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爱的机会

    x年x月x(日rì)这个可恶的女人要我学习顾筱北一切的生活习惯和处事方法,她想把我复制成第二个顾筱北,我不知道她的目的,但是,如果我学得不像顾筱北这个(阴yīn)毒的女人会打我,如果我学的太像顾筱北,这个女人更会像发了疯般折磨我,羞辱我!

    我觉得自己要么被她折磨死,要么被她((逼bī)bī)疯了!

    如果当初爸爸把我送人该多好,是不是我现在就是失去记忆的顾筱北,可以忘掉一切,跟在厉昊南(身shēn)边,享尽人间富贵!

    ……

    顾筱北怕冷般地瑟缩了一下(身shēn)体,前所未有的不安让她浑(身shēn)发抖,但依然坚持着一页页的看下去,纸页上不紧不慢的叙述,已经完全的揪住了她的心,故事里的主角仿佛不是顾晴北,而是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随着这些纸页上的叙述,那些前尘往事都历历在目!

    原来所有的事(情qíng)都不是自己的幻想,而是真实的存在过!

    x年x月x(日rì)终于要脱离苦海了,他们要把我带到贺子俊(身shēn)边,要求我做着最后的演练,要我去取代贺子俊记忆中的顾筱北。贺子俊?他是怎样一个人?不去想了,无论如何,能够离开这里就好!再也不用遭受毒打和折磨!

    x年x月x(日rì)明天我们就要走了,今天我终于知道了这个如同毒蛇般残忍(阴yīn)冷的女人叫安雅,她在今晚竟然喝多了,终于让我知道她恨顾筱北的原因:她说了,她是孤儿,经过了极其苦难的童年和少年,忍受着歧视、寂寞、和嘲讽,内心变得惊人的冷漠和孤僻,让她不再相信任何人,惟一信仰的,就是后来改变她命运的厉昊南。

    厉昊南收服了她并使其听命于他,她说起厉昊南时,冷漠的眼中有迷离的光闪动,我知道,她是深深(爱ài)着厉昊南的。

    但是,顾筱北的出现让多年跟随在厉昊南(身shēn)边冷艳自信的她感觉到不安,她将怀着厉昊南孩子的顾筱北从楼上推了下去,孩子没了,顾筱北也差点没命;她误导顾筱北去机场偷见贺子俊,不早不晚的让厉昊南撞见!

    厉昊南终于发怒了,他要杀了贺子俊,他((逼bī)bī)疯了顾筱北……

    顾筱北只感觉头部一阵一阵的巨痛,而那不愿意面对的往事也一波,一波的袭了上来……

    她的眼前出现贺子俊被厉昊南((逼bī)bī)迫的失足掉下悬崖;贺子俊乘坐的车子轰然爆炸,火光冲天……厉昊南把自己如同动物一样送给满嘴酒臭的男人;厉昊南拿着枪对着自己;厉昊南为了单佳童狠狠的打自己的耳光;厉昊南把自己绑在躺椅上,让自己忍受冰刑之苦……链子锁住了她的手脚,冰冷的刀刃,她疼到尖叫的酷刑那侵犯她强而有力的坚硬她的喊叫她的哭泣

    所有的前尘往事,在她眼前,尽数流转!

    “筱北!”一声熟悉的惊呼响在耳边,顾筱北抬起头,见厉昊南脸色煞白的站在她面前。

    真的,她从没见过厉昊南这么惊慌过,从来没有,他一向镇定从容。

    厉昊南看到顾筱北恍惚的神(情qíng)和摇摇(欲yù)坠的(身shēn)体,一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他浑(身shēn)发冷、手足冰凉,事(情qíng)已经到了最坏的地步,他这一生中没有哪个时候比现在更恐惧,他急切的直接扑过来,抱住顾筱北,“筱北,筱北!你听我说!”

    顾筱北想推开他,但手上没有力气,她突然用手指掐住额头,感觉天旋地转,厉昊南的(身shēn)影变得模糊而轻飘起来,只觉得虚汗从每个毛孔里冒出来,(身shēn)子瘫软下去。

    厉昊南紧紧地抱着突然倒下去的顾筱北,“筱北,筱北,你怎么了?”他的呼唤透露出前所未有的焦急,随后抱起她,快步往外面跑去。

    在附近最大的医院,医生走后,厉昊南依然单腿跪在顾筱北的(床chuáng)头,怜(爱ài)的用手抚着顾筱北的的头发,脸颊,等着她醒来。

    冼志明和阮文正等人此时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qíng),他们忧心忡忡的看看失魂落魄的厉昊南,(爱ài)(情qíng),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狱。

    他们这些莽人,也无声的叹了口气,悄悄的退出房间。

    厉昊南凝视着(床chuáng)上的顾筱北,知道他一直害怕的事(情qíng)终于还是来了,他曾经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和顾筱北还有孩子这样幸福的过一辈,但现在看来,终究还是奢望!

    他今天实在太累了,背着顾筱北步步小心的走下奇高艰险的黄山,已经耗去他大半的神气,后来又被顾筱北缠在,榨干了所有的精气,在顾筱北离开后,向来警惕心超强的他竟然睡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突然惊醒。

    醒来后看见空无一人的车厢,他马上意识到不好,脑子也顿时清晰起来,他沉着地四处观看一圈,把冼志明等人唤来。

    顾筱北,这个看着单纯,实则狡猾的小丫头果然跑了!

    厉昊南突然心里一阵惊恐,那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惊慌铺头盖脸而来,自从顾筱北提出要来黄山,他就警醒着,他知道这里离顾筱北的老家很近,他一路上都小心翼翼,谨慎防范,可是还是中了小丫头的美人计!

    他知道不是自己这些年疏于参战,警惕(性xìng)降低了,而是他对着顾筱北,已经越来越没有防范的能力了!

    厉昊南毫不犹豫的带着人往小镇方向追下来!他们的车是好车,可以把速度开得非常快。但小镇地形复杂,道路窄小,弯道又多,他们走叉了两次,最后才终于把车停在顾筱北居住多年的家门口。

    看着敞开的院门和屋门,厉昊南什么都顾不得了,把车随便停在路边,几步奔过进去,砰的一声拉开了房门……

    顾筱北即使在晕睡中(情qíng)绪也显得极不稳定,她又做梦了,梦中的(情qíng)景都是往事的重现,她眼睁睁的看着厉昊南((逼bī)bī)迫贺子俊放手,她百般屈辱的忍受着厉昊南的羞辱和折磨……

    再次睁眼,重返人间。

    顾筱北幽幽地睁开了双眼,脸颊上的手顿了一下,映入眼帘的是厉昊南那张雕刻般峻冷的脸,此时满是焦酌的期待和不安,看到她醒来,他拿过她的手就放在唇边亲吻,“筱北,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顾筱北掀了掀眼皮,冷漠地把视线挪到一旁,狠狠的抽出手,放在被子下面。

    她这样的动作让原本不安的厉昊南更加惶然起来,他感觉自己心里发空,手心发痒,轻声的叫着顾筱北的名字,想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但却莫名的害怕,不敢伸手。

    厉昊南半跪在顾筱北的(床chuáng)头,哑着声音,在她耳边苦求,“筱北,筱北,对不起,我知道从前是我错了,我不该那么对你,我不应该那样伤害你,原谅我,原谅我好吗?”

    顾筱北大睁着眼睛,可是眼泪还是一颗接一颗的无声滑落,顺着眼角,侵润到头发里。

    “筱北,我知道我从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伤害你的事(情qíng),可是,可是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会(爱ài)上你,那时候的我,被仇恨蒙住了眼睛……筱北,这两年,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快乐吗,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知道!”精明世故的厉昊南此时仿佛有些语无伦次,“筱北,你,你不能那么残忍,让我上一刻还觉得自己在天堂,转眼就掉进地狱了,那样,那样太残忍了!”

    顾筱北猛然回过头来望着他,厉昊南仿佛是被她的目光刺痛,有点儿狼狈的掉过头,不敢看她。

    “厉昊南,你竟然也知道什么叫残忍?你如同高高在上的神一样,主宰我的生死,我的思维,我的意志,难道这就不残忍吗?过去是我欠你的,可是在我恢复健康后,你凭什么抹杀了我过去的一切,凭什么给我安排新的(身shēn)份,凭什么让我忘了从前?你以为你是谁啊?”顾筱北嘲讽厌恶的语气,可以让这炎(热rè)的夏天都结起冰来。

    悲伤和疼痛一下攫获了厉昊南的脸,他带着讨好笑容的脸暗淡了下来,咬咬牙,用祈求的语气说:“筱北,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求你,你原谅我这一回好不好?”

    顾筱北听着厉昊南低声下气的话,别过脸去,只觉得心酸又难过,眼泪争先恐后地涌出来,他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要知道他一直是自己心目中无所不能的神,他一直是高高在上万人敬仰,可是,他竟然在祈求她!

    “筱北!”厉昊南伸手想要触摸顾筱北,她却本能地往(床chuáng)里头缩了缩,避开了。

    厉昊南看着这样的顾筱北,如坠冰窖,全(身shēn)的血液在这一刻仿佛都被什么怪物吸走,心底在害怕着什么,无意识地抓紧了她的被子,又慢慢松开,望着顾筱北的眼中满满的全是哀凉,“筱北,我求你了,原谅我这一回,我保证以后会对你好,一直对你好,永远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qíng)!筱北,给我个机会好不好?再给我一个机会!”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