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夫妻斗智

    随着怀里软玉温香的离去,厉昊南的脸色(阴yīn)晴不定的变了变,稳稳心神后,他笑容自若的起(身shēn),来到顾筱北(身shēn)后,再次伸手搂住了她,腻在她的耳边,(诱yòu)哄般轻声说道:“筱北,咱们洗个澡,然后我陪你去楼下花园走走好不好!”

    顾筱北看着外面晨曦吐露,花园里光芒万丈,不由点点头。

    清晨的花木还都带着露珠,阳光照映下流光溢彩,满目绿波横流如同镶满水晶,厉昊南挽着顾筱北心里满是不安,沿着公园里的小路缓缓地行走。

    厉昊南侧头看着顾筱北,晨光映得她面庞隐隐生辉,眸光闪动,娴静如花,明明不久前还苍白憔悴,可是转眼间又可以这样神采((逼bī)bī)人!当然,是因为她年轻。

    而自己呢,已经老了,老得开始眷恋温(情qíng),老得害怕折腾,“筱北,喜欢这样悠闲的感觉吗?”

    “嗯,喜欢!”在阳光下,一切的魑魅魍魉,猜疑(阴yīn)谋都好像凭空消失,顾筱北真希望自己所想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凭空的幻觉。

    “等我们到了北岛,每天都可以过这种生活……”厉昊南纵然聪明过人,但是关心则乱,因为他对顾筱北太过紧张和在意,终究是犯了(欲yù)速则不达的大忌,他不知道,就是这样慌乱的自己,让顾筱北对他和过去的一起疑窦丛生。

    顾筱北听见厉昊南又再跟自己提走的事(情qíng),不(禁jìn)转过头,看向厉昊南,这是一张男人的脸,英气((逼bī)bī)人,一双漂亮的眼眸,带着微笑,很真挚、很深邃,但却深邃的让她感到陌生,透过这张脸,她仿佛看见另一张似曾相识的脸……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么浓,那么重,黑色双眸里迸发了森森寒意,冷冰冰地注视着她,让她有种很奇异的恐惧感,就象一股寒意忽忽冲上来,莫名害怕。

    各怀心事的夫妻两从花园里面散步回来,楼上楼下的人都已经起来了,这些人都是酒精考验的人,睡了一觉后,人人都精神抖擞的。

    大家围坐在餐桌边吃早餐,随意的闲谈着,不知道是谁说今天有个会需要厉昊南过去一下,签署几分相关的文件,厉昊南一如既往的推却了,“我和筱北马上要走了,家里有些东西还没有收拾,你们等一下把文件传过来,或者直接送到家里吧!”

    所有人对厉昊南的这样做法都默认了,在这段时间,他们对厉昊南与顾筱北的寸步不离都已经司空见惯了,可是顾筱北却对厉昊南的这种行为烦透了,逆反心理再次作祟,她漫不经心的往面包上涂抹果酱,懒懒的说:“你去公司吧,该干嘛干嘛,咱们不用收拾东西了,我不想去北岛生活了!”

    她的这话仿佛一声惊雷劈开长空,桌上众人顿时鸦雀无声,厉昊南惊疑不定的看着顾筱北,勉力笑着,问:“怎么了,怎么突然不想去了?”

    顾筱北成功的看见厉昊南从容镇定的脸上了撕开一道口子,有慌乱错愕从里面流露出来,她有些恶意的开心笑着,“不怎么啊,就是不想去了!”

    “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一起去北岛,带着孩子在那里生活,到了那里,我们可以……”厉昊南柔声细语的哄劝着顾筱北,峻朗的脸上满是宠溺的忍让。

    桌上其他众人都不敢抬头,这样温柔隐忍的厉昊南让他们所有人都觉得尴尬和心酸,那样不可一世的男人何尝这样低声下气过!

    “我现在又不想去了,不行吗?”顾筱北不耐烦的大声打断厉昊南的唧唧歪歪。

    桌上众人听顾筱北竟然敢这样跟厉昊南说话,都是一阵心惊(肉ròu)跳,当着这样多的人,她竟然如此不给厉昊南面子!

    大家都神色凛然的偷偷打量厉昊南的表(情qíng),让人意外的是,厉昊南峻冷的脸上并没有预想中的煞气和怒意,相反的,带着几分落寞和不解,忍耐宽容的笑着,继续(春chūn)风化雨,“好,你不想去就算了,咱们不去就是了,别生气,来,吃东西,把这杯牛(奶nǎi)喝了!”

    这样的厉昊南哪里还有半分东南亚冷血枭雄的影子,分明就是陷入感(情qíng)的普通男人,这会不用说他在哄劝顾筱北,估计只要顾筱北一声令下,让他做什么都可以了!

    安雅,阮文正和文以墨等人看着厉昊南的目光都带上了心疼,陈家强皱起眉头,冼志明干脆红了眼眶,咬牙切齿的挤出话来,悲愤扭曲了他原本就狰狞的脸脸,“顾筱北,你别太过份啊……”早知道如此,他当初就应该把这个臭丫头一把捏死,省的大哥零零碎碎的受她的气!

    冼志明后面的话直接被厉昊南一个冷厉的眼神给封杀在嘴边,顾筱北反倒眯眼对着冼志明一笑,这些天来,只有说这句话时的冼志明表现的最正常,她无比同(情qíng)的对着冼志明做了个鬼脸,拍了拍手,好心(情qíng)说:“我吃完了,大家慢用!”

    看着顾筱北蹦跳着离开,厉昊南苦涩的扬气嘴角,冷峻的脸给人一股无法言语的魅力,尤其是那一双狭长的丹眼,隐隐的带着无奈和痛苦,藏得很深,可惜无法完全压抑之下,让周围的人看了几乎想要伸手抹平他眼中的伤痛。

    厉昊南对于顾筱北突然的改变主意,一时有些摸不到头绪,太阳(穴xué)微微的有些的痛,他放下碗筷,即使不去北岛了,今天他依然不能去公司,他要和顾筱北呆在一起,弄清楚她在想什么,“陈哥,麻烦你查一下筱北房间里的座机和电脑,看她昨晚有没有往外打电话或者上网?”

    “好。”陈家强在一边回答,“我马上就派人去查。”

    晨光透过落地窗照在餐桌上,安雅看着厉昊南一贯硬朗的面容带着苦意,她再也无法维系一直以来无懈可击的完美表(情qíng),美丽如画的脸上有着痛苦和不甘,对着厉昊南,哀伤的开口,“哥,你难道还不清楚吗?顾筱北她随时随地的都会醒过来,如果她真的醒过来,你认为她还会留在你(身shēn)边吗?哥,你应该及早抽(身shēn),而不是越陷越深!”

    “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厉昊南冷声的开口,神(情qíng)漠然的拒绝着眼前的安雅,他知道,自己就算惩罚了安雅,但是她对自己的心,还是不会死,她跟随了自己这么多年,出生入死无数次,他实在不忍心对她赶尽杀绝。

    “哥,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会不明白,如果你(爱ài)的人她也(爱ài)你,什么都容易,她会来感动你。可是如果她不(爱ài)你,无论你多么努力去感动她,也是徒劳。”泪水从安雅眼角滑落到她美丽动人的脸颊,那含着泪水的眼睛里满是不甘,为什么厉昊南就是不明白,自己才是最(爱ài)他的人,自己才是最适合她的那个人。

    “安雅,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的意思,我想你也早就应该明白。”厉昊南眼神凌厉的有些骇人,目光冷酷的盯着安雅。

    现在的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诋毁他和顾筱北的感(情qíng),即使明知道自己这样是自欺欺人,他还是想继续下去。他在转头去看站在花园里面赏花的顾筱北时,原本(阴yīn)冷的面容在看见顾筱北的瞬间转为了可以感知的温柔。

    ……

    在陈家强家吃过早饭后,大家就散了,因为顾筱北改了主意,厉昊南也走不成了,除了厉昊南以为的这些人,还是暗暗高兴的。

    厉昊南对顾筱北说有些文件落在家里,陪着顾筱北一起回家,一路上,从陈家强家到自己家,顾筱北都沉默无语。

    她的心,很茫然。

    不知道过去是什么样子,不知道前路在哪里,更不知道该如何往前走,找不到方向,解不开谜团的她,该怎么办?

    她知道这件事(情qíng)厉昊南是主谋,自然不敢奢望从他那里找到正确答案,或者靠他为她答疑解惑,现在自己只能以不变应万变,等贺子俊回来,或者贺子俊可以告诉自己一些事(情qíng)的真相……

    顾筱北一回到家,就钻到视听室里看韩剧,她知道厉昊南最受不了自己看韩剧,每次自己只要一看这种东西,他就会在亲亲她后,自动自觉的去视听室外面的沙发上看文件或者报纸,等自己看够了,他再随着她去其他地方。她现在是真想逃开厉昊南的监控,自己安静的呆会儿。

    可是这次厉昊南并没有放过她,现在只要顾筱北一离开他(身shēn)边,他就会感到心里、手里都发空,他随着她坐在视听室宽大的沙发里面,把她扯见怀里。

    顾筱北干脆废物利用的靠在厉昊南(身shēn)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不理他,继续看韩剧。

    “囡囡,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你说出来,要打,要骂,都随你!”厉昊南疼(爱ài)的用鼻尖蹭着顾筱北的脸,终于轻轻的问了出了,通过一早晨的观察,他清楚顾筱北并没有想起从前的事(情qíng),她或许有些猜疑,但并没有证据。他实在闷不住了,想先开口打探一下她的虚实。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