)边,听着时钟在寂静的夜晚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他多么希望这长夜永远不亮,永远也不要让她再离开他,哪怕就这样也好,就这样让她一辈子乖乖地躺在自己的面前。

    顾筱北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房间里,混沌中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但听见孩子在外面咯咯笑着,随即惊醒,自己和厉昊南已经离婚了,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还整齐的穿在(身shēn)上,还好,还好,厉昊南没有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qíng),而自己也没有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qíng)!

    顾筱北到卫生间里洗漱一下,见衣橱里放了一(套tào)衣服,文(胸xiōng)内裤都是自己以前用过高档牌子,但是外面的衣裤却不是她以前穿惯的大牌子,样式也不算显眼,她低头看看(身shēn)上皱巴巴的衣服,别无选择,洗过澡后,把厉昊南替她准备的衣服换上。

    她走出房间,花园里的大理石喷泉,汩汩的淌着水,绿草茵茵如画,一切都美丽的奢华。厉昊南和儿子,沐浴在大好的阳光中,正玩的兴致勃勃,厉昊南把孩子驮在背上,让孩子把他当马骑,小厉熠熠也不畏高,兴高采烈的喊着,笑着

    厉昊南心(情qíng)好的时候,很是宠(爱ài)孩子,只要是孩子高兴,怎么样都行,像(爱ài)不释手一样,把孩子抱在怀里,背在背上。

    顾筱北看着这样的厉昊南,心里即幸福又难过。如果她没有想起从前的一起,他们一家三口,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但随即摇了一下头,真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

    看着顾筱北走出来,厉昊南抱着孩子走过来,很自然地伸手替她整理下头发,微笑着说:“怎么不吹干呀,还在滴水!”

    顾筱北的心狠狠的一痛,以往太多次,都是厉昊南为她吹干湿漉漉的头发,她肯定,厉昊南也想到这些,因为他对着自己的笑容变的恍惚,脸上带着宠(爱ài)和开心,那是从前见过无数次的。她急忙移开目光,看向儿子。

    厉昊南今天的心(情qíng)明显的不错,穿着了件休闲衬衫,敞着领口,坐在餐桌上吃饭,不时的逗着儿子,偶尔看着顾筱北笑笑。

    顾筱北知道这个男人向来喜怒无常,也不去理她,因为今天十点有班,吃过早饭,抱了抱儿子,用力的亲了两口,就打算走了。

    厉昊南见她要走,也站起(身shēn),手上拿着一串钥匙,走到外面的车前,“我正好也好去公司,顺路,我送你上班吧。”

    他这样的放低姿态,让顾筱北无话可说,自己已经来了,饭也吃了,觉也睡了,总不成在这个时候要演一出打死不相往来的戏码给佣人们看,只好上车。

    平(日rì)里,厉昊南很少开车,其实他的车开的很好,又快又稳,但今天他开的有些慢,顾筱北扭头看着窗外飞掠向后的景色,沉默不语。

    车载香水的味道依然没有变化,还是原来的味道,是她喜欢的那种薰衣草的味道,车里面依旧放着她从前用过的乱七八遭的东西,她习惯用的纸巾,(爱ài)喝的矿泉水,习惯吃的小零食,木糖醇……

    小熊的抱枕,长毛的毯子,都整齐的堆在后车座上,她从前每次一上车,就习惯(性xìng)的靠进厉昊南的怀里,缠着他,厉昊南有事的要处理时,或者讲电话时,就会把小熊抱枕塞到她的怀里,偶然她会睡着,他就给她盖上温暖的毛毯。

    车子前面依然挂着她独家编制的中国结,当初冼志明看了半天,拿着问她,“你编的这是什么花啊?”差点没把她气哭了。

    厉昊南给她解围,亲手把这似花非花的东西郑重的挂在车上,还威胁冼志明等人:“如果弄丢了,我就要你们原样给我编一个出来!”

    “哥,你让我给你编个中国结我勉强可以,让我编这么个东西出来,我可没她那特异功能!”冼志明当时笑的如同要抽了一样。

    自己真的是气的狠,到底撺掇着厉昊南在健(身shēn)的时候,半真半假的教训了冼志明一顿。现在想想,所有的(情qíng)景,都让她觉得甜蜜的伤感。这才隔了短短的一段时间,一切还清晰得仿佛昨天,但中间隔了万丈红尘事,隔了万岁千山,他们近在咫尺,已成陌路,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他们两个都不说话,厉昊南也许是觉得闷了,打开了音响,极好的音质,环绕立体声,张信哲那干净又深(情qíng)沧桑的声音在车内静静流淌,“……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让你更寂寞,才会陷入感(情qíng)漩涡!怎么忍心让你受折磨,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如果你想飞,伤痛我背……”

    一首歌都没播完,厉昊南突然按下了停止键,换上了一张叮叮咚咚只有音乐的钢琴曲。

    这个时间,正是交通最拥挤的时候,车子排成长龙,厉昊南很自然的伸手从后座拿过她从前装着零食的精美小竹筐,“塞车了,得等一会儿了。”以往每次塞车,她都用这些东西打发时间,他还故意呵斥她,说她如同没断(奶nǎi)的小孩子,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吃的,给他丢人,几次作势要给她仍了,结果,现在他还留着。

    顾筱北看着眼前的东西,鼻子酸酸的,好像就要流下眼泪来。

    厉昊南这是在干什么,既然离婚了,就断的彻彻底底干干净净的,这样藕断丝连的算什么,干嘛要留下这些东西,让她觉得有所留恋和难舍。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